论坛已注册用户可直接登录

headlog
无止境的高黎贡
  • 内容来源:本站原创
  • 网站编辑:webmaster
  • 发布时间:2015.05.02
导语:高黎贡山自世界屋脊逶迤南下,耸立在中缅边界,是南方古丝路出中国翻越的最后一座大山,是中国西南之终极。一山一世界,高黎贡却有万千世界:举世罕有的生物多样性、雄奇壮美的地质奇观、遗世独立的文化形态和极富挑战的探险旅程。

撰文:汤世杰 王雪
 
无止境的高黎贡
偏居于云南最西端的高黎贡山是地球上最壮观的屏障,将亚洲最重要的两片地域分隔开来: 当你站在巍巍高黎贡之巅,向东跨出一步,就踏上了亚欧大陆;向西跨出一步,就踏上了印度大陆。
摄影:杜小红
 
万千世界,在高黎贡大城
 
  翻开地图一看,高黎贡山在云南西部, 云南在中国的西部,高黎贡山当然就在中国西部的西部了。看多了西部片,西部总让人有一种荒凉的辽阔、亲近的陌生,以为一眼就能把它看穿。
 
  以前,总以为高黎贡山是一座具体的山峰,直到看到地图才发现那绝非一座孤零零的山峰,而是一座巨大的山脉。等到在沙盘上看到时,真是令我吃惊不小:高黎贡山在正中巍然耸立,如巨龙纵贯南北,一如东方的阿尔卑斯山,而保山、腾冲、六库等几座城则像几个小棋盘分列东西,无非偎依在高黎贡山两麓的弹丸之地。如此,无论说高黎贡山属于某省某市都有些可笑:讲年岁,山在先城在后;论高低,山在上城在下,远远近近的几座城,不过是山的附属。
 
无止境的高黎贡
高黎贡山南北跨度大且垂直变化明显,同时拥有寒、温、热带的立体性气候,造就了它极典型的高山峡谷自然地理垂直带景观,为多种多样的动植物提供了理想的栖息地,被誉为“世界物种基因库”。
摄影:赵钢

无止境的高黎贡
元、明以来,大量中原汉族沿着古老的西南丝路涌入高黎贡山定居,他们固执地保持着自己的文化传统。由于地理环境的隔绝,多年以后,高黎贡山西麓成了中原文化的“缩写本”。
摄影:赵钢

  高黎贡东西宽10余公里,南北长600公里,日出月落,云起霞飞之间,群峦叠嶂连绵蜿蜒,一如城楼雉堞,蔚为壮观;东麓的怒江和西麓伊洛瓦底江的上游龙川江,如两条护城河绕城而流,浩浩荡荡,千转百回,气象森严;小江小河则无计其数,山间崖畔,溪流横切,道道白浪翻滚,飞瀑直下,处处紫烟生腾;遍山大树如亿万伏兵,密集拥挤;四时花草如庭院清供,葳蕤纷繁,肉眼不及之处,有成千上万种昆虫,羽翅蜂鸣,有姹紫嫣红的花朵,争娇竞妍;而那些不断游走的熊、老虎、羚牛、麂子之类,则是那座大城的巡行者,或威严万端,雄镇一方;或灵性千重,行踪诡秘。

无止境的高黎贡
茶马古道及西南丝绸之路均为示意路线   
制图:孙长泉
 
  千万年来,高黎贡大城一直熙熙攘攘,“人”气兴旺。与著名的亚马孙河流域等地齐名,高黎贡被世界公认为“世界十大生物多样性重要地区”之一。据最新统计,高黎贡山有高等植物4303种,脊椎动物699种,昆虫则无计其数。这里所说只是种类,其总数想必是个天文数字。亿万生命祖祖辈辈住在这里,它们是“高黎贡大城”真正的主人。那里是它们的天堂,正像城市中心是人的天堂一样。
 
无止境的高黎贡
高黎贡山国家级自然保护区是云南省面积最大的自然保护区,是各种国家级和省级珍稀保护动植物的天堂。
摄影:艾怀森

生命怒放在神秘之境
 
  高黎贡国家级自然保护区是一座支系庞杂、包容万千的“天然博物馆”,这里山川并列、江河南下的景观与中国内陆山势的东西走向形成了鲜明的反差,使它在冰河时期成为无数动植物的避难所。
 
无止境的高黎贡

无止境的高黎贡

无止境的高黎贡
高黎贡是一座生机勃勃的天然植物园,有常山(上)等各种高等植物4897种,其中兰科(中)是最大的植物类群。灵芝(下)等药用植物、野生食用植物、观赏性植物在高黎贡也有大量分布。
摄影 :艾怀森 ;施晓春(中)

  云南与西藏、缅甸的交界处,是从“世界屋脊”延续下来的横断山区,漫长的造山运动使这里形成一座座隔江对峙的名山,与切割、分隔它们的水流逐渐演变成有名的名山大川,比如高黎贡山、碧罗雪山、怒山、澜沧江、怒江、龙川江、雅砻江、金沙江等。高黎贡山位在所有这些“名山大川”西侧,隔开了中国的云南和缅甸,夹在怒江(萨尔温江)与龙川江(伊洛瓦底江)之间,两端宽坦,中部高耸狭长,是连接青藏高原和中印半岛的巨大桥梁。

无止境的高黎贡
白眉长臂猿是世界上仅有的十种长臂猿之一,据专家推算整个高黎贡地区大约仅存200只左右,属于极度濒危物种。由于它叫声宏亮,在林中有一种唯我独尊的派头,一些研究者送给它“白眉大侠”的称号。除白眉长臂猿外,保护区内还有蜂猴、熊猴、金钱豹、绿孔雀等共81种国家重点保护动物。
摄影:奚志农

   山川并列、江河南下的景观与中国内陆东西走向的众多山体形成了鲜明的反差,这样的反差同时意味着极为独特的地理与生物学价值,是“哺乳动物直选分化的发源地”、“世界雉雀类的乐园”、“世界十大生物多样性重要地区”之一,而“第四纪冰川活动时期原生动物的避难所”、“地球南北生物交汇的大走廊”记录的则是当地球生命遭遇突如其来的灾难时,高黎贡山显示出的包容与优良的适应性。
 
无止境的高黎贡
栗喉蜂虎拥有艳丽的羽毛、空中猎杀昆虫的绝技和壁上挖洞筑巢的高超本领。高黎贡山仅鸟类就有400余种,约为中国鸟类总数的一半,一个多世纪以前就吸引着无数来自世界各地的观鸟爱好者和研究人员。
摄影:艾怀森

  在漫长的地质史间冰期和冰期交替导致的一次一次生态剧变中,高黎贡山为千千万万原生动植物提供了各不相同的生存居所和丰足无虞的食物链,还架起了一条避难通道,广纳南北颠沛流离无家可归的动物部族,最终形成了一座天然的动植物博物馆及物种基因库。
 
无止境的高黎贡

无止境的高黎贡
高黎贡在冰河时期架起了一条避难通道,广纳南北动物,历经岁月变迁还演化出大量本地特有种,是“哺乳动物直选分化的发源地”,也是云南龙蜥(上),竹节虫(下)这些爬行类、昆虫与两栖类、鱼类的天堂。
摄影:艾怀森
 
  走在高黎贡保护区的崎岖山路上,旅者随时可能与多种珍稀动物不期而遇,密林深处,你也极可能在不经意间与秃杉、桫椤、水青树、银杏等多种国家级或省级珍稀保护植物擦肩而过。
 
  动植物们在高黎贡山迁徙停留繁衍,人类也毫无例外地在此留下了深深痕迹。高黎贡山名的由来可谓简洁直白,“高黎”即高黎族(也为高丽或高日),被认为是这个区域最早的居民,“贡”就是山的意思,连起来就是“高黎家族的山”。高黎族是景颇族分支“小山”的一支,其渊源可追溯到中原河湟地区的氐羌族。在长长的迁移历史中,高黎人祖先从青海湖向南,沿着金沙江、澜沧江、怒江河谷跋涉南下,一部分人沿途留下,而继续向前走的那一部分人来到了一座“最后的大山”,决定居住下来,这“最后的大山”就是高黎贡。大约公元15世纪后,才陆续离开高黎贡山主山脉往南迁移。
 
无止境的高黎贡
这株“世界杜鹃王”胸径有3米多,树高逾25米,树龄在500年以上,不过中间一杈似被雷击,只剩光秃的树干,但每年仍盛开繁花无数。在高黎贡西坡大塘附近发现的大树杜鹃群是本地特有种类的植物。
摄影:艾怀森
 
    对于本地人,高黎贡是慷慨的朋友,是坚实的靠山们也是繁花锦簇的后花园。即使不住在里面,它们是不是也要去溜达溜达。每一次到高黎贡总有新的发现。这片西南边陲的自然天堂隐藏着太多只有上帝才知道的秘密,等着我们去慢慢读懂。
本文内容为国家地理中文网原创或者授权编译,未经正式书面授权不得以任何形式转载或使用。
  • 微博评论
  • 网站评论
发表您的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