论坛已注册用户可直接登录

headlog
来自星星的孩子——可莘的世界
  • 内容来源:本站原创
  • 网站编辑:webmaster
  • 发布时间:2014.07.10
编者按:在这个世界上,有这样一群孩子,他们虽然不聋,却对外界充耳不闻;虽然不哑,却不愿开口说话。他们像星星一样纯净、漂亮,却也像星星一样冷漠、孤独。关爱自闭症儿童,让我们一起用心聆听他们的世界。
 
来自星星的孩子——可莘的世界
撰文:郭晓明
摄影:王晓东
 
来自星星的孩子——可莘的世界
一、拍摄:开篇
  可莘8岁了,长着圆圆的脸蛋和又黑又亮的眸子,惊慌而又友好地看着这个世界。她微笑,没有半分负担;她烦躁,从来不会伪装。
 
来自星星的孩子——可莘的世界
  这已经是第四次拍摄可莘了,可莘靠在妈妈身边,对晓东熟悉又陌生,没有说话转身就要离开。“还没和叔叔打招呼,你该怎么说?”可莘乖乖地停下了,思考着,仍没有开口。晓东笑着看着可莘,等待着。妈妈说,“叫叔叔好。”可莘低声说,“叫叔叔好。”声音就在嘴边挤出,那么胆怯。妈妈说,“叫字就不用说了。”可莘已经转身跑开,很快就从房间里传来可莘的笑声——她已经投入到自己的世界了。
 
来自星星的孩子——可莘的世界
二、星星的孩子
  发现可莘与众不同是在她1岁半的时候,那天,崔林娜带领可莘参加一次早教机构的活动,在推小车比赛中,崔林娜对可莘充满信心,这个结实而活泼的孩子一定能在众多的孩子当中脱颖而出。比赛开始了,1岁多的可莘与小朋友一起跑了出来,妈妈就在终点等待。可莘起步很好,但推出没有多远,就偏离了跑道,把车一扔玩别的去了。那次,可莘得了一个普通的娃娃奖。崔林娜有些不理解,孩子怎么不听话呢?
 
来自星星的孩子——可莘的世界
  可莘没有与其他孩子一起跑向终点,也正如可莘后来的人生,偏离了多数孩子的正常轨道——不是不乖,而是沉浸在自己的世界。
 
来自星星的孩子——可莘的世界
  有这么一个群体,他们或者一言不发,或者喋喋不休,他们的兴趣爱好很狭窄,对正常的事物不感兴趣,却对常人忽略的细节充满好奇与热情。他们常常无法判断真假对错,却能感觉得到你的笑容是否真诚。他们的病症在医学上称为“自闭症”。这些独特的孩子还有一个美丽的称号:“星星的孩子”。
 
来自星星的孩子——可莘的世界
  “星星的孩子”这个浪漫的名字,在现实当中却远远没有那么美好。发现可莘是自闭症后,崔林娜与张钰鹏开始了痛苦的找寻,找寻一种能够进入可莘世界的道路,发现可莘的行为规则,打通可莘与这个世界沟通的大门。
 
来自星星的孩子——可莘的世界
三、强化
  “希望这是一个误会。”这是他们最初抱着的幻想。作为外科大夫的张钰鹏带着可莘做了所有的检查,与崔林娜查找了能够找到的所有资料,最终只能无奈地接受可莘患自闭症的现实。
 
来自星星的孩子——可莘的世界
  接下来是无边无际、看不到希望的强化训练。一个简单的钥匙开锁的动作,要重复训练好多天,还是不一定能够掌握。一顿饭,吃两口就跑去干别的,如果不看着,半天都吃不完。哪怕简单的“爸爸妈妈”,都要告诉成百上千次。这不但对孩子是一种折磨,对家长也是一种考验。
 
来自星星的孩子——可莘的世界
  一次,可莘在从外面训练回来,刚到家就喊着要出来。“她被吓到了,回不了家。”崔林娜说,可莘找不到家了,在哪里都觉得不安全。后半夜两点,可莘还不睡觉,夫妻俩带着孩子,开着车,在北京的环线上开了一圈又一圈……
 
来自星星的孩子——可莘的世界
  可莘在一次次学习,一次次强化。
  那天,夫妻俩带可莘去动物园。看到一个小朋友拿着一个气球,可莘上去把气球抢了过去。张钰鹏赶快制止,他告诉可莘,“把气球还给人家,说对不起。”可莘愣住了,她需要一段时间去理解。把气球还给人家后,小孩走掉了。过了半分钟,可莘对小孩在的位置鞠躬,说了句“对不起”。这让夫妻俩感慨不已,夫妻俩认识到,可莘的世界与真实的世界无法建立起有效的联系。
 
来自星星的孩子——可莘的世界
四、融合
  “为什么我们叫他们来自星星的孩子,他们有另外一个世界,在他的头脑里,可能也有关联,但这种关联我们无法理解。”张钰鹏从技术上寻找康复训练的资料,崔林娜则走进了宗教。崔林娜曾辞职陪着可莘,发现在没有良好的教育方式与心态的情况下,可莘反倒将自己带入慌张。崔林娜觉得,引导可莘,家长也应该有自己的世界。
 
来自星星的孩子——可莘的世界
  张钰鹏曾经是科室骨干,对成功的理解一度是技术的进步与地位的提升。对可莘的教育,让张钰鹏也开始重新定位什么是成功。夫妻俩也重新调整着相互的关系与沟通的方式,这个家庭重新上路。
 
来自星星的孩子——可莘的世界
  “自闭症的孩子其实不是不想,而是不会与人交流,如果你能认同他们,他们会认为你是好朋友,就会对你感兴趣,开始模仿你。然后就有可能慢慢地把孩子带出来。”但作为经常与人打交道的母亲崔林娜,与经常给别人看病的外科大夫张钰鹏,都承认至今无法完全理解可莘的世界。
 
来自星星的孩子——可莘的世界
  “我能理解一半……?”说这句话时,崔林娜有些不自信。“挺难介入的,你会发现她经常重复,自言自语。虽然我能感觉到她的喜怒哀乐,但还是没有达到很好的理解。”
 
来自星星的孩子——可莘的世界
五、拍摄:也算结局
  摄影师晓东寻找拍摄机会也不容易。
  “可莘,看这里。”可莘似乎听懂了,看了一眼。没等晓东按下快门,可莘就跑出了画面——你无法对她的行为进行预计。
  但可莘很听妈妈的话。崔林娜叫住可莘,“可莘,再有两分钟。”崔林娜耐心得与可莘交谈。崔林娜说,她相信可莘能听得懂。可莘果然又回到镜头前,她知道妈妈是她能够信任的,她很听话。
 
来自星星的孩子——可莘的世界
  “她平时喜欢玩什么?”晓东问。
  “她喜欢玩腿。”崔林娜说,“她把娃娃的腿都剪下来了,娃娃扔掉,只玩腿。”
  “腿呢?”
  崔林娜找来娃娃的腿。可莘拿着腿,把娃娃扔在脚下。
 
来自星星的孩子——可莘的世界
  墙上写着“昨天、今天、明天、后天”。
  “这是干什么用的?”
  “她对时间没有概念,让她看到这些顺序,能够帮助她理解。”
  桌子上扔着几块橡皮泥。“可以让可莘捏捏吗?”
  可莘不愿意捏,乱抓了几把。
本文内容为国家地理中文网原创或者授权编译,未经正式书面授权不得以任何形式转载或使用。
  • 微博评论
  • 网站评论
发表您的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