论坛已注册用户可直接登录

ContentPage-head-log.png 首页 arrow 摄影 arrow 图选 arrow.png 国家地理年度探险家闪米特:黄河独漂第一人
查看原图
国家地理年度探险家闪米特:黄河独漂第一人
  • 内容来源:本站原创
  • 网站编辑:bing
  • 发布时间:2016.11.04

撰文:Brook Larmer
 
  闪米特乘坐一条橡皮艇划行了5464公里,历时 234天,穿越了偏远的峡谷和危险的激流,记录下了黄河沿岸的社会和环境情况。
 
  往错误的方向稍一倾斜,或者没能握紧划桨,橡皮艇中的任何一个错误动作,都会让他立马命丧激流。
 
  2015年4月,如今42岁的中国探险家闪米特已经孤身一人在中国的母亲河黄河中漂流了将近两个月。黄河,全长5464公里,落差4420米,从青藏高原流入渤海。他曾到过最致命的河段:在青海省的群山中,黄河从世界屋脊中奔流进了一连串的峡谷中。

生为探险,为闪米特(Semit Lee)投票!点这里→_→投票链接
 
  1987年,黄河首漂中曾有7人殒命,那也是此前唯一一次曾丈量过黄河长度的漂流。从那以后,没有人敢在这条运动圈里称之为“死神”的河上漂流。
 
  直到这位低调的电力工程师闪米特(原名李华灿)决定独自尝试。在历经56天和1600多公里的划行后,他已经可以听到唐乃亥附近峡谷的怒吼。进入峡谷之前,当他的橡皮艇陷入黄河的漩涡当中时,他那强烈的焦虑消失不见了。
 
  他说:“就像是被扔进了洗衣机里一样。我根本没有时间去感受。我竭尽全力不让橡皮艇倾覆。稍有闪失,没人能来救我,或者找到我的遗体。”
 
  闪米特在此前的橡皮艇生涯中从未遇到过这种殊死搏斗的时刻。他自小在中国工业化的南方长大,并在一家跨国电力公司中工作多年,直到2007年他33的时候才开始划橡皮艇。受到中国户外运动新热潮的激发,他给自己起了个假名“闪米特”,取自几千年前从美索不达米亚出来的闪米特人。用他自己的话来说,闪米特人出来是为了“探索世界,发现未知”。
 
  健硕而顽固的他,满怀着对挑战自己身体极限的热情,曾进行过多次长距离耐力测试。2012年,他与两名同伴环海南岛划行了845公里。之后,他开始尝试单人探险,最先是在2014年805公里的泰国湾,然后在中国南方2400多公里的珠江航行。
 
  然而,这一切都不足以让他准备好去漂流黄河。黄河全长5464千米,比珠江全长的两倍还多,是中国仅次于长江的第二长河,也是全世界排名第六的河流。黄河之于中国,正如尼罗河之于埃及:它被视作中华民族文明的摇篮,是贫瘠土地的命脉,也是受人敬畏的生命力量。
 
  闪米特对征服黄河并不感兴趣,他想去理解黄河对中国的意义,并且记录下自30年前黄河首漂失败之后其沿岸的变化。他说:“对于黄河的记载太少了,我甚至无法想象它是何种模样。”
 
  2015年5月,闪米特从青藏高原开始了他的征程。他在4434米的海拔上,将2.7乘0.9米的橡皮艇放进了冰冷的水中,那水少得甚至都不能称之为溪流。(他的起点距离黄河真正的源头还有120公里,因为这个起点的水深才足以让橡皮艇漂浮起来。)
 
  他的妻子张海燕辞职与他一起探险,并驾驶着一辆补给车,载着两艘备用橡皮艇。但是,黄河上游的地貌太过恶劣,河岸边极少有路能够行车。闪米特的头盔和橡皮艇上分别装着一个GoPro摄像机,他们俩都配备有GPS、智能手机和对讲机,因而可以相互交流,并通过社交媒体频繁地向外界报告进展。
 
  在最开始的1600多公里中,闪米特在河岸边只遇到过藏族人,他们的习俗、食物和语言对他而言,比他在东南亚所遇到的外国人还让人感到陌生。身为汉族人的他认为“那就像是身处于另外一个星球”。
 
  在汉族的文化里,学生们要将黄河称为“母亲河”。但当闪米特继续往下漂流时,他惊讶地发现,黄河两侧的三分之二居住的主要是少数民族:藏族、回族或者蒙古族等。
 
  闪米特认为,如果他和他的妻子没有记录下沿途的社会和环境状况,那么,这次黄河单人首漂就显得不那么有意义了。在青海省的某个地方,当他经过一个绦虫流行病肆虐的藏区时,他停留了两个星期。当地的发病率超过了13%,堪属世界最高的发病率之一,但是,信奉佛教的村民们拒绝政府派来医生的诊治。闪米特和他的妻子报道了这一事件,并建议医生们先去治疗喇嘛,以期其余人能追随他们的精神领袖。效果立竿见影。据闪米特称,接下来的一个月里,当地的医院治疗了426个病例,并进行了26台紧急手术。
 
  闪米特记录了自然和山川的壮美。但是,当他划向平原时,他遇到了更多的人造障碍:污染、缺水和水力发电。黄河上60多座水坝,迫使他不得不大费力气搬运橡皮艇,其中一段甚至让他跋涉9个小时,翻越了1600多米的高山。
 
“恐惧比水流本身更可怕。”
            ——年度探险家闪米特•李
 
  在宁夏一个化工厂密集的区域,闪米特在黄昏中划船赶上了一位要离开的渔民。当时,工厂的污水已经把河水变成了黑色。渔民耸耸肩表示:“这只会毒害下游的人。”在内蒙古戈壁滩上的黄河大弯附近,大河两岸因灌溉的农作物而绿得喜人,但其水位低得惊人。闪米特在一篇长文中写道,黄河的问题在于,每个人都在遭受“下游主义”的危害。
 
  在出发之后将近8个月的时候,闪米特到达了黄河的最后一段。冬天的烟和雾使能见度降到了50米以内:煤炭厂在加足马力,宽广的河道再次缩减成了一条小河。水面变得太低,已经不能划行,于是,闪米特在这条曾经波澜壮阔河流中心艰难跋涉,身后拖着他的橡皮艇。当他的海拔表显示海拔为0时,他距离入海口还有5公里,但这条大河已经陷入了充满淤泥的冲积平原。
 
  2015年12月20日,在历经234天和5464公里之后,他的旅途终告结束。闪米特和他妻子就这段旅程写了一本书,但是由于种种原因未能出版。
 
  黄河漂流不会是闪米特雄心壮志的终点。他如今的梦想是花上十年时间,划完亚洲太平洋沿岸总长15000公里的海岸线,从泰国直至阿拉斯加。(闪米特说:“泰国是皮划艇的诞生地,因此,也将是一个作为终点的好地方。”)
 
  截至目前,许多政客已经对他的计划皱起了眉头。越南爆发反华活动后,他放弃了沿越南海岸划行的计划。他在台湾海峡的划行也遇到了阻力。中日关系的紧张,也让他怀疑自己能否顺利在日本沿岸划行。
 
  不过,闪米特可会那么容易放弃。当他在黄河漂流中划过曾经夺走7名漂流队员的唐乃亥时,1987年黄河首漂的一名幸存者打电话给他,求他避开这一段,而闪米特却礼貌地拒绝了。他之后曾说道:“恐惧比水流本身更可怕。它会扰乱你的自信并摧毁你的本能。”
 
  那通电话后不久,闪米特就划着橡皮船来到了这段险滩,时速高达30多公里。嶙峋的巨石飞快地往后退去。巨浪吞噬了小船,又将它托起,把它灌满了水,再将它拉进旋涡。闪米特仍然记得那一刻突然的沉寂,然后,他又正身坐在橡皮船里浮上了水面,之后,恐怖的咆哮声再次袭来。
 
  两天后,在下游的一个峡谷里,闪米特真的翻了船。他头朝下掉进了7℃的冷水里。疲惫的他四次都未能将橡皮艇翻正过来,而训练时他只需3秒钟就能完成这个动作。当时的他正在快速失去体温和力气。但是,河水不知怎地将他推向了稍微平静的水域。在历经10分钟只能小口呼吸的时间后,他第五次尝试,终于把橡皮艇翻了过来。
 
  这只是234天旅程中的一小段经历,但是,闪米特克服了曾经阻挡了探险者们将近30年的恐惧。他说:“我真的认为这是一种生命生存的本能。除了我的经验之外,我的信念也支撑着我。这种信念发自于人的内心,来源于生命本身。”
 
(译者:mikegao)
本文内容为国家地理中文网原创或者授权编译,未经正式书面授权不得以任何形式转载或使用。
  • 微博评论
  • 网站评论
发表您的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