论坛已注册用户可直接登录

ContentPage-head-log.png 首页 arrow 摄影 arrow 图选 arrow.png 跟随祖先的足迹再次探索地球
查看原图
跟随祖先的足迹再次探索地球
  • 内容来源:本站原创
  • 网站编辑:fan
  • 发布时间:2017.01.12
撰文:Paul Salopek
 
  吉尔吉斯斯坦比什凯克——四年前的今天,我开始了一个名叫“步出伊甸园”的全球叙事性征程。如今,我正在吉尔吉斯斯坦比什凯克过冬,等待山中积雪融化到足够程度,接着便可以继续向东进入中国西部。本文中的照片讲述的是我迄今为止旅程中印象最深的故事——穿越两个大洲,1460天旅程,1000多万步——我追寻着石器时代人类祖先大迁徙的足迹,从非洲步行前往南美洲最南端。
 
2013:辉煌祖地
 
  2013年1月10日,埃塞俄比亚赫托波里,我在东非大裂谷一座庄稼院里醒来。我系紧登山鞋与妻子吻别,然后迈步走向400余公里以外的亚丁湾——开启了这次环球之旅。
 
  十多万年前,一小群智人在同样的地点走上了相同的征程。他们为何远行?是因为气候变化,过度捕猎,饥荒,人口过剩或只是出于好奇?谁也说不准。不过对于早期人类而言,这次探索地球的第一次旅行成为了对人类生存能力,创造力和解决问题能力的重要考验。
 
  阿瓦什河中游是世界上最重大的原始人类化石遗址之一,古人类学家蒂姆•怀特的科考营地便驻扎于此。当我跟随满载物资(其中有一个大号滚轮行李箱,可我忘了拿洗漱用品)的驼队离开营地时,心里便能体会到人类祖先开启旅程时的担心和脆弱。
 
2014:难民大潮
 
  步行的第二年,我穿越中东抵达耶路撒冷。这条漫长的沙漠之路连接着生物学上人类的发源地和之后的精神摇篮。我曾途径伊斯兰教诞生地沙特阿拉伯汉志省褪色的朝圣之路,也曾谨慎穿行在约旦河西岸和以色列之间信仰斗争激烈的地区。夜里,我借住在巴勒斯坦和以色列居民们的家中。我在围墙中躲藏,也曾挨过枪子。
 
  然而,与1200万因为内战被迫流离失所的叙利亚难民的命运相比,我的这点苦难不值一提。在约旦的数月行程以及随后的土耳其之旅期间,我经历了70年来世界最大规模的逃难:这群悲惨的人们彼此分享着他们的所有——一杯淡茶,一片阴凉,一首歌,一个故事。
 
2015:逝者之地
 
  在我旅程的第三年,就像先人被冰川挡住了前行的路一样,我也被21世纪特有的铁墙——政治壁垒挡在了门外。伊朗驳回了我的签证申请。我只好向北绕行至高加索,穿过令人眼花缭乱的山地文化聚集地,进入贯穿着侵略、征服,迷一般的地区。我领略到了蜂蜜和酒的魅力,也目睹过母亲对垂危儿女疯狂般的爱。我目睹了20世纪重大悲剧——亚美尼亚大屠杀留下的创伤。这个悲剧代表的是无边无际,与世隔绝的孤独感。
 
2016:丝绸之路
 
  去年,我徒步2253公里,横穿中亚大草原。我追寻着曾经连接东西方的丝绸之路。这条消失的古代丝绸之路是商贸全球化最早的尝试。如今,曾经的驼队小路已经变成了管道:21世纪的“丝绸”成了天然气和石油。
 
  走在这条古代贸易路线上格外发人深省,如今我们虽然拥有了自由市场,却还有屌丝们拒绝贸易全球化。丝绸之路在中世纪早期达到巅峰,中亚在当时成为了繁荣的世界文化和创新中心。然而持续数百年的战争,宗教原教旨主义和孤立主义将这片地区推向了世界边缘。现今的新闻头条告诉我:不论是丝绸之路还是硅谷的传奇故事,历史总是周而复始。我们必须寻找必需的转折点,才能迈出历史的怪圈。无论是成功人士还是失败者,我们携手同行。
 
  未完待续......
 
点击Kickstarter资助“步出伊甸园”第五年的征程。截至1月19日,奈特基金更会把您捐款的金额乘以二,为“步出伊甸园”带来双份的支持。(每笔上限1000美元)

(译者:红心之王)
本文内容为国家地理中文网原创或者授权编译,未经正式书面授权不得以任何形式转载或使用。
  • 微博评论
  • 网站评论
发表您的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