论坛已注册用户可直接登录

ContentPage-head-log.png 首页 arrow 摄影 arrow 图选 arrow.png 国家地理年度探险家徒步二人组:拯救大峡谷徒步穿越
查看原图
国家地理年度探险家徒步二人组:拯救大峡谷徒步穿越
  • 内容来源:本站原创
  • 网站编辑:kate
  • 发布时间:2017.01.23
PeteMcBride和KevinFedarko艰难跋涉1200多公里,穿越危险而又干旱的广阔土地,向公众呼吁:美国大峡谷里的开发项目将会使其发生永久性改变。
 
撰文:Doug Schnitzspahn
 
  凡事都要提前做好心理准备,尤其是当你准备动身穿越美国最深远的荒野时。2015年9月28日,作家KevinFedarko与摄影师Pete McBride出发徒步穿越美国大峡谷。他们想要提高公众关于这座标志性国家公园正面临众多威胁的意识。
两人计划分段完成大约1200公里的行程(由于峡谷内的路线迂回蜿蜒,因此很难确切计算其距离),记录大峡谷在一年四季的不同面貌。
 
  他们明白这次徒步之旅会艰辛无比:当他们动身时,只有24人完成过大峡谷徒步穿越,其中又只有8人是不分段连贯完成的——Fedarko指出,这个数字比登月的人数还要少。
 
  起先,仅有如此少人完成大峡谷徒步穿越的事实并没有让两人退缩。Fedarko住在新墨西哥州圣塔菲,McBride则住在科罗拉多州巴萨特,后者受国家地理地理委派参加这次徒步。两人都曾无数次与流经大峡谷的科罗拉多河打过交道,并曾接受过多家杂志委派前往地球上最蛮荒的地方冒险。两人曾于2006年受《户外》杂志委派在珠峰大本营待过一个月。51岁的Fedarko曾在大峡谷内担任科罗拉多河向导数年,45岁的McBride曾伴随作家Jonathan Waterman从大海划船沿科罗拉多河向上2300多公里并直抵源头,从而撰写出《流经冲突的科罗拉多河》(The Colorado River: Flowing Through Conflict)。
 
  他们认为,徒步穿越大峡谷会很艰难,但对于身体方面并没有特别担心。
 
  然而,两人希望这趟徒步之旅能有更多目标。Fedarko和McBride确信,大峡谷是整个国家公园体系中最重要的一个,他们徒步的时候正好是美国国家公园体系一百周年纪念。毕竟,西奥多•罗斯福正是在这里开始倡导美国人重新思考与共有土地的关系以及如何加以保护。
 
  “你没法对它加以改进。雕琢它的是岁月之力,人们只会去破坏,”罗斯福在利用《古迹法》保护大峡谷不受人类开发打扰前说道,后来具有环保意识的美国总统一直在沿用此先例。
 
  正如Fedarko所言:“如果以常规标准而言,它并非最重要的国家公园。它不是建立最早、不是面积最大、也不是参观人数最多的国家公园,但它有自己的一片天地。它是整个国家公园体系的皇冠之珠:它是美国最具识别度的景观。”
 
最困难的跋涉
 
  实际上,Fedarko和McBride没用多长时间便意识到,这将是他们人生中最困难的旅程。他们用了三周时间悠闲地划船沿河向下446公里,结果发现在陡峭的大峡谷徒步是一项痛苦的行为——根本无“路”可言。
 
  每走一步都是煎熬:要么得相信脚底松动的页岩或光滑的峭壁不会让你跌落旁边的百米深渊,要么得在几乎密不透风的灌木丛里挣扎前行。事实上,大部分的“徒步”都是伴随着致命风险的4级难度攀登。
 
  “基本上每一分每一秒都是折磨,”Fedarko说道。“各种因素导致它困难重重:找路的需求,没有路的现实,在垂直岩壁上的移动,倾斜度高达50度的陡坡地形,灌木丛是如此浓密,以至于你前进的唯一方式就是不断用身体硬往前钻。灼热的高温让所有事情变得更加困难,它在时刻折磨你的身体。我们起初对此毫无认知。”
 
  McBride深有同感:“你绝不能有丝毫走神,绝不能四周张望,时刻都在被灌木扎刺,身体始终在遭受不同程度的折磨。你得始终高度集中精神。”他表示,来自身心的双重折磨使它比其他探险要远为困难。
 
  Fedarko和McBride还受到了水源的束缚——泉水和岩壁渗水数量稀少,且远在峡谷边缘下方。“你要是不再走个20来公里,或者沿着峡谷边缘攀爬近40米,就别想弄到水,”McBride说道。
 
  在明白自己常常位于河流上方过高,每次寻找水源都得上下狠狠折腾一番后,两人试图轻装简行,但McBride身上背负着包括摄影装备在内的满满22公斤物资。第一段行程开始72小时过后,这位摄影师开始出现脱水或低钠症的症状,他的身体因为缺乏电解质而遭受痛苦。他将自己起的水泡形容为“看上去就像是有人拿霰弹枪冲我脚板来了一枪”。Fedarko说他“夜里在营地的岩石上留下了带血的足迹”。
 
  当他们刚完成原计划第一段行程三分之一的距离时,便暂时退出以疗伤。他们原本打算走上290公里,结果只走了96公里。“大峡谷真是冷酷无情,”McBride说道。
 
无处不在的威胁
 
  但两人并没有因此退缩。大峡谷和科罗拉多河就是他们的生命。Fedarko是《翡翠之旅》(The Emerald Mile)一书的作者,该书记录了当时大峡谷内速度最快的河上之旅。他辞掉在《户外》杂志优裕的资深编辑工作,改行当起了科罗拉多河向导,心甘情愿地从底层做起,驾驶开槽机或是拖着可移动厕所,一干就是多年。
 
  McBride是最后一位在科罗拉多河三角洲泛舟的人,这里的水几乎被农业活动抽干。2014年,上游水库排水所形成的罕见水流让这条河涛涛奔流向大海。
 
  他们两人都对大峡谷有着强烈的亲切感,让他们不愿就此打道回府,而是想要告诉世人,这里的生态系统是何等脆弱,它的未来又是何等摇摆不定。
 
  “大峡谷遭遇到来自四面八方的威胁,甚至还包括天空,”Fedarko说道。“这些威胁是全方面的——有大峡谷南缘从地下蓄水层榨取海量用水的大规模开发,有纳瓦霍族计划每天将上万人运送到峡谷底部的大规模电车建造计划,有西侧无人监管的过度直升机旅游业(你每小时能看到上百架直升机),还有北方的一座铀矿。”
 
  电车会将游客带到科罗拉多河与小科罗拉多河交汇处,此外还会在这里修建一座餐厅——这个地方对于原住民和喜欢泛舟河上的人来说犹如一处圣地,该计划已经引起了全美国人的注意,但其他威胁的破坏性也同样大。
 
  铀矿已经造成大峡谷下方某些泉水毒化。McBride表示,他在大峡谷内看到过363架直升机飞向名为“直升机小巷”的地方。大峡谷南缘的开发会破坏地底深处的绿洲渗流系统。科罗拉多河的任何变化影响的不仅是大峡谷国家公园,还有它孕育滋养的多个州。
 
  “大峡谷内的水流是美国西南部的生命线,”McBride说道。“四千万人的生活都依赖于它。”
 
群策群力
 
  第一阶段遭遇惨败之后,两人对那些成功徒步穿越大峡谷全程的极少数人更加尊敬,包括人数相对稍多的划船穿越大峡谷全程的群体。他们已经稍微了解到那些大峡谷爱好者为何如此深爱这处荒野的原因。那些最为了解大峡谷底部的人们虽然犹豫是否要将这里的隐藏角落告诉外人,但出于对公园未来的担忧,开始帮助Fedarko和McBride。为了保护大峡谷的旅行和探险成为了一项群策群力的事情。
 
  “我们之所以能够做到这种地步,必须要郑重感谢大峡谷徒步群体对我们的无私帮助和支持,”Fedarko在今年夏天的一次采访中说道,当时两人已经完成了322公里的行程。
 
  该团体中首先伸出援手的是Rich Rudow,他当时正打算与搭档Chris Atwood用57天时间无间断地完成大峡谷全程徒步穿越(他们将成为完成这项壮举的第九和第十人)。Rudow与探险伙伴Todd Martin已经系统探索过了与大峡谷交汇的无数狭缝谷,并且首次下降到其中100座狭缝谷底部,那里之前从未有人立足过,他们的故事在影片《最后的未知之地》(Last of the Great Unknown)中有记录。Rudow及其好友为两人提供了关于地形方面的宝贵信息,以及在大峡谷内徒步的诀窍。他们在被McBride和Fedarko视为险境之地闲庭信步,把两人吓了个不轻。McBride表示,自己在一处峡谷交汇之地被Rudow惊到了。
 
  两人将他们的旅行视为一个更宏达意愿的一部分,其他人还包括Rudow,热爱大峡谷的划船者,甚至还有非营利性组织“大峡谷青少年”(Grand Canyon Youth)带到峡谷深处进行公民科学教育的学童们。“我们当然不是第一个进行这种穿越的。已经有许多人(迄今为止约24人)做到并且做得更好,但我们还想将冒险与捕捉沿途之美结合起来,以提醒人们去关注你的冒险之地。你不能满怀征服欲望地行事。你得帮人们保护它,”McBride说道。
 
  两人分八段前后一年多时间完成了这次徒步——每一段都不轻松。在他们开启最后一段行程之前,已经在户外露宿了70个晚上,其中有50次是直接睡在地上。McBride记录的温度低至零下22摄氏度,高至44摄氏度。他们与Rudow同行到徒步过程中最危险的一个地段,Rudow有位名叫Ioana Elise Hociota的朋友曾在此失足身亡。McBride体重降了近14公斤。他们都扭伤过脚踝,小腿酸痛不已。Fedarko因为紧抓桶形仙人掌而弄伤一根手指。
 
  他们还在美国最为人迹罕至的角落经历过灵魂升华的时刻——McBride称有的园警告诉他,大峡谷感觉“比阿拉斯加蛮荒地区和德纳里峰还偏僻。”他们遇到了一位反对电车项目的纳瓦霍人活动家,对方在他们出现在保留地时找了过来。
 
  通过发布视频短片并在国家地理网站和杂志上撰写文章,他们感到自己已经开始发挥作用。大峡谷改变了他们,他们希望自己的努力能改变那些会破坏这片地区的人们的想法,或者至少提高能阻止这些人的群体的意识。
 
  “这不是关于徒步,”McBride说道。“而是要远离俗世,自由生活,流血流汗,越简单越好。我们要试图去了解,大峡谷的神奇之处就在于,不是我们带来了什么东西,而是避免去打扰和破坏它。”
 
保护荒野
 
  Fedarko在为国家地理撰写的文章最后表示,他希望读者能做正确的事情:永远保护大峡谷不受威胁,保护大峡谷荒野的圣洁。拥护者们如今正在向奥巴马总统游说,在目前大峡谷国家公园周围的土地上建立大峡谷国家遗产纪念区,这将有所帮助。大峡谷的命运与我们如何继续在地球上生活的命运紧密相连。Fedarko将这里视为可以窥斑见豹之地。
 
  “大峡谷内所发生的事情,”Fedarko说道。“针对这里所作出的决定,同样也会出现在美国所有的公有土地上。大峡谷保护战争的成败所代表的意义将远远超出这里本身。我们保留了这些公园,但它们不会永远一成不变。每一代美国人都应该为了它们积极斗争,日复一日地加以保护,每一代美国人都得确定自己是否愿意这么做。我知道自己可以走出大峡谷,但有些事情却不能置身事外。”
 
(译者:红心之王)
本文内容为国家地理中文网原创或者授权编译,未经正式书面授权不得以任何形式转载或使用。
  • 微博评论
  • 网站评论
发表您的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