论坛已注册用户可直接登录

ContentPage-head-log.png 首页 arrow 摄影 arrow 图选 arrow.png 国家地理年度探险家Krzysztof Starnawski:最深海洞的发现者
查看原图
国家地理年度探险家Krzysztof Starnawski:最深海洞的发现者
  • 内容来源:本站原创
  • 网站编辑:xiaoran
  • 发布时间:2017.01.24
撰文:Kat Long
 
  2016年9月27日,在泥泞的石灰岩洞穴中克日什托夫•史塔那斯基和队友凑在一起盯着电脑屏幕,一只黄色的小型远程操纵潜水器(ROV)正在将他们下方洞穴的画面传输过来。赫拉尼斯渊位于捷克共和国东部,史塔那斯基在此地探索了20年,终于发现了世界上最深的水下洞穴。
 
  队员们大声念出了ROV深度计上的数字:393米!这是新的世界纪录,比之前最深的波佐德尔美罗水下洞穴(392米,位于意大利)还要深。而很快ROV就超过了400米,这正是团队之前所希望达到的数字。最后的数值停留在404米,在这一深度下队员们可看见倒下的树木和岩石混杂在洞穴底部,同时他们也确认这就是世界上最深的洞穴。
 
  48岁的史塔那斯基说:“那是一个神奇的时刻。这个项目多年前就开始了,而我们一路走来,每一步都很艰辛,但我一步一步地,坚持不懈地向前走着。”
 
  那一瞬间标志着史塔那斯基20年来探索的巅峰。这位来自克拉科夫的潜水者最初只是自己潜水,但随着ROV的出现和使用,他希望这一工具能帮助他潜到人类安全潜水区以外的地方。在一系列探险的过程中,史塔那斯基洞穴不同寻常的结构进行了研究:酸性矿物质水像火山喷发一样侵蚀着柔软的石灰岩,因而从下到上形成了一个垂直的洞穴。他甚至开始认为,赫拉尼斯渊可能会延伸到一个令人难以想象的深度。
 
  史塔那斯基最近完成的几次潜水为他带来了一些线索。2012年,他发现了一个深度约200米的狭窄通道,这一通到可通往另一个从未被发现过的垂直隧道。2014年,他通过探杆把探针放了下去,但到达384米的时候,探杆的长度就不够了。
 
  去年,史塔那斯基发现水下崩塌导致通道变宽,让他可以潜进去并最终到达了265米的深度。他在那里放下了另一根探杆,这次在370米的时候触到了底部,很可能是戳在了一堆落石碎片上。
 
  史塔那斯基在潜水之余还为ROV规划了一条切实可行的路线,同时改良了遥控设备,以保证它可以顺利下降到底部。一种方法是用凯夫拉包裹光纤电缆,让它在穿过如刀般锋利的石灰岩时不被破坏。在9月27日的潜水中,技术人员在地面上操纵遥控设备,但史塔那斯基仍需要做好万全准备。
 
  迈阿密大学的教授Kenny Broad是2011年国家地理年度探险家,他认为史塔那斯基的成就“让人十分兴奋”,尤其是考虑到极端环境中的危险性。
 
  “洞穴潜水和开放水域潜水所需技巧不同、需要分别配置设备,调整心态以应对各种各样的挑战。比如说,在头顶有遮盖物的环境下,复杂的水流道会通往不同的方向,每一方向都可能有几公里之远,且周围完全黑暗,在泥沙中看不见任何东西,通道狭窄到必须启用设备协助。而某些情况下,潜水者还会遇到极端的深度。所以万全准备是非常必要的。”Kenny Broad这样解释道。
 
  Marcin Jamkowski担任团队中的摄像师,他自己本身也是一名潜水者。据他透露,史塔那斯基非常注重事先规划、新方法的学习和训练。正是这些事前准备让他得以在危险的探险中安然无恙。史塔那斯基除了探索赫拉尼斯渊外还完成了在其他水下洞穴和沉船附近的潜水。
 
《国家地理探险》:是什么吸引你第一次尝试潜水?
 
  史塔那斯基:18岁时,我参加了潜水课,但我发现自己并不能潜水,因为我的耳压出现了问题。医生告诉我,潜水是不可能的事情。我非常失望。但当我开始在波兰的洞穴里工作时,在这些洞穴的尽头我总能看到水。每一次,我都会问,“水里有什么?”没人知道答案。
 
  后来我骑行了欧洲一圈,在旅程的终点,我喝了很多酒庆祝。(虽然只有一两瓶啤酒,但对我来说足够多了。)那时我身边恰好有一个潜水教练,他教会了我如何处理这种压力。在那之后我就立即投入到了潜水中。
 
你在同一个洞穴赫拉尼斯渊潜水了20年,是什么促使你一再地过去?
 
  史塔那斯基:2000年,我潜到了181米,我得说这个洞穴很适合探险:矿物质水和石灰岩让我意识到这里应该是个非常深的洞穴。但当时我的知识储备和设备无法跟上。我需要大约9年的时间来准备设备,并学习如何进行深洞潜水(才能到那里)。我自己是一个挑战者,所以一旦我有了一个目标,就会不知疲倦地朝着那个目标努力。
 
在看到ROV的深度计从380米到384米再到393米,以及更深的时候,你的心里在想些什么?
 
  史塔那斯基:这太神奇了,因为这些数字意味着我们发现了地球上最深的水下洞穴。但最重要的是,我们看到的摄像机画面是洞穴的延续。这意味着这个项目还没有结束,我们只完成了一部分:超越了4年前定下的400米的目标。现在这个洞穴是开放的了,我们可以带着新的项目回到这里,到更深的地方。
 
你觉得它有多深?
 
  史塔那斯基:我不确定,但应该非常深!这个地方很神奇,因为这里的地质情况非常有意思:首先它的矿物质水从下面涌上来的;其次,石灰岩大约有1000米厚,这表示洞穴也应该有1000米深。然而问题是,我们可能潜水或者让ROV去到那么深的地方吗?除此以外还有一个问题是树。在这个垂直洞穴里,每年都有一两棵树落了下来,几千年内一直如此,因而底部非常危险,特别是对于ROV的电缆而言。但是洞穴的最底部将是一场新的冒险。
 
和你潜过的其他洞穴相比,你会如何评价赫拉尼斯渊?
 
  史塔那斯基:这个洞穴条件并不好。赫拉尼斯渊很冷,大约只有15度;岩石是黑色的,只有底部的能见度略好一些。水中含有大量二氧化碳,潜水的时候,就像在可口可乐中沐浴一样。脸部周围没有戴上面罩的那些皮肤会瘙痒。你需要在脸上涂抹油脂来防止酸性水对皮肤造成损害,但即使这样也没办法做到100%的防护,所以每次回来之后,我们的嘴唇都会肿起来,就像被蜜蜂蛰过一样!
 
下次去赫拉尼斯渊潜水时,你有什么不一样的计划吗?
 
  史塔那斯基:如果我们装备好现有的技术,就可以再下潜50米,甚至100米,但ROV就没有办法回到上面了。这就像登山,只有当每个人都安全返回大本营才能算真正的结束。如果我们想去更深的地方探险,我们必须找到新技术,让我们能100%轻松下潜,轻松回来。
 
接下来你有什么打算?
 
  史塔那斯基:在过去的20年里,我一直在赫拉尼斯渊潜水。在碰上各种原因必须等待的时候,我就会去阿尔巴尼亚、墨西哥和马其顿潜水。每个项目都用了3到5年不等,我在这几个地方之间转换。赫拉尼斯渊是最棒的,但其他这些项目也同样很有意思,进行得不错。现在我觉得我需要休息几个月,然后在墨西哥待上几个月教人们洞潜。
 
你最爱潜水的哪方面?
 
  史塔那斯基:探索。我开始潜水是因为我想探索洞穴。潜水是探索的工具。如果有人想让我因为娱乐而潜水,比如去大海或者珊瑚礁,我会拒绝。我喜欢骑行、攀岩、跑步,我也是滑雪和攀岩的教练,也试过滑翔伞。虽然我身上伤痕累累,但这没有关系。如果让我一整天坐着看电视,我会觉得无聊透顶,必须运动起来才行。
 
(译者:Sky4)
本文内容为国家地理中文网原创或者授权编译,未经正式书面授权不得以任何形式转载或使用。
  • 微博评论
  • 网站评论
发表您的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