论坛已注册用户可直接登录

ContentPage-head-log.png 首页 arrow 摄影 arrow 图选 arrow.png 国家地理年度探险家Shannon Switzer Swanson:海洋的保护者
查看原图
国家地理年度探险家Shannon Switzer Swanson:海洋的保护者
  • 内容来源:本站原创
  • 网站编辑:xiaoran
  • 发布时间:2017.01.25
撰文: Kate Siber
 
  今年夏天,环保主义者兼摄影师香农·斯威哲·斯旺森和六名菲律宾男子一同搭乘无甲板的小艇出海,这几位菲律宾渔民都是观赏鱼产业链的参与者。此前斯旺森曾在菲律宾北部偏僻的甘米银岛(Camiguin Island)附近拍摄过渔民捕鱼的场景,但这次的拍摄却让她碰上了大麻烦。当天他们结束捕鱼作业时已是下午三点,马上就要涨潮。他们的小艇在返回吕宋岛的圣安娜小镇(Santa Ana)时,不幸驶入了一条事故频发的航道,小船危在旦夕。
 
  “开始时大家还有说有笑,因为即使海浪打过来把我们弄湿,也不至于淹没小艇。”斯旺森回忆道,“但眼看潮水就要高至三米时,没人再笑得出来了。”三米多长的小船在大起大落的波浪中战栗不止,有时眼看着就要被打翻。斯旺森和其他船员赶忙把水舀出船外,他们就这样鏖战了四个小时。
 
  她接着说:“这条航道出了名的难走,可我们当时就是不信邪。”他们抵达岸边时天已漆黑,斯旺森想想都后怕,但好在这条命算是捡回来了。
 
  斯旺森深陷困境中已经不是第一次了,有时是因为工作,是因为一腔热血,有时又是因为背负着海洋保护事业的神圣使命,总可谓麻烦不断。斯旺森从小在圣地亚哥市长大,她曾和海狮相伴自由潜水,也曾沿着加利福尼亚州的海岸线航行,在她冲浪时,常与水獭和鲸鱼偶遇。多年来,她始终热爱冲浪一类的海洋运动,也正是这份热爱让她毅然决然的投身到科学研究与海洋保护宣传事业当中。斯旺森已经将她自己的足迹踏遍五洲四海。
 
  大学毕业以后,斯旺森曾在乌干达研究黑猩猩,也曾在塞舌尔研究过鲸鲨。2010年,斯旺森在圣地亚哥市的冲浪好友中有数人因为接触受污染水域而遭受细菌感染,为此她争取到了国家地理学会年轻探险家基金的资助,得以一探圣迭吉托河究竟发生了什么。该流域过度开采的摄影作品与报道吸引着各地公众的视线。
 
  经过六年的摄影记者工作,她又在杜克大学获取了海岸管理学的硕士学位,这期间她还在菲律宾对红树林的恢复现状进行了研究。
 
  今年她又开始了海洋保护博士学位的征程,还和其他三名国家地理学会年轻探险家及生物学家Andrea Reid、水资源环保主义者Mikayla Wujec,以及观赏鱼研究员Caleb Kruse一同开展了全球观赏鱼类贸易的调查项目,这也是她领导的最大的科研项目之一。
 
对我来说,研究就是另一种形式的冒险运动。
  ——年度探险家候选人,香农·斯威哲·斯旺森
 
  该项目源自海洋保护主义者对影片《海底总动员2》的担忧,片中名叫Dory的蓝倒吊小鱼由艾伦·德杰尼勒斯(Ellen DeGeneres)进行配音,大卖的影片和成功的角色塑造极有可能引发诸多观赏鱼爱好者踏破宠物商店的大门进行冲动购物。(该片的前一部上映于2003年,当时世界各地的小丑鱼都遭到了哄抢。)
 
  不同于可以圈养的小丑鱼,蓝倒吊通常只能在野外捕获。环保主义者担心,对蓝倒吊的狂热需求将在未来数年间摧残珊瑚礁的生境。另外,部分渔民还会先用氰化物致昏目标鱼,再从海底捞起。这种捕鱼方式对水中其他鱼类和海域水质都是致命的打击。
 
  斯旺森评价道:“一部迪斯尼影片就能让整个世界为了一种小鱼而疯狂欣喜,这种现象不免让人担忧。”她希望能和同伴一起深度挖掘这种狂热所带来的影响,并进而对遍布全球的观赏鱼贸易展开研究。“观赏鱼贸易共涉及1700多种鱼类,这些交易会对野生鱼类的数量产生何种影响?从业者们以之为生,其中又有着怎样的联系?”斯旺森不禁自问道。
 
  今年六七月份的时候,斯旺森带领团队远赴菲律宾和印度尼西亚,不仅对家庭鱼缸进行了研究还一路追踪到了蓝倒吊放入自然栖息地——南太平洋群岛的偏远环礁。结果远比他们想象的复杂。由电影摄制者贾斯丁?迪谢兹拍摄的相关影片将在明年上映。
 
《国家地理探险》:在跟踪观赏鱼类交易链的过程中,你们有哪些重大发现呢?
 
  斯旺森:我们没有预料到这条交易链竟如此复杂。鱼儿从个体渔民手里转到当地的中间商,再转到区域中间商,再到国内出口商,接下来将经历两万公里的远途运输。这样的距离恐怕是中间商和捕鱼人自己都未曾体验过的。鱼儿可能被运至全球最大的市场美国,也可能被运到第二大市场欧洲,现在运至中国和香港地区的数量也在逐步上升。在进口方面,鱼儿从主要进口商转到批发商手里,再到区域代理,再到宠物爱好者光顾的宠物商店,最后进入某人的家中。
 
那么你在调查过程中遇到过哪些困难呢?
 
  斯旺森:我们确实在印度尼西亚遇到了困难,我们抵达那里时正值当地人的斋月,斋月结束前,我们有一个星期无事可做。另外,我们只知道巴厘岛是该国观赏鱼类的出口中心,但却不知观赏鱼类的主要产出地非常非常远,远到无法想象。
 
  当其他队员不得不离开时,我又独自撑过了两周时间。我飞到苏拉威西岛(Sulawesi)中部,搭乘五个小时的汽车后又继续赶了六个小时的水路,中途还在岛中部的海湾换乘了另一艘船,赶到目的地时才发现这伙捕鱼人捕捉的并不是蓝倒吊。我在那里的一位中间商处得知,他的捕鱼人正是我想找的,但需要9个小时的路程。没办法,我就又到了那里和捕鱼人碰头,经过三小时的水路后终于抵达了他们捕捉蓝倒吊的地点。
 
那里情况如何?
 
  斯旺森:那些渔民是巴瑶族人,他们世世代代在海上漂泊,但在印度尼西亚政府的强迫下不得不在小村里安顿下来。于是他们在水面上搭建家园,不再四海为家,这样的方式自然会对当地的自然环境有所影响。我就暂住在这样一户渔民的家中,干阑式的建筑还真是奇妙呢。
 
  你可以从地板缝间看到海水起伏,耀眼的反光时不时穿插进来,在墙壁上四处乱晃。为了保持鱼儿的活力,并积累足够多的数量,渔民们常把捕捉到的观赏鱼用网栏围住,暂养在地板下方的海水里。
 
你曾说过,解决资源问题不仅仅要从野生动物保护着手,还要规范人类的行为。越来越多的环保人士持相同的观点。那么身陷观赏鱼类交易的一线从业者又面临着怎样的风险呢?
 
  斯旺森:渔民捕捉蓝倒吊的方式很有趣,他们使用一种名为“虎克”(hookah)的潜水设备,也就是用船上的空气压缩机通过软管给潜水者供氧。有时我需要自由下潜至10多米深,稳定后方可对他们进行拍摄,这对我来说可不是易事。有一次我使用了他们的这种工具,结果正巧遇到压缩机故障,我差点呼吸不上来,这实在是太突然了!软管里只有极少量的氧气,这次遭遇让我切身领教了捕鱼人的艰辛与风险。
 
  捕鱼人依赖虎克式潜水设备来辅助他们工作,这有着极大的风险,而且他们大多身处偏远地带,健康医疗保障更无从谈起。我在和他们的交谈中经常听到“泄露”、“故障”等字眼。另外未经过安全培训的渔民缺乏足够的安全意识,他们大多患有潜水病,这种病是由于环境压力极速降低造成血液和组织中积累气泡所致。
 
听说你打算在2017年发布的影片和网络报道中展示全球观赏鱼类贸易的交互式地图。你希望从中收获些什么呢?
 
  斯旺森:我们打算站在主旋律——“观赏鱼类贸易必须予以取缔”的对立面来辩证的看待问题,鼓励人们更深入的了解这条产业链的本质和复杂性。该产业牵扯到很多人,任何一点风吹草动都会对他们造成不小的影响。如果我们只是单纯的顺应主流环保人士的要求将该交易链终结,那么包括捕鱼人在内的从业者就不得不寻找下一个突破口以维持生计,那么这个口子很可能会开在海洋资源上。这种资源会更加脆弱,更经不起人类的摧残。所以我们该关注的是问题的本质,不是吗。
 
  如果观赏鱼爱好者能在打理水族箱的同时,真切的了解自己所购鱼儿的野生现状,知道它们是如何被捕捉并运往各地,那么无疑会激发爱好者的爱心,理性选择是否要饲养这些小动物。渔民也可以在保证鱼类繁殖的同时控制捕鱼量,稳定持久的行业发展更有利于渔民的正常生活,这样整个行业都可以走上正轨。这样的做法也可以充分发挥市场调节的作用。
 
你是如何从水上运动转投至海洋保护事业中的呢?
 
  斯旺森:我想可能是因为我有着无限的好奇心吧。我喜欢从事水上运动,从不畏惧探索新的领域,也喜欢尝试新潮的极限运动。我就是喜欢冒险,除了这些一般性的活动,我知道还有其他类型的冒险在等待着我。
 
  对我来说,研究就是另一种形式的冒险运动。它满足了我的好奇心和对大自然的执念,它从更周全的角度来探讨环境保护问题的解决方法。毕竟现有的各种思路都算不上健全,我们也无法预料贸然行动后可能出现的结果。
 
(译者:清泉石上流)
 
 
 
 
 
本文内容为国家地理中文网原创或者授权编译,未经正式书面授权不得以任何形式转载或使用。
  • 微博评论
  • 网站评论
发表您的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