论坛已注册用户可直接登录

ContentPage-head-log.png 首页 arrow 摄影 arrow 图选 arrow.png 廉价的笑声——它们在苦痛中饱受折磨!
廉价的笑声——它们在苦痛中饱受折磨!
  • 内容来源:本站原创
  • 网站编辑:xiaoran
  • 发布时间:2017.02.07
廉价的笑声——它们在苦痛中饱受折磨!pic
这头大象的双脚被铁链捆在了一起,为的是防止它走路。此番景象在印度尼西亚的动物园里经常可见,专家们认为这种做法很残忍。
感谢ANIMALS ASIA供图
 
撰文:Rachael Bale
 
  近日几段马来熊向动物园游客乞食的视频在网络上疯传,视频中的马来熊(Sun bear,学名:Helarctos malayanus)瘦骨嶙峋,它用后腿站立在坑里,伸着爪子去抢游客投喂的零食。它们狼吞虎咽地吃下食物,又从围绕它们的一圈泥水里走出去为了能再多抢一些吃的。
 
  而在另一段视频中,一只马来熊吃掉了自己的粪便。在婆罗洲运营马来熊中心(Sun Bear Center)的Gabriella Fredriksson表示,这只马来熊的行为是由饥饿所导致。她在电子邮件中写道:“这只马来熊看上去有很多行为缺陷。”

  2016年年中在印度尼西亚的万隆动物园拍摄了这两段视频,拍摄者为印尼动物园监测组织“天蝎(Scorpion)”。今年1月份,自从这两段视频在网上火了后,已有数十万人请愿呼吁关闭这家动物园。

  然而在印尼工作的动物权益专家称,万隆动物园还远非印尼最糟糕的动物园。
 
专家分析
 
  印尼万隆动物园马来熊的视频拍摄于2016年年中,于今年1月火爆网络。马来熊专家Gabriella Fredriksson对这些熊的状况表示了担忧。她说,熊的乞讨行为意味着它们已经适应了游客的投喂,而这对动物是很危险的,而且这也暴露出了动物园的管理不善。她还指出,两头熊似乎在泌乳,这种行为表明动物园中发生了不受管制的繁育。这样的行为通常会导致幼崽被成年熊杀死或吃掉。熊类本是独居动物,但这个围栏中却生活了过多的熊,这对它们的健康非常不利,不仅如此水泥对它们也有一定害处,因为熊类的脚垫很敏感,水泥地会让它们的脚垫开裂、受伤甚至感染。马来熊在野外生活时会避免让自己暴露在阳关下,然而此片围栏却过于开阔,缺少背阳的阴凉地,这会使熊的视力受损。此外熊在野外是“极度活跃”的,因此需要给它们提供更多攀爬设施和其它丰容物品。(丰容,动物园术语,是指在圈养条件下为满足动物生理和心理需求所提供的设施。译者注。)
 
  在泗水动物园一头死去的长颈鹿胃里发现了18公斤的塑料;一头狮子被线缆缠住勒死;一头白虎因舌头受伤无法进食而死去;大象戴着沉重的脚链,使其无法走向饮水坑或者围栏里仅有的一小片草地。
 
  而《雅加达环球报》报道,两年前据负责管辖动物园的印尼环境和森林部称,在印尼国内58家注册动物园中,仅有四家“正规像样”。

  那么究竟是何种原因导致了印尼动物园的管护水平低下呢?
 
廉价的笑声——它们在苦痛中饱受折磨!pic
一只猩猩站立在巴厘岛一个公园里光秃秃的围栏里。国际指南建议,围栏里应该有多种能锻炼大脑的“丰容物品”。
感谢ANIMALS ASIA供图
 
  据熟悉当地动物园的人士透露,这种情况是由低价门票、缺乏改善性再投资等因素造成的,此外政府监管机构也缺乏对动物权益、动物园娱乐功能之外理念的认知和理解。要知道,全世界最富盛名的那些动物园都以保育和教育为主要使命。

  前动物园管理员Ian Singleton在电子邮件中写道,印尼的动物园“相当令人震惊,其管护水平已经低破底线,让人无法接受”。他曾在英国顶级动物园之一的泽西动物园(现为德雷尔野生动物园)工作近十年,后又在印尼生活了约二十五年,主要负责保育猩猩。
 
  Singleton表示除了极个别动物园,许多动物园内的动物每天甚至无法接触到洁净的饮水或阴凉地,这些动物园不仅允许游客投喂零食,还缺乏对动物的医疗保护。
 
廉价的笑声——它们在苦痛中饱受折磨!pic
野生的马来熊喜欢在树上活动,但是棉兰动物园的这片区域根本没有树。
感谢SCORPION FOUNDATION供图
 
门票比坐人力车还便宜
 
  Singleton称:“很多动物园的老板都把动物当作摇钱树。他们宣称社会所有阶层都应该能支付的起动物园游览的费用,所以他们把门票价格定得非常低,平时也只支出基本开销。”

  据Singleton表示,印尼大部分动物园的门票价格只有3元到5元,这比坐一趟人力车或吃一包蕉叶饭还要便宜。“社会各个阶层都能负担的起门票价格。但是这一价格需要提高,游客数量也需要减少,动物园一部分的盈利需要定期再投入进来以支持园内的建设和管理。”
 
  门票价格低廉意味着动物园基本没有足够的资金来培训员工,清理场所或改善围栏。因此这些动物园的围栏一般都很小,仅用水泥或泥土堆砌而成,配置的“丰容物品”也极为有限。供鸟类活动的栖木、猴子攀爬的树木还有供水獭游泳的大水池等等都亟需在园内进行配置。
 
  但是印尼的动物园基本上被当成了一种供人娱乐消遣的方式,这种理念本身就是一个很大的问题。
 
廉价的笑声——它们在苦痛中饱受折磨!pic
驯兽师常用钩状训练棒(Bullhook)常来刺激大象身体的敏感部位,以达到控制它的目的。图中,一名工作人员使用训练棒驱使大象搭载游客。
(一些国家已经禁止使用这种钩状训练棒,译者注。)
感谢ANIMALS ASIA供图
 
  比如说,许多动物园都允许个体经营者向儿童售卖零食或廉价玩具,其中就包括了塑料枪,而这些枪口最终必然会瞄向动物。
 
  “我清楚地看到过旧棉兰动物园里的人们买这些枪,然后通过打鸟或者射击其它动物来取乐。”Singleton说道,游客还会向动物抛洒花生和其它食物。

  过度追求动物们的娱乐价值会导致很多严重的后果,比如虎崽能吸引更多游客,那么母虎就会被迫频繁生育。据Singleton说,“他们根本没有为动物们考虑,比如如何安置繁育出来的小动物等等。”
 
  在周末和节假日时,一些动物园还会搭建舞台让乐队演奏震天响的音乐,或者在园内引入游乐项目。然而研究表明,这些噪音和骚动会让动物十分痛苦。
 
监管薄弱
 
  印尼的动物园几乎不受监管。拉古南(Ragunan)动物园是唯一一个隶属于世界动物园与水族馆协会(WAZA)的动物园。该协会“在动物园和水族馆管理中致力于保育并追求卓越”。

  然而,据Scorpion及其它非政府组织称,即便是这样的动物园,其水平也与国际公认的管护标准相差甚远。长期以来,饲养员都用铁链把大象腿捆起来,使他们几乎无法活动。媒体报道了此事后引致了公众压力,因此动物园才停止了这一做法。但是最近的照片显示,大象仍然被铁链束缚着,就像拴着的狗一样。
 
廉价的笑声——它们在苦痛中饱受折磨!pic
这头河马沉闷地呆在野生动物园用铁丝网围起来的水池里。
感谢ANIMALS ASIA供图。
 
  世界动物园与水族馆协会提供的在线动物福利指南并非针对不同物种制定,而且也没有提到铁链;但是指南里提到,围栏中应该为动物提供让它们感到“挑战和选择”的设施,允许它们某种程度上能“通过移动地方”来享受园内的生活。比如说,动物可以躲避阳光走上草坪或与同类待在一起等等。

  大象是一种非常聪明的群居动物,在野外每天要走上四五十公里。专家称,将它们与其它大象隔离,并限制在狭小的水泥围栏里阻止它们的行动,哪怕只是束缚了一小范围都是非常残忍的。

  亚洲动物基金会(Animals Asia)的Dave Neale认为:“把成年大象饲养在一个封闭的围栏里的做法难以让人接受。”亚洲动物基金会位于香港,是非营利性组织,旨在通过一些活动来提高动物园中野生动物的福利。
 
  Dave Neale称,对于那些有能力给予动物们自由空间的动物园,他们需要一种“受保护的管理体系”,即饲养员永远都不要与大象同时待在同一个围栏里。这种管理体系需要对基础设施进行投资建设,需要更大的围栏,需要花钱。他还建议将大象整合成族群饲养,为其提供复杂的环境、改良饲养措施、丰富丰容计划,并在生理和心理方面激励它们。
 
  世界动物园与水族馆协会的主席Susan Hunt在电子邮件中称,他们一直在与拉古南动物园展开合作以改善对大象的管护。“世界动物园与水族馆协会、野生动物福利组织及其它成员单位一直在为该动物园的动物管护专业建设提供建议和协助。”
 
廉价的笑声——它们在苦痛中饱受折磨!pic
爪哇岛中部一家动物园里,一只马来熊躺在封闭的钢筋水泥围栏里。熊类专家建议,它们应该接触多样化的地面材料,比如盖土、土壤、草地、树叶和苔藓等。
感谢ANIMALS ASIA供图。
 
  虽然世界动物园与水族馆协会的标准仅适用于印尼的那家动物园。但是印尼环境和森林部治下的所有动物园都理应满足道德层面上的要求,并为动物们提供它们应享有的生活。然而亚洲动物基金会的Dave Neale表示,现实中的情况却并非如此。他认为改革应该从顶层开始,逐步推行才会见效。
 
  他说:“如果部长级别的人关心动物是否享受到了应得的照顾,那么就可能会带来巨大的改变。”世界动物园与水族馆协会的主席Susan Hunt称,他们已经向印尼环境和森林部表达了对印尼动物园中动物福利的关切,并向动物园提供了资金和技术培训的支持。
 
  印尼环境和森林部部长SitiNurbaya Bakar没有回应采访请求。她于今年1月签署了一项报告,回应了2016年马来熊视频火爆而引发的请愿呼声。这份来自印尼水族馆和动物园协会的报告显示,自从拍摄了那段视频,这些马来熊的体重有所增加,它们“普遍情况良好”。不过报告也称围栏还需要添加更多的“丰容”物品,以便让动物进行它们的自然行为。据该协会的总干事Tony Sumampau称,他们自去年起一直在协助进行动物园管理。
 
  Neale称,印尼的动物园只愿维持供动物存活的最低标准,它们并没有想法要提高管护标准。他说:“他们需要提高对动物需求的认识,但这一过程才刚刚开始。”
 
(译者:Mikegao)
 
本文内容为国家地理中文网原创或者授权编译,未经正式书面授权不得以任何形式转载或使用。
  • 微博评论
  • 网站评论
发表您的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