论坛已注册用户可直接登录

ContentPage-head-log.png 首页 arrow 摄影 arrow 图选 arrow.png 战争,偷猎——伊拉克的野生动物已走投无路!
战争,偷猎——伊拉克的野生动物已走投无路!
  • 内容来源:本站原创
  • 网站编辑:xiaoran
  • 发布时间:2017.02.09
战争,偷猎——伊拉克的野生动物已走投无路!pic
亚洲体型最大的水獭“江獭”在伊拉克的绝大多数地区已难觅踪影,栖息地的丧失和偷猎行为是这一悲剧的主因。
摄影:JOE BLOSSOM / ALAMY STOCK PHOTO
 
撰文:Peter Schwartzstein
 
  虽然伊斯兰国一贯残酷冷血,但是其圣战者对Kaldo Shoman的农场所犯下的残暴罪行仍超乎了所有人的预料。
 
  Shoman和他的两个兄弟用了二十多年的时间把自家农场改造成了动物避难所。农场位于贫瘠的伊拉克西北部地区,因此兄弟二人费了很大力气才将树木种植在了这一片区域,希望能将迁徙的鸟类吸引过来,并吸引游客的关注。由于这一地区水资源极为稀缺,他们就挖掘池塘供附近的动物饮用。不仅野猪是这片池塘的常客,就连瞪羚也偶有造访。
 
  然而不曾想到的是,这处动物避难所在弹指间便消失在了伊斯兰国的炮火之下。
 
  Shoman 回忆称,整个事件发生于2014年夏天,当时爆炸轰破了农场的前门,闯进来的人把马匹赶入围栏当做靶子练习射击,扫射饲养的秃鹫,还把他最爱的狗狗绑到拖拉机上拖拽,最后离开时带走了大量的鸣禽。
 
  沉溺于杀戮不过是这些凶手施暴的幌子,他们随后烧毁了多片树林,甚至连Shoman在路边种植的树木都不放过,然后成带状将地雷埋在了这里,足有十多公里长。2015年下半年,伊拉克库尔德部队兵临伊斯兰国在尼尼微省(Nineveh Province)的最后阵地时,这些丧心病狂的圣战者竟然以“倾泻石油”的方式对当地的生态系统痛下杀手。
 
  18个月过去了,Kaldo Shoman的池塘上仍漂浮着圣战者倾倒的乌黑柴油,他一边指着池塘一边怒斥,这怎么可能是人类干出的事!
 
  许多伊拉克人在过去近几十年的时间里都过着生不如死的日子,他们经历了数次战争与冲突后又惨遭经济制裁,如今圣战分子又来烧杀抢掠。但是似乎这些仍然难以满足暴徒们的杀戮之心,现在他们竟然把矛头指向了野生动物。
 
  四十多年前战乱还未席卷伊拉克境内时,这里生机盎然,生活着六种猫科动物,有着数量庞大的猎鹰和数百种鱼类,其中最著名的是伊拉克名肴“烤鲤鱼”(masgouf)所用的肥美鲤鱼,此外生活在这里的蛇类数目也极为可观,古老的苏美尔人曾挤出巨蛇的毒液用于制药。
 
  然而近些年野生动物的踪影却愈发罕见。战火纷扰难以科学统计此处的动物种类与数量。据名为“伊拉克大自然”(Nature Iraq)的非营利性组织介绍,至少有31种鸟类正面临严重威胁甚至处于灭绝边缘。而包括亚洲狮(Asiatic lion)和里海虎(Caspian tiger)在内的大型动物很早以前就已经销声匿迹了。
 
  巴格达动物园(Baghdad Zoo)的主管Adel Musa说道:“数千年以来我们拥有的野生动物数量都极为丰富,北至Zakho南至Faw都是它们驰骋的乐园。然而经过这些年的战争,可以说整个伊拉克的野生动物都遭到了惨痛的重创。”如今就连首都的动物园都没几只大型猫科动物了。
 
战争,偷猎——伊拉克的野生动物已走投无路!pic
图中这名男子所站的位置曾是伊拉克南部的一处广阔湿地。沼泽干涸后已很难找到野生动物的活动迹象。
摄影:CAROLYN DRAKE, PANOS
 
战乱地带
 
  人们把野生动物遭受的这场浩劫归咎于两伊战争。
 
  自1980年起,两国数量庞大的军队在边境线上来来回回争夺了整整八年,给此处的山脉平原带来了巨大的破坏。
 
  国家地理学会在与当地的森林保护员交流中知悉,当年的炮火把战争地带的野山羊和野狼烧的死伤殆尽;另外据国际自然保护联盟介绍,迁徙于此的波斯黇鹿(Persian fallow deer)数量陡降,而原因正是纵横交错的战壕,如今伊拉克的部分地区仍不见该物种的恢复迹象。
 
  前总统萨达姆•侯赛因为了防止石油设施遭到突袭,曾下令砍伐巴士拉近1,200万株枣椰树,致使这片原本自然资源丰富的平原变得无比贫瘠,再也无法恢复为曾经的动物天堂。
 
  而数年后侯赛因为了肃清藏于荒野的反叛者,又将怒火烧到伊拉克南部的沼泽地带,这里也是该地区规模最大的湿地资源。他下令抽干湿地,周边的居民被迫逃往他处,同时包括水獭、鹈鹕、黑纹灰鬣狗和江豚等在内的动物也是死伤惨重,侥幸捡回一命的也都纷纷逃往别处不再回来。
 
  趁此机会偷猎者开始肆意猎杀皮毛光滑的水獭,其行径遍布全国,导致后者被列入极易濒危物种。
 
  部分沼泽重新灌水后,曾经的水牛饲养者Ismail Khaled Dawoud重归故里,但他却难掩心中的悲伤:“鱼、鸟和大型动物没有一个能幸免,这里再也回不到曾经的模样了。”
 
战争,偷猎——伊拉克的野生动物已走投无路!pic
这两个男子驾着一叶小舟穿过伊拉克的哈马尔沼泽(Hammar Marsh)。萨达姆•侯赛因曾下令抽干这片沼泽,虽然如今已部分注水,但生态所遭受的重创难以复原。
摄影:CAROLYN DRAKE, PANOS
 
  “我们很高兴能回到这里,但迎接我们的是却是一个陌生的世界。”
 
灾难之后
 
  在两伊战争和萨达姆平叛之后,伊斯兰国又开始了对这一地区的摧残。
 
  为了躲避美国空军的围剿,他们以带状布设了超长的爆炸物,还燃烧无数的油井作为掩护;不仅如此他们还强迫牲畜和野生动物趟过雷区引爆地雷。这样惨无人道的卑劣行径每天都在伊拉克上演。
 
  来自排雷咨询组织(Mines Advisory Group)的Sean Sutton介绍道:“他们定期安排绵羊和山羊去引爆地雷。”他们作为一个拆除武器装置的国际性组织,从2015年年末至今已在伊拉克北部清除了1.1万多个危险装置。Sutton认为,这些雷区对迁徙于此的野生动物造成了极恶劣的影响。
 
  极端主义分子的行为令人发指,这里面充斥着毁灭的欲望。库尔德情报安全机构Asayish的上校Ismail Nouri Mohammed称,2015年1月,极端主义分子烧毁了底比斯镇(Dibis)附近的一片森林,这是伊拉克北部占地面积最大的森林之一。而极端主义分子这样做是想用燃烧的黑烟来掩护他们对周边城镇的突袭行动,但是放火本身就是对当地生灵的严重伤害。
 
  包括野猪和野马在内的许多动物都活生生被烧死。
 
  然而伊拉克的野生动物之所以所面临这般困境并非只是因为战乱。
 
  在过去数十年时间里,伊拉克政府在对民间团体的约束力方面出现了严重的缺失,非法狩猎问题持续恶化。
 
  幼发拉底河和底格里斯河峡谷的部分贫民经常通过猎杀受保护的鸟类来填饱肚子。据国际自然保护联盟介绍,该国的云石斑鸭(marbled duck)因味道鲜美而惨遭虐杀,这种鸟类生生被吃成了濒危物种。
 
死亡三角区
 
  在不少人看来,国家的不安定为非法非道德行为提供了滋生的空间,例如诱捕兔子和射杀秃鹫等等。农村地区更是因为缺乏娱乐活动而盛行偷猎野生动物。
 
  基尔库克省农村地区的某部落族长Ibrahim Hassan Al-Haramoozi说道:“这里每个人都有枪,有了枪就想打点什么,所以这里的动物就变得越来越少。”
 
  伊斯兰国出现以前,伊拉克政府曾试图压制部分非法捕猎活动。当半自治的库尔德政府独自颁布了北方森林的保护法案时,伊拉克的立法者竟然搁置了反偷猎的立法工作。据库尔德人的这部法案描述,任何人携带枪支进入受保护的森林区域都将被判入狱。
 
  但自2014年圣战者发难以来,绝大多数与战争无关的法案都像废纸一般无人问津。库尔德人的反偷猎力量被调往摩苏尔前线;2015年时环保部又被并入卫生部。据持证探险家和户外运动者透露,监管被迫放松后,无证猎人在森林里可以肆意猎杀。
 
  伊拉克猎人协会(Iraqi Hunters’ Association)的秘书Ahmed Hummadi说道:“非法偷猎的活动范围遍及荒漠、水域和山区,这一问题相当严重,但我们无可奈何。”该协会是颁发合法打猎许可证的主体单位。
 
战争,偷猎——伊拉克的野生动物已走投无路!pic
1977年,巴别通天塔(Tower of Babel)遗址附近的山羊群。如今伊斯兰国埋下的地雷炸死了无数的牲畜。
摄影:VIVIENNE SHARP, ALAMY
 
  12月某个暖和的下午,Hummadi和三位同事站在伊拉克首都郊外的猎场上。他们扫视天空寻找鹧鸪的踪影,结果一只也没看见。鹧鸪并不属于濒危物种范畴,它曾是伊拉克兴盛的物种,然而今天却难寻其踪。
 
  “死亡三角区”(Triangle of Death)是美军对冲突频发地区的称呼,明示着此处生命的终结。
 
未来之路
 
  该国野生动物的现状究竟发展到了何种地步,环保主义者并不完全了解,生物多样性的整体情况也难以预估。
 
  巴格达动物园(Baghdad Zoo)的主管Musa坦言,战争将伊拉克封锁在世界之外,这里连基本的专业知识都很匮乏,更不用说记录与管理了。
 
  他接着道:“我们已经很久没有新增的动物备案记录了。”
 
  如今环保主义者有心无力,在伊拉克糟糕的安全形势之下,科研调查项目难以进行。从2004年起,联合国粮食农业组织就没能更新伊拉克的渔业数据,而这还仅仅是冰山一角。
 
  但就极少数种类的动物而言,战争反倒为它们提供了些许助力。
 
  由于地雷限制了人类活动,伊朗边境地带的山区成了波斯豹的复兴摇篮。除此以外一群卡塔尔驯鹰人在伊拉克西南部的沙漠中遭到绑架,这一事件导致波斯湾阿拉伯国家的外来猎人数量急剧减少,某些物种恰好可以利用这一机会休养生息。
 
  这里是人类文明的主要发源地之一,农夫Shamon不禁担心万一某天这片土地只有人类这一种动物该怎么办。
 
  “如果高智商的人类通过压榨动物方可苟活,那么动物们又该如何续命呢?”
 
(译者:清泉石上流)
 
本文内容为国家地理中文网原创或者授权编译,未经正式书面授权不得以任何形式转载或使用。
  • 微博评论
  • 网站评论
发表您的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