论坛已注册用户可直接登录

ContentPage-head-log.png 首页 arrow 摄影 arrow 图选 arrow.png 永携彼心——17世纪法国夫妇死后为爱换心!
永携彼心——17世纪法国夫妇死后为爱换心!
  • 内容来源:本站原创
  • 网站编辑:xiaoran
  • 发布时间:2017.02.21
永携彼心——17世纪法国夫妇死后为爱换心!pic
Toussaint de Perrien于1649年去世,他的心脏被密封在铅制容器内,最终与七年后去世的妻子Louise de Quengo的遗体被一同安葬入土。
摄影:ROZENN COLLETER, INRAP
 
撰文:Kristin Romey
 
  最近一项关于近代欧洲丧葬习俗的研究表明,在一位17世纪法国贵妇人遗体内发现了其丈夫的心脏,而且这枚心脏已经经过了防腐处理。这种独特的浪漫之举着实令人大开眼界,不仅如此,这个发现在考古学上亦属首例。
 
  2013年,法国国家预防性考古研究所(以下简称INRAP)的研究人员在该国雷恩的雅各宾修道院旧址发掘出了Louise de Quengo(Lady of Brefeillac)的铅制棺材。
 
  尽管Louise de Quengo早在1656年去世(享年65岁),但是密封铅制棺材内的遗体仍保存完好,甚至其身穿的斗篷和皮鞋都完好无损。研究人员通过核对这座修道院的葬礼清单,最终确认了她的身份。
 
永携彼心——17世纪法国夫妇死后为爱换心!pic
Louise de Quengo的遗体保存完好,CT扫描显示,她的心脏在下葬前被从遗体内取走。她心脏的所在地目前仍然未知。
ROZENN COLLETER, INRAP
 
  然而在这口棺材里发现的东西却让所有人都大吃一惊——棺材内有一个小型铅制容器,里面存放着她丈夫Toussaint de Perrien(Knight of Brefeillac)的心脏。
 
  最初的新闻报道错误地声称,与爱人的心脏一同下葬在法国大革命前属常见之举。然而据INRAP的人类学家和论文合著者RozennColleter称,事实上发现这种情况在考古学上尚属首例。
 
  法国上层社会的部分成员确实会安排将自己遗体的特定器官取出埋葬在不同地点,但是迄今为止,这种行为主要出于政治和宗教目的,并非仅仅为了死后团聚。
 
心形骨灰盒
 
  据骨灰盒上的铭文记载,Toussaint de Perrien于1649年去世,比Louise早了整整七年,其遗体被安葬在了200公里外由他出资创立的卡尔梅蒂修道院内。
 
永携彼心——17世纪法国夫妇死后为爱换心!pic
法国雷恩,雅各宾修道院旧址发掘出1380位被安葬于此的死者,其中有五位死者被安置在铅制棺材内。此处原计划修建一座会展中心,但在施工期间发掘出这些遗骸。
摄影:ROZENN COLLETER, INRAP
 
  Toussaint的心脏应该是在其安葬前便从遗体内取了出来,密封在不透气的铅制容器内防止腐烂,后来才被带到雷恩的雅各宾修道院。INRAP的研究人员Colleter表示,Louise去世前一直在修道院做礼拜,死后也安葬在了那里,这个心形骨灰盒很有可能一直安放在小教堂内。
 
  Louise de Quengo遗体的CT扫描检查显示,她的心脏也已经被从遗体内取走。
 
  Louise的心脏是和Toussaint安葬在一起了吗?Colleter表示,从“逻辑上”来讲,这对夫妇生前应该乐意彼此死后交换心脏。
 
  但究竟Louise的心脏安放在了哪里?Toussaint遗体的具体安葬地点又是何处?这些目前都尚未知晓。然而,一旦发现了Louise经过保存处理的心脏——不管其是否与她丈夫的遗体葬在了一起——那上面都会刻有与Toussaint的心形骨灰盒上类似的铭文,Colleter补充道。
 
  Toussaint的心形铅制骨灰盒是从雅各宾修道院出土的五件同类物品之一。
 
永携彼心——17世纪法国夫妇死后为爱换心!pic
法国大革命期间,用于安置法国上层人士遗体的铅制棺材和骨灰盒常常被熔化后制成弹药。
摄影:ROZENN COLLETER, INRAP
 
  其他四个类似容器最早发现时间为1584年,最晚发现时间为1685年,同样盛放有人类心脏且刻有铭文,然而这些心脏与修道院遗址内的其他被埋葬死者都毫无关系。研究人员认为,他们可能在法国大革命期间就从最初的埋葬地点被运了过来,由修道院方面加以隐藏保护,因为在法国大革命期间,贵族安葬使用的铅制棺材和骨灰盒常常会被熔化,以便制成弹药使用。
 
现如今——“夫妇分离两茫茫”
 
  雅各宾修道院旧址共发现了约1,380位死者,他们的去世时间从14世纪到18世纪不等,主要是神职人员和贵族,如今那里正在为建设一座会展中心而进行施工。
 
  研究表明,修道院内483位被埋葬者(去世时间在16世纪到18世纪期间)的法医学分析显示,其中只有不到3%的遗体在取走器官后做了防腐处理,或是仅仅针对遗体进行了防腐处理。一种假设认为,这类早期仅见于欧洲国王和王后身上的丧葬行为,在中世纪后的文艺复兴和近现代早期变得越来越常见,上述研究对此类假想提出了有力质疑。
 
  在Louise de Quengo的遗体完成了其科学研究使命后,便由其后代要回并于2015年9月重新安葬在通屈埃代克的一座家族城堡附近。Toussaint de Perrien的心脏以及伴随其数个世纪的铅制容器仍然被保存在实验室冷库内以备将来研究之用。
 
(译者:红心之王)
本文内容为国家地理中文网原创或者授权编译,未经正式书面授权不得以任何形式转载或使用。
  • 微博评论
  • 网站评论
发表您的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