论坛已注册用户可直接登录

ContentPage-head-log.png 首页 arrow 摄影 arrow 图选 arrow.png 值还是不值?阿根廷农业发展背后的牺牲品
值还是不值?阿根廷农业发展背后的牺牲品
  • 内容来源:本站原创
  • 网站编辑:xiaoran
  • 发布时间:2017.02.22
值还是不值?阿根廷农业发展背后的牺牲品pic
布宜诺斯艾利斯,布拉加多的EI Mediodia农场中,8岁的Juan Cruz Vaccarezza正骑在一匹马背上。他的家族从19世纪末开始就占有了这片土地。目前他们已拥有超过4,000英亩的土地,主要用来生产玉米和大豆。
摄影:Jordi Ruiz Cirera
 
撰文:Daniel Stone
 
摄影:Jordi Ruiz Cirera
 
  现代工业食品体系有着许多不为人知的隐情,并非尽善尽美,但即便如此它还是能让消费者清楚地知道食物产地。如果消费者购买的是超市里的精品食物,只需看它的价签就能了解一切信息。一些种植者会把代码贴在水果上,这样食用者只需扫描代码就可以识别出水果的确切来源。以玉米以及含有玉米成分的上百种食物为例,消费者可以大胆推测该食品产自美国或中国。
 
  但是这种方法对其他食品同样适用吗?若是购买的食物并未摆在柜台售卖呢?若是食物已先用作配料或是家畜饲料,甚至是被压榨成粉和油后再进行加工呢?如果不是这些原材料会用于面包,饼干或是金枪鱼沙拉中,消费者甚至都无法从配料和粉油中将其分辨出来。大豆,这个全世界产量排名第七的种植食物就恰恰遇到了这样的情况。消费者虽然能从豆豉到酱油等数十种产品中寻得其踪迹,然而要想知道它究竟产自哪里却需要仔细查看一番。
 
值还是不值?阿根廷农业发展背后的牺牲品pic
布宜诺斯艾利斯布拉加多的EI Mediodia家庭农场中的羊群。
摄影:Jordi Ruiz Cirera
 
值还是不值?阿根廷农业发展背后的牺牲品pic
查科省的Aviá Teraí,一群年轻人在消磨时间。大片的大豆种植园围绕着这个仅有6000余人口且不通自来水的村庄。这里的失业率很高,很多居民都是靠政府救济过日子,Ruiz Cirera说。
摄影:Jordi Ruiz Cirera
 
值还是不值?阿根廷农业发展背后的牺牲品pic
圣菲省,Vicentin公司在圣洛伦索的海洋转运站中的工人。Vicentin在生产、运输、和农业商品出口方面都是领头羊。
摄影:Jordi Ruiz Cirera
 
  不知道食物产地会对消费者的食用选择产生怎样的影响?这个问题勾起了西班牙摄影师Jordi Ruiz Cirera的好奇心,他用了三年时间周游南美洲。此前从未有人对那里的大豆和农业耕种如此着迷,这个西班牙摄影师的举动堪称一则奇闻。“我希望人们能够了解,不同的消费选择会产生怎样不同的影响,”他这样说道。他带着这样的念头从巴拉圭跑到阿根廷,而下一步他还打算去巴西。
 
  这些国家有着一个相同的特点——大量种植大豆。巴西是世界第二大的大豆生产国,阿根廷位居第三(美国第一)。Cirera想近距离观察种植大豆所带来的后果,例如农药的使用、森林采伐、农民为了寻找更好的土地而进行的迁徙,还有田地干涸后日渐人空的社区等等。
 
值还是不值?阿根廷农业发展背后的牺牲品pic
一支政府队伍协同军队一起在Villa Río Bermejito分配食物,这里大部分都是原住民。该项目的批评家说这样只是一个短期的解决方案,只会促进他们对社会救助的倚赖,忽略了更大的问题。
摄影:Jordi Ruiz Cirera
 
值还是不值?阿根廷农业发展背后的牺牲品pic
来自布宜诺斯艾利斯的农业生产家Fernando del Solar,正在他位于罗哈斯的家族农场的田间工作。他的家族从1882年起就在这片田间劳作了。
摄影:Jordi Ruiz Cirera
 
值还是不值?阿根廷农业发展背后的牺牲品pic
布宜诺斯艾利斯的罗哈斯,一片收割过后的大豆田。
摄影:Jordi Ruiz Cirera
 
值还是不值?阿根廷农业发展背后的牺牲品pic
图中的这家人已经在圣地亚哥德尔埃斯特罗省的这所房子中居住了超过100年,但他们从没得到房子的所有权。2003年,该社区所建在的这片土地的所有者回到了这里,并要求他们离开。土地所有者开始清理这片土地以用作畜牧场。14户一直留在这片土地的人家现在正在与新所有者进行法律诉讼,来维护他们留在这里的权利。
摄影:Jordi Ruiz Cirera
 
值还是不值?阿根廷农业发展背后的牺牲品pic
圣菲省圣洛伦索的Vicentin海洋转运站一观。
摄影:Jordi Ruiz Cirera
 
  Cirera最新系列的摄影特色就是他的阿根廷之旅。旅途中他曾遇到过一些农民,农民们向Cirera讲述了一系列他们认为由农田径流所引起的健康效应。除此以外Cirera还与年轻人攀谈,这些年轻人往往为寻求更好发展机会而背井离乡。在阿根廷查科省的Aviá Teraí村子里,Cirera拜访了一些生有畸形儿的家庭,父母们将孩子的天生畸形归因于附近大豆田的熏蒸。
 
  农业似乎成为了世界最古老的邻避症候群(NIMBY)问题典例——千万别在我家后院搞农业。没有人愿意居住在成堆的工业肥料附近,也没有人希望不知名的化学物质掺入饮用水中。大型农业综合企业公司选址投资的地方通常是土地和劳动力廉价的地方,在那里当地人往往祖祖辈辈都在耕种土地。但是究竟是什么原因吸引了这些工资千里迢迢赶来此地?Cirera画面中的那些贫困、失业、和绝望或许可以为这一问题作答。而Cirera发现,这种情况似乎正在恶性循环。“人们离开后土地自然会被清空,这样就加速了森林采伐和农业耕种的步伐,进而导致更多人离开。”
 
  离开是一种出路。一些巴拉圭人就曾做出了这样的选择而奔赴了阿根廷。下一步,一些人看中了巴西这个正处于上升期的国家。但是另一些家庭却并不打算离开,毕竟那些家里有生病孩子的家庭没有时间去关心世界经济发展。但是若想让一个国家更富强,首先就需要让人民不再担心水里含有有毒物质。
 
值还是不值?阿根廷农业发展背后的牺牲品pic
正在布宜诺斯艾利斯的巴拉那河上捕渔的渔夫。河周围的土地由于农业耕种和畜牧场的开发而缺少植被。2016年春天,有些省份还受到了洪水摧毁农作物的威胁。
摄影:Jordi Ruiz Cirera
 
值还是不值?阿根廷农业发展背后的牺牲品pic
50岁的Fabian Tomasi,在恩特雷里奥斯省Basavilbaso他的家中拍下这张照片。Tomasi患有严重的多发性神经中毒,皮肌炎,以及第一型糖尿病,他将这些病归因于他为一家飞机熏蒸公司工作时未经保护暴露于农药中。他现在正在家中用电脑开展反对在阿根廷农田中使用农药的活动。
摄影:Jordi Ruiz Cirera
 
值还是不值?阿根廷农业发展背后的牺牲品pic
巴拉那河沿岸的6号转运公司透出的灯光照亮了夜空。这家公司将自己称为“拉丁美洲最重要的农工业综合出口公司。”
摄影:Jordi Ruiz Cirera
 
(译者:追歆)
本文内容为国家地理中文网原创或者授权编译,未经正式书面授权不得以任何形式转载或使用。
  • 微博评论
  • 网站评论
发表您的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