论坛已注册用户可直接登录

ContentPage-head-log.png 首页 arrow 摄影 arrow 图选 arrow.png 震撼影像:干旱危机中的国家
震撼影像:干旱危机中的国家
  • 内容来源:本站原创
  • 网站编辑:xiaoran
  • 发布时间:2017.03.15
震撼影像:干旱危机中国家pic
没有水来种植食物或维持生计,成千上万的人离开了家园。他们穿越索马里,在国内为难民搭设的营地中避难。比如邦特兰的Uusgure难民营就是其中之一,邦特兰是索马里东北部的一个半自治州。
摄影:Dominic Nahr
 
撰文:Nina Strochlic
 
摄影:Dominic Nahr,Contact Press Images
 
  2010年,旱灾席卷索马里,不久后就引发了饥荒。当大地终于迎来降雨时,却已经有25万人死亡。当地时间上周二,索马里政府发表声明,将此次旱灾定为国家灾难。
 
  周日,索马里政府公布,已有110位来自同一地区的人在48小时内相继死亡。气象观测员认为此次旱情与2011年的干旱危机十分相似,他们担心目前的死亡数字只是一个开始。
 
  目前联合国预测,约有近300万的索马里人民需要紧急援救。在没有安全保障的情况下,旱灾很快就会演变为饥荒,而对于常年饱受战争摧残和旱灾折磨的索马里来说,是无法提供这种安全保障的。因此联合国担心,如果这个月还不下雨,索马里将会有大量民众因饥饿而死。
 
  索马里有春季(Gu)和秋季(Deyr)两个雨季。2016年时,春季降雨量很小,秋季甚至滴雨不下,为索马里带来了灾难性的干旱。而现在,整个索马里都在等待三月开始的Gu季,看看这个雨季是否能够带来降雨。
 
  此前,气候科学家和人道主义者团体联合组成了饥荒预警系统网,就在上个月,该网络曾发出警告,倘若再无雨水到来,则必将引发饥荒。
 
震撼影像:干旱危机中国家pic
在Shada难民营的卫生所内,Sahro Mohamed Mumin正抱着她两岁的儿子Abdulrahman Mahumud。Abdulrahman被诊断为肺炎,他的哥哥Abullahi则患有支气管炎。两兄弟都患有严重的营养不良。这一家人在失去生计后跋涉了将近100英里来到这处难民营。
摄影:Dominic Nahr,Contact Press Images
 
  “这片地区并没有长期稳定的食源,因此气候不会带来太大的冲击,”缅因大学气候变化研究所的副教授Bradfield Lyon这样说。
 
  干旱自2015年起就一直袭扰着索马里,尽管气象专家观察到,警报信号从秋天开始便持续增强,但发生灾难已成定局,难以扭转。在索马里,基础设施的匮乏意味着农民们只能依赖雨水来耕种,根本没有办法使用灌溉。而且激进组织索马里青年党还对人道主义者团体进行阻挠,让他们无法接近那些已经被逼入绝境的地区。
 
  “旱灾并非突如其来,但是他们却没有一个准备就绪的预警网络系统能够有效应对。而且那些有用的信息也传达不到位,真正需要获得预警信息的人反而什么都没有接收到。如果你是索马里的农民,你绝不会去看来自哥伦比亚大学的季节性预测。”Lyon这样说道。
 
震撼影像:干旱危机中国家pic
临近Uusgure难民营的地方,一位村子里的长者正走过一只死骆驼。曾有316个寻找旱情缓和地方的家庭骑过这头骆驼。
摄影:Dominic Nahr,Contact Press Images
 
震撼影像:干旱危机中国家pic
一幅鸟瞰图显示着邦特兰干涸的样貌。
摄影:Dominic Nahr,Contact Press Images
 
震撼影像:干旱危机中国家pic
  在Dhudo,索马里的男人们正在灌满一辆水车,这里是这片区域中仅剩的水源之一。
 
震撼影像:干旱危机中国家pic
山羊们正在Dhudo饮水。当这里连续三年没有降雨时,许多家庭都失去了他们赖以维持生计的所有动物。
摄影:Dominic Nahr,Contact Press Images(上图)
 
  自1990年开始,非洲的干旱频繁增多。在一定程度上,Lyon将干旱归因于太平洋东部的寒冷和太平洋西部的温暖,这种温度干扰着厄尔尼诺现象和拉尼娜现象周期。而气候变化则加剧了这种影响,让温度继续抬高,使得土地干涸。
 
  Chris Funk是加州大学圣巴巴拉分校的气候灾害团队研究室主任,据他说,在他20年的工作经历中,这片区域近期大增的旱灾规律是“史无前例的”。11月时,他发布了一个气象预警,提醒大家索马里或将迎来一个惨淡的雨季。而事实证明也证明了Funk的预测。而农田的持续干枯,导致无数百姓只得逃往首都寻找食物。
 
  政府会在以下情况出现时正式宣布饥荒来临:联合国确定有20%的家庭无法应付食物短缺;急性营养不良的发生率超过30%,且死亡人数上升到超过万分之二。
 
  那场被称为60年来最严重的旱灾也席卷了肯尼亚和埃塞俄比亚。但是这两个国家通过为人民提供粮食援助和粮食储备的方式成功避免了危机。然而在索马里,连年的战争已经破坏了基础设施和应急系统,国家已经没有任何储备了。
 
  “饥荒并非由旱灾引起,”Funk说。“而是由于人们负担不起食物而引起的。”
 
震撼影像:干旱危机中国家pic
Uusgure难民营中,一个索马里小女孩站在一群女性之中。联合国发出警告说,索马里会有一半人口(即大约620万人)受到非洲之角的旱灾影响,或将引发饥荒。上一次饥荒发生在2011年,导致了超过25万人死亡。
摄影:Dominic Nahr,Contact Press Images
 
震撼影像:干旱危机中国家pic
Gardo市东北部,几位索马里女性正在综合医院里面等候。
摄影:Dominic Nahr,Contact Press Images
 
震撼影像:干旱危机中国家pic
17个月大却严重营养不良的Mohamed躺在加洛威(Garowe)综合医院中。超过30万名5岁以下的儿童都患有营养不良。
摄影:Dominic Nahr,Contact Press Images
 
震撼影像:干旱危机中国家pic
两名索马里女性近日才到达Uusgure地区的一处难民营,她们刚搭完一个帐篷。这处难民营接纳了316个来自一处深受旱灾影响地区的家庭。在那里,连续三年没有降雨,许多家庭失去了维持生计的所有动物,其中就包括了骆驼和山羊。
摄影:Dominic Nahr,Contact Press Images
 
震撼影像:干旱危机中国家pic
在Karin Sarmayo的一处难民营中,索马里的男人们正准备进行周五祈祷。如果去年的干旱期持续到这个春天,人们担心索马里可能会再次出现饥荒。
摄影:Dominic Nahr
 
  此次旱灾的影响同时也表现在了食物价格与气候条件上。虽然为灾难时期所作的储备仍然非常少。但是高粱和玉米这两种产物的价格却在过去几个月中从上涨50%变为上涨88%,即将达到2011年时的食物价格。
 
  Funk希望,改良的预警系统以及人道主义应援能够弥补旱灾带来的影响。2011年时,饥荒预警系统网中还没有引入现在的卫星观测系统和现场报告。而且在那个时候,人道主义援助的进入也受到了来自索马里青年党激进分子的阻碍。但是如今,索马里的首都更安全了,索马里在二月份举行了数十年来首次的民主选举,人们期盼着这位选出的新总统能够处理那些持续的暴乱。但时间非常紧迫,因为2011年时,旱灾导致的死亡人数曾在4月和5月期间大幅攀升。
 
  人道主义组织的关注点已非旱灾响应,他们发布了一个饥荒防范计划。但是索马里现在的危机却是争夺资金,因为在南苏丹,叙利亚共和国,和也门也发生了重大人道主义灾难。到目前为止,联合国在2017年为援助请求预留的8,640万美金中使用了6%。
 
  “眼睁睁地看着这些危机的感觉很糟糕,”Funk说。“但是放任不管,让他们自生自灭更糟糕。”
 
震撼影像:干旱危机中国家pic
加洛威(Garowe)是索马里最大的一座城市,Shabelle难民营在过去两周里已有至少20人死于水源性疾病,这个新挖的坟墓只能排到墓地的边缘。
摄影:Dominic Nahr,Contact Press Images
 
(译者:追歆)
本文内容为国家地理中文网原创或者授权编译,未经正式书面授权不得以任何形式转载或使用。
  • 微博评论
  • 网站评论
发表您的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