论坛已注册用户可直接登录

ContentPage-head-log.png 首页 arrow 摄影 arrow 图选 arrow.png 幽海之上,那些寂静村庄辟一隅独存
幽海之上,那些寂静村庄辟一隅独存
  • 内容来源:本站原创
  • 网站编辑:xiaoran
  • 发布时间:2017.04.17
幽海之上,那些寂静村庄辟一隅独存pic
法罗群岛上的Kirkja教堂
摄影:KEVIN FAINGNAERT, INSTITUTE
 
撰文:Sarah Stacke
 
摄影:Kevin Faingnaert, Institute
 
  如果有陌生人在法罗群岛上搭车旅行,消息一定很快就会传遍。法罗群岛位于北大西洋,处在冰岛和挪威之间,由18个岛屿组成,面积约为1,400平方公里,岛民共有5万人左右。该群岛在法罗语中名为Føroyar,是丹麦王国的一个自治领地,自从8世纪起便有人在那里居住。
 
  2016年冬,比利时摄影师Kevin Faingnaert来到了这片隐秘的群岛。那时候的他急于探寻比利时以外的地方开展摄影项目,于是拿出地图,第一次注意到了法罗群岛这个地方。两天后,他就坐上了飞机,飞往那个地形崎岖、冰雪覆盖的国度。
 
  Faingnaert表示,在那片群岛上很容易就能够搭车旅行。他站在路边,伸出大拇指,不超过10秒钟就有人停车。有些人会直接把他捎上,因为他们已经知道有个比利时小伙在搭车旅行、拍照。还有些人停车是因为看到了一张陌生的脸,而在首府托尔斯港之外很少见到旅游者。据说,法罗群岛上总共有三处红绿灯,还全都在托尔斯港。
 
幽海之上,那些寂静村庄辟一隅独存pic
Nicolaj Falck的肖像
摄影:KEVIN FAINGNAERT, INSTITUTE
 
幽海之上,那些寂静村庄辟一隅独存pic
一幅法罗群岛的画
摄影:KEVIN FAINGNAERT, INSTITUTE
 
幽海之上,那些寂静村庄辟一隅独存pic
法罗群岛上的Gásadalur村
摄影:KEVIN FAINGNAERT, INSTITUTE
 
  乘船也是Faingnaert经常选择的一种交通方式,而除此以外他还坐过两次直升机。在当地,利用直升机在岛屿之间交通往来十分普遍且价格很便宜。比如说,Mykines岛和最近岛屿之间的海域非常凶险,乘船很不安全,因此岛上居住的唯一一个八口之家每天都会用直升机送孩子们上学。
 
  比利时国内的城市节奏很快,周围的地貌富饶且森林密布,然而法罗群岛却崎岖不平,看不见树木,十分沉静。因为群岛上的石质土壤,岛上居民所需的粮食除了羊和鱼之外全都要进口。渔业目前是当地的支柱产业,也是主要出口贸易产业。
 
幽海之上,那些寂静村庄辟一隅独存pic
一名男子身穿节日盛装,准备参加Ólavsøka。这是法罗群岛上最盛大的夏季节日,大多数人都将其看作法罗群岛的国定假日。
摄影:KEVIN FAINGNAERT, INSTITUTE
 
幽海之上,那些寂静村庄辟一隅独存pic
Nes村里的一场足球比赛。
摄影:KEVIN FAINGNAERT, INSTITUTE
 
幽海之上,那些寂静村庄辟一隅独存pic
Kollafjørður村里的一栋房屋。
摄影:KEVIN FAINGNAERT, INSTITUTE
 
  在法罗群岛的冬季,寒风和大浪就是永不停歇的背景音。Faingnaert说,最令他迷恋的是那里独特而又强悍的天性。当然,除此以外,更令他痴迷的还有那里的人们,他们选择住在海边那座近乎废弃的村庄里。
 
  Faingnaert还记得Simun Hanssen。Hanssen是一名退役的水手,住在Svínoy岛上,常常用几天时间寻找冲上海岸的漂流瓶。他已经找到了将近60个漂流瓶,加拿大和挪威之间的洋流把它们送到了法罗群岛。Hanssen把其中大多数都捐给了托尔斯港的一家博物馆,只留下少数几个,因为瓶中信上感人的文字打动了他,他便照着信上的地址写了回信,或者把瓶中信寄给原本的收信人。
 
幽海之上,那些寂静村庄辟一隅独存pic
Sigurd Nordendal坐在自家的房顶上。
摄影:KEVIN FAINGNAERT, INSTITUTE
 
幽海之上,那些寂静村庄辟一隅独存pic
托尔斯港划船队在Ólavsøka决赛前一天在海上训练。
摄影:KEVIN FAINGNAERT, INSTITUTE
 
幽海之上,那些寂静村庄辟一隅独存pic
Simún Jacobsen在练习长号。
摄影:KEVIN FAINGNAERT, INSTITUTE
 
  一个名叫Simún Jacobsen的男孩每天都会在Sandavágur海滩上练习吹长号。汹涌的大海为他吹出的美妙旋律伴奏。
 
  Tróndur Patursson是一名艺术家和探险家,住在Streymoy岛上,在法罗群岛很出名。20世纪70年代中期,Patursson驾着一条仿制6世纪的皮革船横跨了大西洋。他制作的彩色玻璃鸟从城镇大会厅到居家客厅,随处可见。
 
幽海之上,那些寂静村庄辟一隅独存pic
Tróndur Patursson的肖像。
摄影:KEVIN FAINGNAERT, INSTITUTE
 
幽海之上,那些寂静村庄辟一隅独存pic
Gjógv海峡。
摄影:KEVIN FAINGNAERT, INSTITUTE
 
幽海之上,那些寂静村庄辟一隅独存pic
Gásadalur村里的一栋房屋。
摄影:KEVIN FAINGNAERT, INSTITUTE
 
  待在法罗群岛上的那个月里,Faingnaert专注于寻找这样的小村庄,大约只有二三十人,坐落在难以抵达的岛上。人们经常告诉他,村里原本有将近120口人,后来,年轻人开始搬到托尔斯港寻找更广阔的机会,或者到丹麦学习之后再也不回来了。
 
  在又黑又冷的天气里找人摆拍非常困难。“我一般不会去敲人家的门,但我还能有什么办法呢。”Faingnaert这样解释。人们会躲藏在室内,几乎所有人都会邀请他进屋喝一杯咖啡,并且同意坐下来拍一张肖像或者推荐去拍摄其他人。但是有意思的是,来应门并且同意拍照的几乎都是男人,而女人们则一般都不喜欢被人拍摄。
 
幽海之上,那些寂静村庄辟一隅独存pic
Simun Hanssen的肖像
摄影:KEVIN FAINGNAERT, INSTITUTE
 
幽海之上,那些寂静村庄辟一隅独存pic
一只海燕标本
摄影:KEVIN FAINGNAERT, INSTITUTE
 
幽海之上,那些寂静村庄辟一隅独存pic
Saksun附近午夜的太阳
摄影:KEVIN FAINGNAERT, INSTITUTE
 
  除了壮观的风景和令人着迷的故事外,让Faingnaert一度难以忘怀的还有冬季法罗群岛上那种独特的孤独感。没有人会在晚上出来交游,也没人会出来一起喝酒吃东西。即使岛上无处不在的羊和鸟,也都在夜幕降临后进入了梦乡。
 
  Faingnaert预计,那些村子里的人还会越来越少。他说,正如你认识的某位老人不会永远陪伴你一样,这是一个道理。而他到那里的初衷便是在岛上的村庄和人们淹没于过往之前,用镜头记录下来。
 
幽海之上,那些寂静村庄辟一隅独存pic
Mykines岛
摄影:KEVIN FAINGNAERT, INSTITUTE
 
(译者:Mikegao)
 
本文内容为国家地理中文网原创或者授权编译,未经正式书面授权不得以任何形式转载或使用。
  • 微博评论
  • 网站评论
发表您的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