论坛已注册用户可直接登录

ContentPage-head-log.png 首页 arrow 摄影 arrow 图选 arrow.png 动物世界,母爱无边
动物世界,母爱无边
  • 内容来源:本站原创
  • 网站编辑:webmaster
  • 发布时间:2014.08.01
动物世界,母爱无边
 
赞比西河大象(非洲)
摄影: Chris Johns
  在经过赞比西河(Zambezi)干涸的河床时,小象亲昵地用鼻子蹭着母亲。
  ( 本照片专为《国家地理》1997年10月文章《沿赞比西河而下》“Down the Zambezi”拍摄,但最终并未随文刊出)
 
动物世界,母爱无边
猎豹妈妈和幼崽(博茨瓦纳)
摄影: Chris Johns
   “对【雌性】猎豹而言,真正的危险不是失去猎物,而是失去幼崽。95%的猎豹幼崽在能够独立生存之前死亡。饥饿的土狼捕食它们,而狮子显然出于减少竞争对手的天性,攻击它们……雌猎豹为了应对这些威胁,不断转移,最好是在他们的天敌嗅到自己的行踪之前离开。他们就像幽灵一样,在骄傲的狮子和土狼群之间周旋生存。”
  (文字说明摘自《国家地理》杂志1999年12月文章《猎豹:草原上的幽灵》“Cheetahs: Ghosts of the Grasslands”,本照片专为本文拍摄,但最终并未随文刊出。)
 
动物世界,母爱无边
帝企鹅和小企鹅(南乔治亚岛)
摄影: Robert Heil
  在南乔治亚岛可以找到帝企鹅。这些漂亮华美的动物聚集在此,足有25万只。照片里企鹅妈妈在引导她的孩子,小家伙还“招摇”地长着看起来很滑稽的幼儿嫩毛。
  此照片及说明发表在“我来掌镜”版面。
 
动物世界,母爱无边
红毛猩猩母女(印度尼西亚)
摄影: Tim Laman
  当猩猩妈妈贝斯(Beth)在森林中飞速穿行时,一岁的贝科迪(Bekti)一拳紧握住妈妈的皮毛,不至于跌落。至少在七年后贝科迪才会有弟弟或者妹妹,这也是红毛猩猩引发我的好奇,吸引我【人类学家Cheryl Knot】到婆罗洲研究它们繁殖周期和社会模式的方面之一。”
  (摘自《国家地理》1998年8月文章《野外生存的红毛猩猩》“Orangutans in the Wild”。)
 
动物世界,母爱无边
虎与子(辛辛那提动物园)
摄影: Derek Dammann
  一只老虎幼仔被妈妈紧紧拥入怀中,它是今年辛辛那提动物园中诞下的四只雄性马来亚虎之一。
  此照片及说明发表在“我来掌镜”版面。
 
动物世界,母爱无边
赤颈鸊鷉(Red-Necked Grebe)母子情深
摄影: Michael Gehrisch
  刚孵出的赤颈鸊鷉在妈妈羽翼的庇护下,惬意地打量着周围的一切。日子还长,但要看的太多。
  此照片及说明发表在“我来掌镜”版面。
 
动物世界,母爱无边
海湾边的北极熊母子
摄影: Flip Nicklin
  一束微弱橘色的阳光柔和地照在北极熊和她的孩子身上。
 
动物世界,母爱无边
狼妈妈(威奇托,美国堪萨斯州)
摄影: Joel Sartore
  在塞奇威克县动物园内,一只墨西哥母灰狼依偎着自己的两只幼崽。
  灰狼(Gray Wolves)曾经是地球上分布最广泛的哺乳动物之一。然而20世纪初期,泛滥的诱捕、下毒和狩猎使这个聪明的物种濒临灭绝。
  (文字说明摘自《国家地理》杂志1998年5月文章《灰狼的回归》“Return of the Gray Wolf”, 本照片专为本文拍摄,但最终并未随文刊出。)
 
动物世界,母爱无边
母狮和幼狮(肯尼亚)
摄影: Marc Abrahms
  此照片是摄影师最近一次,也就是2009年九月前往马赛马拉国家公园(Masai Mara)旅行时拍下的。
  此照片及说明发表在“我来掌镜头”版面。
 
动物世界,母爱无边
狮尾狒狒(埃塞俄比亚)
摄影: Michael Nichols
   “小狒狒三个月大时就可以骑在妈妈背上了。雌狒狒一生只孕育四或五个孩子,但却投入大量的时间和精力照顾他们——这是‘质量,非数量’策略,生物学家查登‧亨特(Chadden Hunter)如是说,过去六年来,他花费了一部分时间研究埃塞俄比亚的动物。”
  (摘自《国家地理》2002年11月刊出文章《最后修改》“Final Edit”。)
 
动物世界,母爱无边
袋鼠妈妈和小袋鼠,澳大利亚
摄影: Robert Parviainen
  袋鼠妈妈和肚袋里的小袋鼠,摄于澳大利亚墨尔本郊外一处叫Hanging Rock的地方。
  此照片及说明发表在“我来掌镜”版面。
 
动物世界,母爱无边
长颈鹿母子(美国圣路易斯动物园)
摄影: Mary McClain
  斯提斯(Solstice, 中文意思为至日)是圣路易斯动物园(St. Louis Zoo)新生小长颈鹿的名字,它生于12月的冬至那天,因此得名。我想要拍摄一幅长颈鹿母子亲密厮摩的画面。但在等待的时候(几乎有两小时),饲养员告诉我不可能拍得到。然而,最后还是让我等到了这一刻,拍下了这张我非常喜欢的照片。图片里的索斯提斯有三个月大。
  此照片及说明发表在“我来掌镜”版面。
 
动物世界,母爱无边
野犬的盛宴(博茨瓦纳)
摄影: Chris Johns
  雌性野犬贝尔(Bell)捕食回来,受到11只幼犬的欢迎。它们迫不及待地想从妈妈那里得到一餐反刍的肉食。非洲野犬宠爱子女,当母亲出去觅食时,这群八周大的幼仔就会交给群体里面的“临时保姆”——年长的哥哥或姐姐照看。
  (摘自《国家地理》1999年5月刊出文章《非洲野犬》“Africa's Wild Dogs”)
 
动物世界,母爱无边
卢安果)荷马(加蓬)
摄影: Michael Nichols
  荷马妈妈和小河马在“荷马冲浪之地”乘凉。栖息于此的荷马习惯在海里游泳,在摄食区间往返“冲浪”,故卢安果国家公园得此美誉。
  (文字说明摘自《国家地理》杂志2004年8月文章《加蓬卢安果国家公园:荷马冲浪之地》“Gabon's Loango National Park: In the Land of the Surfing Hippos”,,本照片专为本文拍摄,但最终并未随文刊出。)
 
动物世界,母爱无边
长尾叶猴(印度)
摄影: Michael Nichols
  在这张由遥控35毫米照相机拍下的图片中,班德哈瓦国家公园(Bandhavgarh National Park)内的一只小长尾叶猴紧贴着挂在妈妈的胸口。摄影师Michael Nichols设置这些相机本来是用来抓拍老虎的行踪,然而灵活的长尾叶猴每天会触发照相机的红外光束几千次,浪费大量的胶卷,因此他不得不重新定时,将相机工作时间调至“老虎时间”——即老虎准备夜间觅食的傍晚时分。

动物世界,母爱无边
荒野中的母子(英格兰)
摄影: Sam Abell
  漫漫无尽的褐绿和暗灰阴影,这是诗人约翰•克莱尔(John Clare)笔下的荒野,一片‘永不会体会到犁靶愤怒闯入’的土地。在埃克斯穆尔高地,远处山坡上隐约可见长长的篱墙。偏爱此番美景的人们希望这些堆起的树篱永远不会消失。
  (摘自《国家地理》1993年9月文章《英国灌木篱墙》“Britain's Hedgerows”。)
 
动物世界,母爱无边
灰熊母子
摄影: James Galletto
灰熊妈妈正招呼自己的孩子。
  此照片及说明发表在“我来掌镜”版面。
 
动物世界,母爱无边
考拉妈妈和宝宝(澳大利亚)
摄影: Vijai Kalathur
  考拉妈妈和宝宝决定从高高的桉树上爬下来,走近看看到他们家——位于澳大利亚菲利普岛(Phillip Island)的考拉保护中心——做客的游客们。
  此照片及说明发表在“我来掌镜”版面。
 
动物世界,母爱无边
海豹妈妈和小海豹(加拉帕格斯群岛)
摄影: Jack Burtt
  当我们在加拉帕格斯群岛(Galápagos)上漫步于海豹群中时,巧遇这对海豹母子的“亲情互动时刻”。
  此照片及说明发表在“我来掌镜”版面。

动物世界,母爱无边
叼着幼崽的虎妈妈(印度)
摄影: Michael Nichols
   “悉达(Sita)能咬碎脊椎的利齿此刻变为温柔的运输工具,将她的孩子转移到新的洞穴。为了保护小老虎免受猎豹、野犬和其他老虎的攻击,她不得不经常这样做。将幼崽藏匿得当是至关重要的,因为她可能会离开24小时或更长时间来猎食。只要有足够的生存空间和猎物,濒危物种就能繁衍生息,悉达就是一个活生生的例子。”
  (摘自《国家地理》1997年12月文章《还野生老虎一片生存空间》“Making Room for Wild Tigers”。)
 
本文内容为国家地理中文网原创或者授权编译,未经正式书面授权不得以任何形式转载或使用。
  • 微博评论
  • 网站评论
发表您的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