论坛已注册用户可直接登录

log
父亲节献礼:国家地理摄影师们眼中的父亲
  • 内容来源:本站原创
  • 网站编辑:kate
  • 发布时间:2017.06.18
为庆祝父亲节,我们邀请国家地理的摄影师们分享了有关父亲的最喜欢的照片和故事。伴随这些精彩照片的是关于垂钓之旅、几杯咖啡以及一个业余无线电的神秘之声的感人回忆。无论是怎样的情境,摄影师们心里都充满了对父亲的钦佩、感激、祝福和热爱。

撰文:Melody Rowell
 
父亲节献礼:国家地理摄影师们眼中的父亲
 
Pete Muller:
 
  “父亲Norman Muller坐在劳伦斯维尔市家中的书房里,我在一旁为他拍照。在过去的35年里,他一直在普林斯顿大学担任艺术管理员和艺术史学者。小时候我经常待在他的实验室里,虽然当时我对古典画、构图及风格元素不感兴趣,但它们对我今天的摄影风格还是产生了很大的影响。除了艺术,在他的启发下,我对历史和自然世界也产生了浓厚兴趣,这两个学科对我的职业和世界观都起到了重要的指导作用。‘大量阅读、广泛涉猎,’他会这么告诉我,不断强调好奇心是过上充实生活的关键。今年他80高龄了,我很感激我们还能继续发现彼此的另一面。”
 
父亲节献礼:国家地理摄影师们眼中的父亲
 
Ed Kashi:
 
  “每到父亲节,我就会想起两个父亲。我父亲1910年出生于巴格达,对于他我的了解非常有限。我10岁那年他就去世了,从文化角度讲,我们早已阴阳相隔。上世纪60年代到70年代,我在纽约生活,一个他无法想象的遥远世界。我知道,对他来说工作回家看到我跟着披头士的歌曲弹奏空气吉他很难接受。无论如何,我都非常感谢他给了我自由、安全和充满机会的环境。”
 
  “时间回到2004年。当时我岳父Herbie生活在新泽西州,我和妻子Julie、两个孩子生活在旧金山。由于患有痴呆,Herbie心智能力逐渐减退,因此我们决定搬到新泽西州以便方便照顾他。我终于再次感受到拥有父亲的滋味,虽然他已精神错乱。生活有时候会以令人悲痛的形式出现,有时则以优雅的面貌出现。十岁的时候我就品尝到了失去的父亲的恐惧、迷惘和痛苦,那时候怎么也预料不到多年后还能再拥有一个父亲,只不过这一次我从被照顾的对象变成了照顾他的人。”
 
父亲节献礼:国家地理摄影师们眼中的父亲

Joel Sartore:
 
  “对于来说,此时此地就是天堂。这是我的父亲John Sartore,站在我奶奶位于阿尔马市家中的后院里。通常情况下他不喜欢拍照,那天晚上破例了一回。黄昏的时候我们刚到一个农场的池塘里钓鱼,他钓了一条2.7公斤的鲈鱼,就是照片中的那条。”
 
  “和父亲钓鱼的时候,我们曾一起度过了非常快乐的时光。我们俩坐在小划艇里,轮流划桨和投掷水面浮钩,观看着岸边的鹌鹑、鹿和水獭活动。空气稠乎乎的,到处都是飞舞的虫子,闻起来就像蒸熟的叶子。钓鱼结束之后,我们会用黄油炸鱼和鸡蛋。父亲现在在接受记忆护理,甚至照片都无法勾起他的回忆了。我多么希望他能记得这些美好的记忆。”
 
父亲节献礼:国家地理摄影师们眼中的父亲

Jim Richardson:
 
  “我父亲名叫 Ralph Richardson,在全世界的业余无线电界以WØGIG著称。拍摄这张照片时,我儿子Tyler坐在他爷爷的大腿上,看着他爷爷摆弄无线电,麦克风已经取代了摩尔斯电码键。我是听着摩尔斯电码和父亲在广播中的声音长大的。即便是现在我还记得在看雷德·斯克尔顿的节目时,客厅里传来摩尔斯电码的声音。在堪萨斯州的农舍前院满天的星光下躺着睡觉时,夜空里也能听到微弱的摩尔斯电码声。他会对着无线电喊“CQ”,在无线电术语中是“寻找你”的意思,也就是寻找另一个业余无线电爱好者交谈。他曾找到过爱荷华州的无线电爱好者,有一次甚至是新西兰的。找到半个地球之外的无线电爱好者令他十分高兴。他们会谈论自己的无线电广播设备,聊对方那边的时间和天气,然后再继续寻找下一个人交谈。”
 
  “无线电是他给我的一份非常好的礼物,他让我明白,只要我想任何时候都能与这个世界接触,即便我们只在周末的时候进城。但无线电也让我们彼此疏远。即便是现在,摩尔斯电码的声音还是提醒我不要打扰他。他总是辛苦劳作,还要驾驶一辆卡车,娱乐活动很少。我与他关系并不密切,但依然总是想念他,这让我觉得有些苦涩。我们应该多交流一些的,但一直没有找到合适的机会和方法。拍摄这张照片的时候,他早已步入老年了。现在我非常想念他,也想念曾经失去的。现在我的桌子上就摆放着他的代码键,这是我母亲送给他的自动化电报发送器,也是他最珍惜的、最好的圣诞节礼物。”
 
父亲节献礼:国家地理摄影师们眼中的父亲

Michael Christopher Brown:
 
  “2012年,我和父亲Gary驾车行驶8700公里,从纽约回到西雅图北部的家。一路上,我们尽量选择从古老、废弃的市中心走,避开千篇一律的沿公路商业区,尽可能的走当地公路,同时还把所见所闻和当时的想法记录在磁盘上。”
 
  “如果父亲喜欢一个餐厅的服务,他会付给服务生可观的小费,同时让我帮他们合影。一路上得到各种帮助时,他会花时间感谢他们的服务。有时候他也会自己取乐,让我把车停下来,自己站到巨大的田地洒水器旁边,假装从一个水龙头里喝水。不过他更多的还是想看我享受快乐。他说父亲带着儿子进行横穿全国的自驾游是非常快乐的事情,希望有一天我也有这样的机会。我说即使没有这样的机会,至少我曾经和他有过这样的经历。”
 
父亲节献礼:国家地理摄影师们眼中的父亲

Lucas Foglia:
 
  “我父亲Larry Foglia和母亲Heather Forest在蒙哥马利森林国家自然保护区中的一棵红杉旁边亲吻。父亲对母亲和家庭的爱一直坚定不移。在养育我的过程中,我也认可和接受了他的价值观。”
 
父亲节献礼:国家地理摄影师们眼中的父亲

Ivan Kashinsky:
 
  “在成长过程中,我与父亲的关系一直比较疏远,他是工作狂,总是全身心的投入工作。等我慢慢长大之后,他也逐渐意识到自己也错失了一些东西。当我准备踏入社会的时候,他才开始接触我。我非常高兴他这么做了,因为随着时间的流逝,我们建立了牢固的关系。现在,我也成了父亲,我父亲已经年过古稀。我们可以讨论任何话题,当需要的时候给与彼此支持,他也成了我最好的朋友之一。这张有些神秘色彩的照片是在冬季期间加州的大苏尔拍摄的。我采用了长曝光,将镜头对准一条被落叶包围的河流,然后对准我父亲,结果就出现了这样一张照片。”
 
父亲节献礼:国家地理摄影师们眼中的父亲

Diana Markosian:
 
  “距离我们第一次分开已经20年了。上次看见你的时候,我才7岁。我们离开莫斯科的家,搬到了美国。我们从未向你道别。多年之后的今天,我就坐在你对面。我听着你讲话,对你了解了更多。我知道你喜欢甜的纯咖啡,也了解你喜欢独处。”

(译者:流浪狗)
本文内容为国家地理中文网原创或者授权编译,未经正式书面授权不得以任何形式转载或使用。
  • 微博评论
  • 网站评论
发表您的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