论坛已注册用户可直接登录

log
国家地理摄影师是这样过感恩节的!
  • 内容来源:本站原创
  • 网站编辑:bing
  • 发布时间:2016.11.24
撰文:Jessie Wender
 
  在感恩节这一天,我们邀请了8位国家地理的摄影师,请他们分享一张自己最为感动的照片。无论是David Doubilet的一条鹦嘴鱼与一群福氏锯鳃石鲈对峙的照片,还是Amy Toensing的一位年轻叙利亚难民的肖像,通过这些作品,我们都能感受到勇气、坚强等等这些美好的品质和精神。
 
pic2010年,在加拉帕戈斯群岛的卡曾斯岩,一条鹦嘴鱼与一群福氏锯鳃石鲈对峙着。
摄影:David Doubilet
 
David Doubilet
 
  就像一千个读者心中有一千个哈姆雷特一样,照片亦是如此。不同的人看到这张一条鹦嘴鱼与一群福氏锯鳃石鲈对峙的照片也会产生不同的感受,这让我很惊讶。在这张照片中,无论是爱、恨、团结、抗争、孤独,还是悲伤、多样化、接纳以及希望,都有人感受到。从我个人角度讲,这个时刻之所以特别吸引我,是因为这条孤独的鹦嘴鱼以一种很简单却很强烈的方式告诉我什么是勇气和品格。
 
国家地理摄影师是这样过感恩节的!pic2015年,在约旦的杰拉什古城,Anwar Al Sayed手里拿着一朵鲜花。
摄影:Amy Toensing
 
Amy Toensing
 
  根据联合国提供的数据,在过去的几年里,全球难民数量上升到有记录以来的最大值。与此同时,我也一直在帮助像Anwar这样的难民儿童。这其中有12岁的Claude,为了躲避发生在其村庄的一次致命空袭,他连夜逃离刚果民主共和国,步行数天抵达肯尼亚。在这次逃亡中,他在黑暗中与母亲分离,从此之后再也没有见到她。上个月,我加入了一个团队,为18名难民儿童教授摄影方法。这些孩子来自10个不同国家,如今都已在美国重新安家。在这个讲习班期间,他们都分享了自己来到美国的经历。与Anwar和Claude相似,他们的经历都充满了悲伤和恐惧,着实令人心痛:为了逃离死亡,他们不得不连续数天躲在丛林中,没有食物充饥,周围战火纷飞,家庭成员要么走散,要么遇难。这些孩子来自亚洲、非洲和中东,有的是基督徒,有的是穆斯林。他们各不相同,但都因为相似的经历而形成了紧密的联系,同时都希望在美国过上更好的生活。遇到这些孩子,我和同事都深感幸运,同时我们也为能成为他们的邻居而深深感激。
 
pic乌克兰切尔诺贝利市的普利皮亚特镇,拍摄于2010年。
摄影:Rena Effendi
 
Rena Effendi
 
  时隔30年,切尔诺贝利核灾难给这里造成的影响依旧存在,有像伤疤一样明显的破坏,也有像空气一样无形的创伤。为了拍摄核灾难留下的遗迹和其造成的长期影响,我来到了疏散区域。最令我吃惊的是,大自然在核污染的巨大破坏力面前爆发出的强大力量。当我们来到普利皮亚特镇的时候,这个曾经居住着40000人的繁华城镇如今只有我和导游两人。没有人类的侵扰,混凝土早已被荒野征服,街道也已被森林覆盖。走在空旷的城市广场上,我看到洁白无瑕的雪地上留下了狼和鹿的脚印。核灾难仅仅过去了30年,但这里很快又是一片欣欣向荣的景象,能够亲眼见证大自然强大的复原能力,我深感荣幸。于我而言,切尔诺贝利是希望和矛盾的缩影:核能充满危险,同时大自然又拥有强大的复原能力。
 
pic2008年的一个清晨,在俄亥俄州的里其盟高地市,27岁的Shurvon Phillip和母亲Gail Ulerie、侄子Malick以及侄女Kyla在Shurvon的卧室睡觉。
摄影:Eugene Richards
 
Eugene Richards
 
  八年多之前,在写作《战争关乎每个人》期间,我很荣幸地见到了海军中士Shurvon Phillip和他杰出的母亲Gail Ulerie。2005年,在伊拉克服役期间,一颗炸弹在Shurvon的悍马车下引爆,导致他受了重伤。医生告诉他母亲说他可能会一直昏迷,后半生恐怕要在医院的病床上度过,不过Gail还是把他带回了家。多年来,Gail每夜都睡在Shurvon身边,陪他经历一次又一次的物理和专业治疗,给他讲述家里方方面面的事情, Gail想向大家证明医生是错误的。
 
  大约两周前,我的家庭电话答录机收到了Shurvon去世的消息。不过我错过了。“我很抱歉,”当Gail接电话时,我不知道还能说什么。“你应该看看他服役期间的照片,在发生事故之前他一直都是那么帅气,”Gail回答道。
 
pic在尼泊尔东部偏远的Sadhi村,我与一个当地男孩一起玩耍,享受着欢愉的时刻。这张照片是为国家地理一篇关于猎蜜人的文章拍摄的。
摄影:Renan Ozturk
 
Renan Ozturk
 
  每当提到应该感谢的人,我脑海里就会出现这个小家伙。多年前,我朋友Ben Ayers曾在偏远的Sadhi村救助过一位在生育时出现严重并发症的母亲。然而悲剧的是,这位母亲未能活下来,好在她儿子Hastaram活了下来,Ben也成了这个村子的一员。七年之后,为了帮国家地理完成一项拍摄任务,Ben把我们带回了Sadhi 村,Hastaram停下了手中的木工活,像磁铁一样黏上了Ben。由于没有母亲,父亲大多数情况下也不在身边,Hastaram经常挨家串门,村民们轮流为他提供餐饭。
 
  在Sadhi村逗留期间,我们成了Hastaram的临时家人,或者至少帮他分散一点注意力,让他不那么思念父母。在村里所有的孩子中,他是最自由奔放的,在他的感染下,我们每个人都变得更加真实。谁知道他的未来会是什么样呢。或许十年之后,他将拥有自己的梦想,攀爬于丛林中的悬崖上,把采蜜的传统继续延续下去。我们只能希望他在成长的过程中保持自己的天性和纯真。这个世界需要他这样的孩子,他是希望的象征。
 
pic2013年,在肯尼亚,一对母女协力取水浇灌庄稼。
摄影:Marcus Bleasdale
 
Marcus Bleasdale
 
  这张照片拍摄于东非,是我为瑞典的一个基金会——“我们想要的世界”拍摄的。这个项目记录了慈善家们为全球落后社区所做的明智投资所产生的影响。水泵(当地人称为摇钱树)已经改变了成千上万人的生活,使他们能够更加高效地灌溉土地,提高作物产量,改善当地农民的经济条件。过去挣扎在贫困线上的家庭如今能够耕种更多土地,同时还能将剩余农产品销售出去。农民的孩子终于能够上学,而且他们也拥有了更加结实、像样的房屋。最重要的是,水泵带来的收入提高了农民们的个人尊严。对于这些支持当地投资、让当地人生活变得更好的组织,我们心怀感激。明智的慈善事业有着改变人们生活的力量。
 
pic圣劳伦斯湾的竖琴海豹,拍摄于2012年。
摄影:Jennifer Hayes
 
Jennifer Hayes
 
  每年的2月末,圣劳伦斯湾的海冰上就会有大量竖琴海豹出生,它们的生命完全依赖于冰。温暖的海水会导致冰面更薄,虽然这样可以吸引雌性竖琴海豹在这里孕育后代,但却不能够为它们抵挡风暴。在圣劳伦斯湾,我看到大量冰面过早融化,多达95%的竖琴海豹幼崽都在死亡线上苦苦挣扎。这是我亲眼看到的气候变化造成的令人痛心的后果,离开圣劳伦斯湾的时候我心情沉重,如鲠在喉。我和David Doubilet每年都会来到这里,我们为美丽又脆弱的竖琴海豹拍下的那些照片,真实地记录了气候变化所造成的影响。我很感激遇到这样一只直戳我灵魂的动物,有时它让我夜不能寐,让我时刻警醒:自己的行为会如何影响这个地球。
 
pic2012年,在阿富汗的巴达赫尚省,一位阿富汗妇女正在家中烤面包。
摄影:Diana Markosian
 
Diana Markosian
 
  我总是独自走在路上,远离熟悉的人和生活,寻找一个可以称之为家的地方。或许那是一个我一直在寻找却从未到过的地方。几年前,我穿梭于塔吉克斯坦的乡村之间,一路搭乘顺风车前往阿富汗。在两国边境上,我遇到了一个帮我引路的男子。当我们经过山区的时候,发现这是一个完全不同的世界,所有的景观都充满了原始的味道。他把我介绍给了当地的一家人,这家人接待了我。那天晚上,这个家里的妇人们做饭的时候,我一直在旁边看着。当时的场景让我回想起童年:小时候我总是安静地坐在祖母家中的一个角落,看着她为家人做多尔玛(一种小吃)。这让我产生一种家的感觉,我很长时间都没有体验过这种感觉了。这是我苦苦寻找的归属感,无论是我遇到的人还是去过的地方,我一直都在其中寻找。这种感觉让我变得柔软,也提醒着我存在的意义。
 
(译者:流浪狗)
本文内容为国家地理中文网原创或者授权编译,未经正式书面授权不得以任何形式转载或使用。
  • 微博评论
  • 网站评论
发表您的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