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tentPage-head-log.png 首页 arrow 摄影 arrow 图片故事 arrow.png 首次公开的老照片,带你重温工业城市匹兹堡
查看原图
首次公开的老照片,带你重温工业城市匹兹堡
  • 内容来源:本站原创
  • 网站编辑:blackie
  • 发布时间:2017.08.21
导语:著名摄影师Elliott Erwitt首次接受的拍摄任务就是记录二战后“钢铁之城”匹兹堡的复兴之路。
 
撰文:Vaughn Wallace
摄影:Elliott Erwitt
 
  1950年9月的匹兹堡市,年轻摄影师Elliott Erwitt走下灰狗巴士,随后住进了市中心的基督教青年会出租屋。
 
  Erwitt是受Roy Stryker之邀,从纽约赶往“钢铁之城”。Stryker曾是农业安全管理局信息部的负责人。那段时间Stryker一直在为城市规划师物色摄影团队,以记录正处于转型期的匹兹堡。一座烟雾缭绕的工业城市正逐步转变为公共设施齐全、制度完善的大都市,而非徒有钢筋混凝土之表。当时的城市规划者希望匹兹堡能拥有更耀眼的元素,像温房一样孕育自己的文化学术中心,在重工业的基础上实现更丰富更现代化的产业,培育恒久的精神遗产。Stryker的摄影团队为自己取了“匹兹堡影像库”(简称PPL)的名号,旨在记录这座城市的后工业化转型之路。
 
  Stryker率领的团队共有11名摄影师,他们的目标是记录匹兹堡复兴路上的人与物。有些摄影师专门拍摄市中心的拆迁和重建工程,其他摄影师则专注于街头巷尾的居民生活。当时年仅22岁的Erwitt和其他摄影师不同,他可以任意拍摄自己觉得合适的场景。这也是他短暂职业摄影师生涯中的第一个任务,也是工作量最大的任务。
 
  Erwitt在匹兹堡待到第4个月时,收到了军队的征兵通知,在11月离开了这座城市,并把底片留在了匹兹堡影像库的档案室中。
 
  在引领了匹兹堡影像库数年之后,Stryker离开了匹兹堡,该项目也告一段落。底片被转入匹兹堡卡内基图书馆,所以从上世纪60年代初开始,这些底片一直得以保存至今。
 
  对摄影历史颇有兴趣的我也住过匹兹堡,当然知道我最喜爱的摄影师之一Erwitt到过那里。他最具标志性、也是最著名的作品之一《匹兹堡1950》让我印象深刻,画面中的男孩用玩具枪指着自己的头。Erwitt在1953年加入过著名的图片社“Magnum数字档案馆”,于是我在这里又找到十来幅Erwitt拍摄的匹兹堡照片,但标题都较为简洁,信息量都留在了画面中。
 
  2011年,在一次使用Google搜索的过程中我偶然发现了匹兹堡影像库的线索,并最终来到了卡内基图书馆。在位于阁楼的藏品密室中,图书馆员工带我见证了1.8万张底片。我快速浏览了有些折皱破碎的书册,上面打印着底片的标题和相版,结果真的找到数幅作品来源于Erwitt。不可思议的是,这些底片实际是对公众开放的。我经常去卡内基图书馆,可从未想过Erwitt的大作就摆在我的面前。
 
  第二年,我在为《时代周刊》撰写有关LightBox photo博客的专题时,有幸到访了Erwitt在纽约的工作室。当我提及曾查阅他在匹兹堡拍摄的底片时,他起初竟一脸茫然。这时我才意识到他可能早已忘记这些底片的下落。
 
  60多年过去了,他未曾有机会重温自己在22岁时拍摄的照片,如今已是89岁高龄的他又想起了初入职业生涯时的点点滴滴。
 
  在卡内基图书馆的帮助下,我把Erwitt的底片悉数空运至纽约的工作室,我们还一起重温了这些作品。经过4年的努力,我们从他在匹兹堡4个月的拍摄任务中精选了400多幅作品。
 
  值得注意的是,其中很多都是当年Stryker认为不符合项目要求的照片。Stryker在其所负责的诸多项目中,经常用打孔的方式否定某些底片,以保证不会被冲印出来。但在匹兹堡,Stryker留下了完整的底片,让我们得以欣赏Erwitt职业生涯初期清澈而彷徨的视角。
 
  按理说,被Erwitt的作品打动过无数次的我应该能泰然看待他22岁时的眼界,但结果我仍感到无比震撼。纵观他在匹兹堡的摄影作品,我们发现他最善于捕捉人性闪烁的片刻,让人有种似曾相识的感觉,其实这就是提醒我们,注意画面内外人性的共同点。
 
  (译者:清泉石上流)
本文内容为国家地理中文网原创或者授权编译,未经正式书面授权不得以任何形式转载或使用。
  • 微博评论
  • 网站评论
发表您的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