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tentPage-head-log.png 首页 arrow 摄影 arrow 图片故事 arrow.png 影像记录:印度列车上的世间百态
查看原图
影像记录:印度列车上的世间百态
  • 内容来源:本站原创
  • 网站编辑:blackie
  • 发布时间:2017.09.04


撰文:Gulnaz Khan
摄影:Matthieu Paley
 
  在无穷无尽的钢铁、木头和尘土下面,印度铁路埋藏着数不清的故事。一个多世纪以来,印度铁路见证了印度人民生活条件的改善,也承载了分离的痛苦。
 
  摄影师Matthieu Paley登上印度的维维克特快列车,用5天4晚的时间记录了沿途的世间百态。维维克特快列车始于印度最南端的坎尼亚古马里,全长4240多公里,向北一直延伸到迪布鲁格尔。这也是印度最长的火车之旅。
 
  “人们都渴望时间,在我们生活的世界中,大家都想压缩时间、提升效率。我之所以喜欢坐火车,就是因为在火车上你不得不慢下来,”Paley说道。

经过多年的计划和准备,这一家人终于动身从泰米尔纳德邦前往阿萨姆邦——印度的两个地理极端。
 
  “慢旅行”运动可以追溯到19世纪工业革命期间,那是一个发展速度极快、科技无所不在、时间商品化的时代。浪漫主义者警告称,这种对速度的痴迷就好比作茧自缚,最终会导致社会疏离、意义丧失、自我反省缺失。他们给出的补救措施就是减速。
 
  “我的得意之作一般都是我放慢脚步时拍摄的,但现在做到这点并不容易。在火车上,我就像个人质,被迫与时间分离。我不得不减慢速度,这也是我期望的:给我一次漫长的旅程,我会由衷的快乐起来,”Paley说道。
 
  然而,人们对时间的体验完全依赖于我们对速度不断变化的认知。虽然按照现在的标准,火车旅行可能很慢。但在1853年,印度的第一列火车从孟买驶往塔纳时,这次全长33公里的旅程被视为工程学的巨大成就,而且也被浪漫主义以同样的理由批评。
 
  铁路既被看作一种变革性的科技,又被视为英国帝国主义压迫的象征,但它的确消除了人类曾无法想像的距离,促进了贸易和人才交流,使得普通人的旅行梦变为现实。然而,铁路也营造出了容易传播疾病的环境,创造了剥削性的劳动条件,无法挽回的改变了自然景观。
 
  英国殖民者将火车视为发展进步的先兆:一个废除种姓制度、创建资本主义社会的工具。然而,铁路最终还是融入了印度独特的环境空间:一个美好与混乱共存的世界。
 
  “总体上印度次大陆是一个令人不安的地方,但也有一些美丽、优雅存在,就潜藏在喧闹疯狂的表面之下,一开始可能会很难发现。这就是我热爱这片世界的原因,你可以专心融入自己的环境,不会感觉有任何异样,”Paley 说道。
 
  对慢旅行而言,这种不受干扰的专注至关重要。哪怕是办理护照期间与当地人的片刻交流,其交流质量也备受慢旅行重视。这种理念让人回想起浪漫主义者的观点:专注未来就会破坏当下的旅程。
 
工业社会正在经历“时间饥荒”悖论,科学家们对此表示认可。一方面我们一直感觉要做的事情太多,但另一方面又觉得时间不够用,而这种感受阻碍了我们体验精神世界的能力。我们所做的一切事情,速度都在加快;但给自由的时间似乎并没有增加。
 
  随着印度的持续飞速发展,未来一代的火车旅行会是怎样,我们不得而知。近期,日本向印度提供了120亿美元的贷款支持,印度政府正筹划用这笔贷款修建一条连接孟买和艾哈迈达巴德的高铁。“这将是印度铁路的一场革命,会加快印度的发展进程,成为印度经济改革的引擎,”印度总理纳伦德拉•莫迪说道。
 
  或许这就是现代化的二元性:既能改善人民生活水平,也会导致人们精神世界的萎缩。
 
  为了逃离都市化的快速步伐,亨利•大卫•梭罗给出了“野性滋补”的解决方法。在一个多达13亿人口的国家,野性就是一种精神状态:一种直面混乱人生的意愿。印度铁路有130万员工,每天运送多达2200万乘客,行驶里程近66000公里,真的是充满生机和活力。
 
  “我们是一个以相同节奏共同前行的集体,一直在不断向前发展。如果你集中注意,就能享受旅行的纯粹乐趣。对我来说,虽然我们存在差异,但仍紧密联系在一起,这就是我的感觉,”Paley说道。
 
  (译者:流浪狗)
本文内容为国家地理中文网原创或者授权编译,未经正式书面授权不得以任何形式转载或使用。
  • 微博评论
  • 网站评论
发表您的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