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tentPage-head-log.png 首页 arrow 摄影 arrow 图片故事 arrow.png 生命不能承受之重:核试验的残酷代价
查看原图
生命不能承受之重:核试验的残酷代价
  • 内容来源:本站原创
  • 网站编辑:kate
  • 发布时间:2017.11.02
生命不能承受之重:核试验的残酷代价pic
在哈萨克斯坦库尔恰托夫南部的塞米巴拉金斯克核试验点,苏联进行了首次核试验。上图的混凝土建筑距离测试点大约200米。
摄影:PHIL HATCHER-MOORE
 
撰文:Alexandra Genova
 
  在哈萨克大草原的一隅,破败和荒凉宛若一道伤疤。曾经平坦的草原被一个个非自然的湖泊所占据,那是核弹爆炸留下的凹坑形成的湖泊,间或还有几座人去楼空的建筑。这里看起来不适于居住。然而,在这片土地上,近30年前核试验项目留下的的阴影从未消失。

  这里被称为Polygon,冷战期间,全世界近四分之一的核试验都在这里进行。之所以被选中,是因为这里几乎无人居住,只有外围有零星几个小村庄。虽然一些居民在试验期间被大巴车运了出去,但大部分人仍住在这里。时至今日,核试验造成的破坏仍在继续。
 
  摄影师Phil Hatcher-Moore用两个月时间记录了这里的情况,他被“人类的愚蠢所造成的恶果”震惊了。
 
  他的项目“核幽灵”(Nuclear Ghosts)把荒废的土地和村民的肖像结合在一起,十分具有震撼力。当年的阴影依旧笼罩在这些村民身上。
 
  这是一个惊人的数字:当地约10万人仍然受到辐射影响,这种辐射可以遗传5代人。Moore希望能通过这些感性的、痛苦的照片,把抽象的数字实体化。
 
生命不能承受之重:核试验的残酷代价pic
在哈萨克斯坦东部阿亚古兹的特殊社会服务儿童中心,6岁的Rustam Janabaev正躺在病床上。Rustam生来就有脑积水。
摄影:PHIL HATCHER-MOORE
 
  Moore说:“我们并不能看到核污染,我们只能谈论数字。但我认为,关注那些经历了整个事件的个体更有意义。”
 
  在拍摄前,Moore采访了所有拍摄对象,发现保密和错误的信息给他们的生活带来了不少很困扰。
 
生命不能承受之重:核试验的残酷代价pic
72岁的Zhaksilyik Abishulyi正坐在萨里扎尔村的家中。“我在这里出生、长大,1949年核试验开始时,我只有5岁。”
摄影:PHIL HATCHER-MOORE
 
生命不能承受之重:核试验的残酷代价pic
Kapiza Mukanova已经80多岁了,她正坐在萨里扎尔村的家中。她认为,是Polygon的核试验夺走了她的3个孩子。
摄影:PHIL HATCHER-MOORE
 
  Moore告诉我们,“(50年代时)有个人被告知,带着帐篷和羊群,到山里住5天。他实际上是一个试验对象,科学家利用他来观察情况。这些人都被蒙在鼓里,当然也不知道自己可能面临的危险。”
 
  虽然拍摄重点是“人的故事”,但Moore也记录了造成破坏的科学实验室。虽然把这些实验室和饱受辐射摧残的人像放在一起,让观者不太舒服,但Moore显然经过了深思熟虑。
 
  Moore说:“那段日子,人类被当作活体实验对象。我想把这些想法结合起来:研究人员当时的实验方法,这些如何渗透到了日常生活,现在是什么样,又意味着什么。”
 
生命不能承受之重:核试验的残酷代价pic
在冬日的暴风雪中,鸟儿飞过了塞米州郊区的墓地。
摄影:PHIL HATCHER-MOORE
 
  Moore镜头下的一些人已严重变形,但也有很多人正遭受着不那么明显的健康问题,比如癌症、血液疾病和创伤后应激障碍,而最麻烦的可能是那些隐形的、潜伏的的问题。Moore说:“长期以来,核能都没有太多发展,而现在这是一个非常现实的问题,我们说的不是武器的更新换代。这些人是受害者,也是历史的见证。”
 
(译者:Sky)
本文内容为国家地理中文网原创或者授权编译,未经正式书面授权不得以任何形式转载或使用。
  • 微博评论
  • 网站评论
发表您的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