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tentPage-head-log.png 首页 arrow 摄影 arrow 图片故事 arrow.png 折茎聊可佩,入室自成芳:兰花劫的幕后故事
查看原图
折茎聊可佩,入室自成芳:兰花劫的幕后故事
  • 内容来源:本站原创
  • 网站编辑:vicky
  • 发布时间:2017.11.30
  从装饰到食材到入药,兰花可谓身兼数职;然而,在我们意识到这些兰花的存在之前,非法采集者可能已经“辣手摧花”了。

撰文:Rachael Bale
 
  最近10年,全世界交易市场上的兰花总数量超过11亿朵。其中99%都是人工培植的,而非采自大自然,但这个数字并不包括日益猖獗的野生兰花非法交易。
 
  虽然科学家还不清楚每年有多少野生兰花被摘下并卖到黑市,但很显然,这是一个很严重的问题。科学家已知的兰花种类有几万种,其中很多兰花已经在当地销声匿迹,在任何地方都找不到它们。
 
  兰花在面对过度采摘时尤其脆弱,因为不少兰花只生长在一个地方,种群密度很低。“你只要这里采几朵,那里采几朵,可能就会让某种兰花灭绝,”Jacob Phelps说道。甚至有一些兰花,仅被采摘5%,就会面临灭绝的危险。Phelps和Amy Hinsley是国际自然保护联盟兰花专家小组的联合主席,该联盟负责判定野生生物物种的保护状况。
 
  大部分人眼中的兰花是一种观赏植物,它们颜色、形状、大小各不相同,人们把兰花买回家只是因为它们实在是很诱人。热衷此道的收集者和培育者还会寻找最新、最罕见的兰花。
 
  兰花还可以入菜:香草豆(大部分是种植的)就来自于香草兰。某些野生兰花的块茎含有淀粉,经过烹煮、晾干、碾碎、磨粉,可以做成土耳其的传统饮料salep;中非的一种蛋糕chikanda则用到了碾碎的块茎和花生。
 
  在传统医药方面,兰花也颇受青睐。譬如在中国,石斛兰的茎晒干之后可入药,据说可以缓解发烧、口干和其他疾病。尼泊尔的印度式草药疗法会用多达94种兰花治疗不同的疾病。

  Phelps真正担心的是,在寻找稀有兰花方面,商人和罪犯比科学家更厉害;有时,他们甚至能发现新的兰花。
 
  Phelps说:“商人在调查收集兰花方面的投入比我们更多。我们甫一得到新物种,它们就立即进入市场。”
 
  事实上,科学家第一次了解到某些兰花,是因为它们出现在市场和苗圃里,比如象耳豆兰。这种兰花可能只生活在马来西亚婆罗洲的库巴国家公园,在科学家发布正式描述之前,它们却出现在了新加坡的苗圃里。
 
  最早描述象耳豆兰的Jaap Vermeulen和Anthony Lamb写道:“作为分类学家,我们在这里遇到了一个道德问题。发布一个新的、可能极度濒危的物种,将会提高它的商业价值,进而危害整个种群。”
 
  无独有偶。在越南兰花Paphiopedilum canhii被发现后的一年时间内,科学家对之进行了描述并发表在科学杂志上。接着,非法商业采集者把超过99%的兰花清扫一空。
 
  为了对抗这种现象,最近一些关于新物种的描述中,特意隐瞒了位置方面的信息。但Phelps说,对于通过贸易发现的物种而言,这种方法无济于事,因为非法采集网络已经成形。
 
  越南兰花的发现者、科学家Leonid Averyanov说:“想要保留地球真正的生物多样性,只能靠发现新物种。这样一来,我们至少能把它们保存在博物馆或者植物园里;否则,科学年鉴中不会提到它们。”
 
  Phelps说:“如果一个商人的工作是出去寻找植物,而他却找不到,或者要去更远的地方才能找到植物,这意味着情况不妙。这些人是既得利益者,非常讨厌。但是这也是一个很明确的信号。”

(译者:Sky4)

本文内容为国家地理中文网原创或者授权编译,未经正式书面授权不得以任何形式转载或使用。
  • 微博评论
  • 网站评论
发表您的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