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eadlog
马丘比丘的神秘色彩吸引着大理的探险者
  • 内容来源:本站原创
  • 网站编辑:webmaster
  • 发布时间:2014.07.02
马丘比丘的神秘色彩吸引着大理的探险者
摄影:David Evans
作者:Kelly Hearn 和 Jason Golomb
 
  1911年7月24日,一个淫雨霏霏的清晨,耶鲁大学的讲师兼探险家海勒姆・宾厄姆(Hiram Bingham)登程前往秘鲁,去探索那里的古印加传说。这位探险家身材高大,在茂密的雨林中用手上的刀具劈开前方的道路,艰难地爬过一座用木条和藤蔓绑扎的“桥梁”,蹑手蹑足地穿过毒蛇潜伏的灌木丛。
  经过两个小时的攀登,这位探险家与他的两名同伴在山顶看见一个茅草覆盖的小屋,这是一对印第安人农户夫妻的家,这对夫妻带领着他们走了一段路,之后又由一个印第安男孩带路。跟着这个小男孩,海勒姆・宾厄姆终于见到了20世纪最伟大的考古发现之一的马丘比丘。2007年,马丘比丘被封为世界七大奇迹之一。
  宾厄姆看到的是建筑在峭壁间的巨石城。没有砂浆,仅凭人工将一块块从悬崖上切割下来的巨石精巧地搭建起来,拼接处天衣无缝、牢固无比。薄薄的刀片都无法从缝隙间插入。宾厄姆不禁产生一连串的疑问:这究竟是利用什么方法构建?建造者是谁?它有何用途?
  可以肯定的是,他看到的是令人惊叹的旷世奇迹,这是一个发挥宗教仪式功能的圣地。曾经担任秘鲁全国文委主任的当代秘鲁专家路易斯•伦布雷拉斯(Luis Lumbreras)将这里描述为“一座由宫殿、神庙、住宅和仓库组成的古堡”。
  马丘比丘由各种建筑物、宫殿、平台构成,利用狭窄的车道或小路将各处连通起来。其中一部分利用围墙、壕沟或者护城河将自己孤立起来,伦布雷拉斯写道“这并非军事城堡的一部分,而是一处隔离的宗教仪式场所。”
 
误认“失落之城”
 
  《国家地理》杂志1913年4月刊中登载了宾厄姆的发现,这座建筑在山顶上的古堡立即引起全世界的关注。(在1912和1915年,Bingham在耶鲁和美国国家地理学会的资助下,又两次回到马丘比丘进行考古发掘)。
  宾厄姆相信自己找到了传说中的维卡巴姆巴——印加最后一位伟大的国王在此与西班牙征服者进行了持续数年的战争。宾厄姆在发现马丘比丘之后,在将近50年的时间里为他自己的结论进行辩争,他的探险发现得到了广泛认可。
  然而,宾厄姆发现的不是他自己认为的“失落的古城”,而是另一处“失落的古城”。
  1964年,探险家Gene Savoy萨沃伊发现了一处废墟,并证实了这就是宾厄姆本意寻找的失落之城“埃斯皮里图潘帕”(位于秘鲁的维卡巴姆巴,马丘比丘的西侧)。可笑的是,宾厄姆在其1911年的长途跋涉期间就曾经看见过位于埃斯皮里图潘帕的这些废墟,但他仅是拨开几处有印加雕刻的石墙和桥梁,而忽略了这片废墟,最终将目光锁定在马丘比丘。而吉恩•萨沃伊(Gene Savoy)幸运地揭开了其余部分。
  既然如此,宾厄姆发现的这座古城是什么?在任何致力于研究有关西班牙侵入并占领秘鲁的史料中未曾提及马丘比丘。甚至没有任何资料证明马丘比丘曾经存在过,更不要说它的功能用途。
  宾厄姆认为马丘比丘曾经用作某种修道院。在这里对挑选的印加妇女进行有关服侍印加国王及其成员的培训。他在这里发现了100具骸骨,并且相信大约75%都是女性骸骨,但现代研究给出更合理的说法,即男女骸骨各占50%。
  宾厄姆也相信马丘比丘是传说的Tampu-tocco —— 印加祖先的诞生地。
 
当代学说
 
  现代研究正在不断地修改、更正、塑造着关于马丘比丘的传说。由约翰•罗伊(John Rowe)、理查德•伯格(Richard Burger)和露茜•萨拉萨尔-伯格(Lucy Salazar-Burger)执行的研究显示,马丘比丘不是作为防御工事建造的,而是印加王帕查库提建造,并作为躲避西班牙征服者的最后一处山间居所。伯格曾经提出,这是为那些希望远离城市噪音和喧嚣的上层人士所建。
  据伊利诺伊大学芝加哥分校安第斯文明研究专员兼美国国家地理杂志承授人布赖恩•鲍尔(Brian Bauer)所述,马丘比丘建于公元1450年左右。事实上,按照印加标准,它的规模相当小,仅能够容纳500至750人。
  鲍尔说,有一件事可以肯定,即考古发现越来越有力地证明印加文明并非仅指居住在马丘比丘的印加人。有证据显示,各种头部模拟以及某些习惯与沿海地区以及某些高地区域的民族有一定联系。另外,在马丘比丘发现的许多陶器也是由不同民族制作的,甚至有些来自遥远的提提卡卡湖。
  “所有这些可以证明,生活在马丘比丘的人们有许多可能来自印加王国的不同地区,”鲍尔说。
  马丘比丘的居民以耕种为生,因此很可能会利用周围广阔的山间阶地。但专家认为,仅凭这些阶地无法解决当时人口数量的温饱,因此极有可能也在周围的山丘中耕种。
  国家地理杂志常驻探险家约翰•莱因哈德博士(John Reinhard),多年来一直在研究位于最高海拔的印加宗教仪式场所。他从历史、考古和民俗学等原始资料中收集大量信息,证实马丘比丘修建在一个圣地的中心位置。
  马丘比丘的附近是乌鲁班巴河(Urubamba River),直到今天,乌鲁班巴河仍然受到该区域人们的尊崇。该遗址所在的山脉也是重要的宗教圣地景区。莱因哈德博士说:“综合分析,这些特征意味着马丘比丘成为广义上的宇宙、水文和宗教地域中心。”
 
今天的马丘比丘
 
  2007年9月,耶鲁大学同意将宾厄姆在探索和研究期间带去耶鲁的数千件文物中的一部分归还秘鲁政府。这些文物将放入秘鲁政府已经同意在建造的库斯科的一个新博物馆内。
  马丘比丘被列入“现代世界七大奇迹”,带着库斯科人民的祝福。“库斯科”印第安语之意是“世界的中心”,也是与马丘比丘相距最近的城市。马丘比丘是秘鲁国家的骄傲,极具旅游价值。然而,随着世界各国旅游者的蜂拥而至,污染问题也日趋严重,在需要解决酒店和其它设施需求的同时,更需要保护好西方世界曾经根本不知道其存在的这座“失落的古城”。
  研究人员很可能无法发现某种确凿的考古证据证明马丘比丘的功能和用途。然而,科学家还在不懈地发掘和重建这个地方。随着现代科学进步,比如对宾厄姆发现的那些骸骨性别的重新鉴定,可能会有助于发现一些线索来揭示马丘比丘的建造原因,探索在这里曾经发生的事件,研究其后来废弃的原因。
 
本文内容为国家地理中文网原创或者授权编译,未经正式书面授权不得以任何形式转载或使用。
  • 微博评论
  • 网站评论
发表您的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