论坛已注册用户可直接登录

headlog
冰人的内脏保留了人类迁移入欧洲的证据
  • 内容来源:本站原创
  • 网站编辑:jacky
  • 发布时间:2016.01.11
导语:这具冷冻木乃伊有可能是死于由幽门螺旋杆菌导致的恶性胃痛,这一发现还有助于确认非洲的迁移入欧热潮。
 
冰人的内脏保留了人类迁移入欧洲的证据
上图来自一次罕见的尸检过程,一位科学家小心翼翼地扶起一具冰冻了5300年的木乃伊的手。电脑断层扫描显示这个年龄在40到50岁之间身体健康的冰人,死于一只射进了他肩膀的箭头。
摄影:© EURAC, MARION LAFOGLER
 
撰文:Michael Greshko
发表于2016年1月7日
 
  冰人奥茨是一具著名的5300年冰冻木乃伊,一项新的对其胃容物DNA的分析发现,他的肠子中含有一种现代人类体内已经不常见到的传染性胃病细菌。
 
  这种几乎传遍全球的肠杆菌——幽门螺旋杆菌,会引起一些胃溃疡和胃癌的形成。科学日报周四的报道中说,在冰人身上发现的这种最古老的古代病变显示他生活在人类迁移热潮之前,人们用这场迁移热潮来解释现代欧洲人的肠道细菌。
 
  该研究还补充了科学家从冰人处搜集到的数量惊人的信息,要知道这具冰人可是科学家们对待最为谨慎的尸体之一。自从1991年背包客在意大利和奥地利边境发现了这些冰冻的残骸后,研究者们一直在仔细审阅着它们,研究着从他所穿的衣物到他体内所含的花粉粒这来自他身上的一切东西。冰人的尸体向我们展示了早期欧洲人的样貌,以及他们是怎样生活和死亡的。
 
  “他是最有名气也是最好分析的病人了,”研究报告的首席作者,来自意大利博尔扎诺的木乃伊与冰人研究所的Frank Maixner说道。
 
狩猎最后一餐
 
  这项史无前例的分析向我们讲述了一个住在现代撒丁岛相关位置的农村公社中,有着棕色眼睛和乳糖不耐症的男人的故事。也许他最不光彩的事就是,据2000年一项研究确认,他是死于箭头射入肩膀造成的主动脉撕裂。
 
  研究者们迫切的想知道这个冰人所食的最后一顿饭是什么,这样或许可以得到关于早期欧洲饮食结构的一些信息,但是他们的研究多年止步不前,因为他的胃看起来空空如也。直到2011年研究者们才意识到之前确认的他的胃实际上是他的结肠,而他真正的胃在他封冻冰中时已经出乎意料地被远远推进了他的胸腔里,而且他的胃是满的。
 
冰人的内脏保留了人类迁移入欧洲的证据
在意大利博尔扎诺自治省的考古博物馆进行的一次尸检过程中,一位研究者锁定了冰人的双眼。科学家们原本以为冰人的双眼是蓝色的,但基因分析显示它们实际上是棕色的。
摄影:© EURAC, MARION LAFOGLER
 
  研究者在2010年由国家地理部分支持的尸检中发现冰人胃中存留着“看着像土一样”的糊状物,这些东西并没给科学家们提供什么线索,不过今年的晚些时候将会对此进行一个更为详细的化学成分分析。但是这些样本,除了需要预留的份额意外,还能提供给研究者一个机会去寻找幽门螺旋杆菌。
 
  幽门螺旋杆菌是人类携带最为持久的伴随物之一,在近代卫生学有突破性进步前它曾传染过大约一半的人类。实际上,自现代菌株追溯而出的幽门螺旋杆菌基因家族树显示,它自超过100,000年前就伴随现代人类走出非洲,然后从一个胃到另一个胃就这样传播了整个世界。
 
  这种杆菌产生突变的速度比人类DNA要快得多,这一结论能帮助遗传学家精确地追踪这类杆菌(包括人类体内所携带的)是如何越来越多样化然后在地球上横行了近千年。
 
  现代幽门螺旋杆菌的菌株显示,在杆菌的家族树上至少有六支原始分支,每一支都扩大到可以主宰地球上的一部分地区。但是现代欧洲人的胃都携带着基因大杂烩,一株幽门螺旋杆菌的菌株貌似是由两种分别被称为AE1和 AE2的原始菌株混合而成的。这两株原始菌株究竟是何时及怎样混合在一起的仍然是一个谜,但是有一个事实很清晰,那就是人类一直作着帮凶。
 
  “由于我们是幽门螺旋杆菌的唯一宿主,这两种细菌种群的混合只会在人类真正结合时才会发生,”这篇研究报告的资深作者之一,来自南非文达大学的Yoshan Moodley在周三的记者招待会上这样说道。“至于‘结合’的含义,我是指肉体上的。孩子们则需要与对方一起玩耍才能发生。”
 
  早先的研究显示古欧洲人的胃曾携带AE1,AE1在中亚地区形成,之后成为了南亚地区最常见的现代菌株。自东北非洲而来的人类迁移则将AE2带入了欧洲。
 
  不过,研究者们曾经为了精确判断来自东北非洲的细菌汇入究竟发生在何时而纠结,他们希望将已知的冰人死亡时间与他胃中完好的胃容物变得更有研究价值。
 
肠胃中的人类史
 
  Maixner和他的同事非常小心地从冰人胃容物中的一片手指甲上分离出DNA,并将它与现代幽门螺旋杆菌进行对比。当他们查清了该DNA的古老起源后,他们发现冰人身上的幽门螺旋杆菌含有大量的亚洲菌杆,还有一小部分DNA是来自非洲杆菌。
 
  这就意味着东北非洲人类集中汇入肯定发生在冰人死后。但是这一点少量的混合显示5,000年前欧洲的人类活动圈是非常活跃和复杂的,这一结论也与其它一些考古学与遗传学证据吻合。
 
冰人的内脏保留了人类迁移入欧洲的证据
研究者们摒弃了从冰人的喉咙中放入一根内腔镜的做法,转而从“奥地利之窗”中探取冰人胃容物的样本,“奥地利之窗”是由最初为冰人做检查的奥地利团队下手切开的一个很大的切口。
摄影:© EURAC, MARION LAFOGLER
 
  “曾经有连续的迁移热潮,也有连续的细菌混合,”研究报告的资深作者之一,木乃伊与冰人研究所的所长Albert Zink说。“人类迁移的热潮不只一两股。”
 
  尽管来自斯旺西大学且并未参与研究的Daniel Falush告诫人们,幽门螺旋杆菌并不能与人体活动完美吻合,科学家们仍然为他们通过我们的肠胃DNA掌握到的历史而感到兴奋无比。“我个人而言也是很开心的,”Falush说,她牵头着一些分析欧洲幽门螺旋杆菌的原创工作。
 
冰人的胃痛
 
  一次有趣的转折中,研究者们还发现这位历尽苦难的冰人,可能不得不默默忍受着肠胃中幽门螺旋杆菌的折磨。
 
  细看冰人体内的幽门螺旋杆菌基因组,你会发现他体内的菌株尤为险恶,它所含的基因中有一些还结合了有病理性炎症的现代幽门螺旋杆菌变体。不仅如此,研究团队还发现他体内有为抵抗炎症而大量产生白血球的迹证,所以他们认为冰人有可能是死于一次强烈的胃痛。
 
冰人的内脏保留了人类迁移入欧洲的证据
科学家们为冰人做检查时一直没找到他的胃,直到2011年在这张电脑断层扫描横截面上才发现,在位于左上象限中的那个灰色的一大团东西其实就是胃。
摄影:© CENTRAL HOSPITAL BOLZANO
 
  其实研究者们一直无法坚称冰人有胃炎或是胃溃疡,或是由于胃部感染导致极度病弱。做出这种诊断需要有完整的胃黏膜,而这真是一种奢望,然而冰人经过5千年的冰封,居然真的保留了完整的胃黏膜。
 
  “我们知道他经历了非常艰苦的生活,”Zink说,但是这种生活符合他所处的时代。“最后,我们可以确定这一时期人们都生活得非常艰苦,但相对于这种生活环境,我想他已经算体型不错的了。”
 
  这项研究更深入了解了早期欧洲人的贫困生活,也认定了迁移热潮时代在现今成千上万的胃中都留下了它的痕迹。对于一个大部分时间都呆在冷冻柜中的“病人”来说也不算太坏啦。
 
  “这位冰人兄还能为我们展示我们的祖先是怎样制衣,怎样生活,他们那会儿都吃什么,都会得什么病……”Maixner说。“他的作用就像一架时光机。”
 
(译者:追歆)
本文内容为国家地理中文网原创或者授权编译,未经正式书面授权不得以任何形式转载或使用。
  • 微博评论
  • 网站评论
发表您的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