论坛已注册用户可直接登录

headlog
考古新进展:纳莱迪人曾与人类祖先共存?
  • 内容来源:本站原创
  • 网站编辑:xiaoran
  • 发布时间:2017.05.11
考古新进展:纳莱迪人曾与人类祖先共存?
图为古生物艺术家John Gurche根据“明日之星”洞穴中发现的头骨复原的纳莱迪人。纳莱迪人拥有原始的骨骼特征,不过其面部、头骨和牙齿都充满现代人的特点,足以证明其属于人属动物。
摄影:MARK THIESSEN,NATIONAL GEOGRAPHIC  
 
撰文:Michael Greshko
 
  一年半前,研究人员将一位谜团重重的新成员加入了人类族谱,现如今,在南非开展工作的研究团队又获得了让人更费解的新发现:虽然这种古人类的躯体拥有异乎寻常的原始特征,但其生活的年代距今却并不遥远,甚至可能与早期的智人生活在同一片大陆上。
 
  2013年,两位洞穴探险者在探索约翰内斯堡附近的明日之星洞穴系统时,首次发现了一批古人类残骸,这也是迄今为止在非洲发现的古人类化石最多的一个遗址。研究人员在那里发现了一种脑容量很小的古人类,其肩部和躯干与猿类相似,但同时也拥有一些类人的特征。研究人员根据塞索托语中的“星星”一词将其命名为“纳莱迪人”。
 
  目前,在发表于本周二eLife杂志的论文中,南非金山大学的古人类学者Lee Berger领导的研究团队对2015年发现的古人类残骸进行了年代测定,结果为距今236,000年-335,000年。此外,在明日之星洞穴中还存在另一个含有未测定纳莱迪人遗骸的洞穴,该团队对此也进行了详尽描述。
 
  如果测定结果正确,这或许意味着,尽管人类是由一种大脑更大的祖先进化而来,但在更早的时候,可能还有另一种大脑较小的人种活跃在地球上,时间大约在200万年前或更早。除此以外,这种人种的生活年代还与中石器时代早期相重合,进而支持了另一个未经证明的激进观点,即南非残留的中石器时代石器并不一定就是出自现代人之手。

  “南非被称为现代人类行为出现的地方,你怎么知道这些遗址上残留的石器与纳莱迪人没有关系呢?你也可以想象,这种观点会制造多少混乱。”Berger说道,他是《国家地理》的驻地探险家。

考古新进展:纳莱迪人曾与人类祖先共存?
2014年,洞穴探险家在南非明日之星洞穴系统的Lesedi洞中发现了至少属于3个人的骨头。图为“最为完整的一个头骨”,属于其中一个成人。
供图:LEE BERGER
 
考古新进展:纳莱迪人曾与人类祖先共存?
2014年,洞穴探险家在南非明日之星洞穴系统的Lesedi洞中发现了至少属于3个人的骨头。图为“最为完整的一个头骨”,属于其中一个成人。
供图:LEE BERGER
 
考古新进展:纳莱迪人曾与人类祖先共存?
2014年,洞穴探险家在明日之星洞穴系统的Lesedi洞中发现了至少属于3个人的骨头——2个成人和1个儿童。研究团队将这名儿童取名“Neo”,图为其头部和躯体的骨头,他很可能不足5岁。
供图:LEE BERGER
 
考古新进展:纳莱迪人曾与人类祖先共存?
2014年,洞穴探险家在南非明日之星洞穴系统的Lesedi洞中发现了至少属于3个人的骨头。图为从4个不同角度展示的“最为完整的一个头骨”,属于其中一个成人。
供图:LEE BERGER
 
考古新进展:纳莱迪人曾与人类祖先共存?
图中右侧的是南非金山大学的勘探科学家Marina Elliott,正在明日之星洞穴系统狭窄的Lesedi洞中发掘纳莱迪人遗骸。图中左侧帮助她的是古生物学者Ashley Kruger。
摄影:ELLIOT ROSS,NATIONAL GEOGRAPHIC
 
考古新进展:纳莱迪人曾与人类祖先共存?
金山大学的勘探科学家Marina Elliott准备在明日之星洞穴系统的Lesedi洞中挖掘纳莱迪人遗骸。帮助她的是古生物学者Ashley Kruger(中间)和Dirk van Rooyen。计算机将会帮助研究负责人Lee Berger在地面跟踪他们的挖掘进展。
摄影:ELLIOT ROSS,NATIONAL GEOGRAPHIC  
 
考古新进展:纳莱迪人曾与人类祖先共存?
金山大学的勘探科学家Marina Elliott(右)拿着一颗刚从Lesedi 洞中发掘的纳莱迪人牙齿。研究者通过对纳莱迪人的牙齿和洞穴中沉积的流石进行直接年代测定(铀系法测年和电子自旋共振测年法),确定了纳莱迪人生活的年代——距今226,000-335,000年。
摄影:ELLIOT ROSS,NATIONAL GEOGRAPHIC  
 
拼图中缺失的部分
 
  纳莱迪人于2015年首次公开亮相,那时候还有数个与其相关的重要问题悬而未决。纳莱迪人与其它古人类存在怎样的关系呢?他们是否是现代人最早的祖先,就像其躯体特征暗示的那样?
 
  亦如《国家地理》当时所报道那样,由于部分重要信息缺失,最初的公布结果令科学家们非常沮丧。
 
考古新进展:纳莱迪人曾与人类祖先共存?
JASON TREAT, NGM STAFF. 图源: LEE BERGER, UNIVERSITY OF THE WITWATERSRAND (WITS); JOHN HAWKS, UNIVERSITY OF WISCONSIN-MADISON.

  “如果不知道这些化石的年代,它们就无法起到颠覆古人类研究的作用。纳莱迪人在人类族谱中的位置受其所处年代影响,他们就像是一根小树枝,在寻找自己所处的枝干,”纽约州立大学石溪分校的古人类学者William Jungers 2015年在接受采访时表示。
 
  后续研究试图根据纳莱迪人的头骨和牙齿与其它古人类的差别来推算其年份。其中一项研究推测纳莱迪人距今200万年左右,而另一项由西蒙弗雷泽大学的研究者Mana Dembo领导的研究,则估测其距今912,000年……上下浮动范围约100万年。
 
  与此同时,Berger的团队预感,纳莱迪人生活的年代远没有那么久远。“虽然不断有关于纳莱迪人的研究发表,但我们还是认为他们距今不会超过50万年,”南非金山大学和詹姆斯库克大学的地质学者Paul Dirks说道。
 
  Dirks称之所以没有提前公布纳莱迪人生活的年代,是因为如果初始数据发生错误,质疑者恐将以此作为研究团队草率的证据对其进行攻击。事实上,研究团队已经因为发表速度快而饱受批评。此外,洞穴中没有发现任何动物残骸,这就意味着年代测定需要对这些宝贵的化石进行破坏性取样。因此,在对这些化石进行详实的描述之后,Dirks和另外19位科学家决定采用6种不同的测年方法测定纳莱迪人的年份。
 
  起初,科学家们对覆盖一些纳莱迪人残骸的流石进行了放射性定年测量。两个独立测量的实验室一致发现,这些流石距今236,000年左右,意味着流石下面的纳莱迪人残骸一定比之更古老。
 
  不过,测定流石的年份上限就困难的多,因为纳莱迪人化石的下方没有发现任何流石。研究团队采用一系列年代测定方法,对泥沙颗粒和三颗纳莱迪人的牙齿进行了测量,最终得出流石的年份上限为335,000年。
 
  “经过一系列测量,我们对测量结果非常有信心,”威斯康星大学麦迪逊分校的古人类学者John Hawks说道,他也是纳莱迪人研究团队的一员。(Hawks与Berger对年代测定进行了探讨,发现纳莱迪人的整个过程在新出版的《国家地理》书籍《近乎为人》中有详细介绍。)
 
  马达加斯加Vahatra协会的助理研究员Jungers表示,最新的年代测定结果再一次表明,依据化石的形状推测其年龄有出错的风险。“纳莱迪人(就像弗洛瑞斯人)的年代测定结果再次证明了这一点,”他在邮件中写道。弗洛瑞斯人又被称为“霍比特人”,是一种身材较小、脑容量小的人种,60,000至100,000年前生活于印度尼西亚的弗洛雷斯岛上。

  Warren Sharp是加州大学伯克利分校的一位地球年代学家,本人没有参与本研究,但他对研究团队周密认真的研究表示赞赏。但他也强调,为了更准确的估测流石的年份上限,研究团队应该对洞穴的放射性,以及随时间流逝产生的变化建模,这会是一项更为艰巨的工作。
 
  “他们所做的测定工作已经够好了,只是通过牙齿测定年代的做法本身就不够令人信服。我不是说这是研究作者的错误,我只是认为你必须承认这一事实,”Sharp这样说道。
 
另一个洞穴
 
  当地时间本周二,Berger和同事还宣布在“明日之星”中发现了第二个含有纳莱迪人化石的洞穴,这是Steven Tucker和Rick Hunter发现于2013年11月期间。第一批化石也是由这两位洞穴探险者找到的,位于Dinaledi洞穴。
 
  第二个洞穴被命名为Lesedi,在茨瓦纳语中意为“光”,位于Dinaledi洞穴下方100余米。Dinaledi洞穴中共发现1,500多块纳莱迪人化石标本。

  截至目前,研究者共在Lesedi洞穴中发现130多块化石标本,至少属于2个成人和1个儿童。其中一个成人很可能是一位男性,其骨骼化石保存的非常完整,头盖骨和很多面部骨头都保存了下来,填补了最初发现中缺失的许多重要信息。这或许就能解释,为何研究团队依据塞索托语中的“礼物”一词将其命名为“Neo”。
 
  “Neo保存的完整性简直可以与Lucy相媲美,”Hawks说道,他口中所指的Lucy是发现于埃塞俄比亚的著名阿法南方古猿,她生活于距今320万年的时代,其骨骼化石保存的比较完整。“我们缺失了一些Lucy所有的骨骼化石,但也拥有一些她所缺失的部分。”
 
考古新进展:纳莱迪人曾与人类祖先共存?
JASON TREAT, NGM STAFF. 图源: MARINA ELLIOTT, WITS, JOHANNESBURG.

  进入Dinaledi洞穴时相当不易,需要通过一个18厘米宽的沟,而Lesedi洞穴的考古发掘则面临艰巨的挑战。金山大学的勘探科学家Marina Elliott负责两个洞穴的发掘工作,她表示进入Lesedi 洞穴的难度比Dinaledi小,但其挖掘难度却更大。Neo位于一个几乎看不见的、不足0.6米宽的狭窄凹室中。
 
  “我基本上只能平躺或者保持胎儿型体位挖掘,左右肩膀都被两侧的岩石夹住。挖掘的难度实在太大了,我做了大量瑜伽练习才能保持这一挖掘姿势。”她说道。Berger从未进入Dinaledi洞穴,只进过Lesedi洞穴一次。在返回地表的过程中,Berger被困了将近1个小时,同事将绳索绑在他的腰部才把他拉出洞穴。团队成员现在把这个狭窄通道戏称为“Berger盒子”。
 
大量证据
 
  Berger团队认为,纳莱迪人将“明日之星”洞穴系统当作某种处理遗体的场所,不过该理论受到激烈的争论。根据Lesedi洞穴的发现,Berger的团队为该假设提供了一些支持。
 
  研究人员之所以提出如此大胆创新的理论,是因为Dinaledi洞穴和Lesedi洞穴非常怪异。这两个洞穴中几乎只有纳莱迪人的遗骸,这是极其不寻常的现象(尽管Lesedi洞穴包含一些动物残骸)。此外,Berger和同事还未发现进入洞穴的任何备用入口。
 
  “两个相距甚远的洞穴中堆放了大量成人和儿童的遗骸,而且其沉积环境高度相似,这种事情自然发生的概率能有多少?而且我们还能发现两个这样的洞穴?很难让人相信这是巧合。”Hawks说道。
 
  很多学者要求Berger提供更多的证据。“许多专家(包括我在内)认为,考虑到完成这一活动可能还要借助火(或光),对于一个大脑容量与大猩猩相近的生物来说,如此复杂的行为是不太可能完成的,”伦敦自然历史博物馆的人类学者Chris Stringer说道,他评审了新发表的论文。此外,无论是Berger的团队成员,还是局外的考古学家,都认为如果纳莱迪人真的是处理遗体,也并不一定是受到与人类相似的仪式活动或原因驱使。

  “洞穴里发生了一些奇怪的事情,这是肯定的,”金山大学的博士后研究员Aurore Val说道,她在2016年的一篇论文中批判了处理遗体的假设。“你必须了解殡葬事宜。纳莱迪人没有挖坑,洞穴里也没有任何工具。这不是什么仪式,与你在智人和尼安德特人那里看到的不同。”
 
  “我们认为人类非常聪明,做任何事情都是出于某种动机。对于纳莱迪人的所作所为,我想不出任何理由,唯一能解释的就是,纳莱迪人想要确保遗体不被捕食者吃掉或者腐烂分解。”Hawks说道。
 
时间与地点
 
  Berger和团队还未对Lesedi洞穴中的残骸进行年代测定,而Dinaledi洞穴中的纳莱迪人遗骸的年代测定结果无法证明其年代久远。不过,其年代测定结果表明当时正是中石器时代开始的时候,也就是人属种类繁多的年代,而不是我们今天看到的单一人种时代。

  大约230,000-330,000年前,地球上不仅生活着现代人的祖先:欧洲和亚洲分布着尼安德特人,亚洲还生活着丹尼索万人,可能还有我们直立人祖先的一些欧亚混血后裔,以及弗洛瑞斯人的祖先。在这么多人种中,纳莱迪人可能是第一个生活于非洲的已知古人种,而不是一些零星证据中表明的早期智人。

  虽然如此,但纳莱迪人究竟位于人类族谱中的什么位置仍不清楚。大多数研究人员认可的说法是,智人的直接祖先是180万年前首次出现的直立人。Berger和同事开展的一项分析显示,虽然已完成的纳莱迪人遗骸年代测定表明,其距今时间较近,其形态却暗示他们可能是我们最近祖先更合适的候选人,他们在繁衍出最终产生现代人的人种分支后存活了数百万年。

  其它科学家认为,“明日之星”洞穴中的纳莱迪人更可能是一个人种分支,一直生活在一个隔绝的大陆上,就像生活在弗洛雷斯岛上的弗洛瑞斯人一样。“纳莱迪人可能不是人类的直系祖先,但这并非意味他们不重要,这实在是太神奇了。”亚利桑那州立大学人类起源研究所的所长William Kimbel说道。
 
  而且,由于撒哈拉以南非洲地区的化石记录仍然非常稀少,很有可能纳莱迪人并非唯一一种活跃于该片地区的人种。

  “在更新世时代,地球上可能还同时进行着其它人类进化实验,它们或促进了智人的出现,也可能毫无帮助,我们不应对此感到吃惊。纳莱迪人的存在表明,非洲土地上可能还暗藏着其它古人类考古惊喜。”Jungers在邮件中这样写道。
 
  Berger的团队还认为,如果纳莱迪人和现代人类生活于同一时期,那么散布于南非的同时期石器可能并非出自现代人之手。“我们一直假定制造工具是现代人类的标志,但事实上纳莱迪人才是有记录以来,最擅长该领域的古人类,”Hawks说道。
 
  “一定会有人跳出来,坚持说会制造工具的人才是现代人。但如果你遵循科学法则,像我这样的人可能会倚靠着一张柔软、舒适的椅子,吸一口烟斗,反问一句,‘是吗?那就证明一下。’”Berger补充道。
 
  此外,“明日之星”团队还认为纳莱迪人的存在表明,近赤道的非洲地区是早期古人类的发源地。这与东非推动了人类早期进化的观点相违背,该观点建立在埃塞俄比亚、肯尼亚以及坦桑尼亚都发现了大量古人类化石遗址的基础上。
 
  Berger承认自己的观点存在争议。不过,一种观点认为纳莱迪人代表着进化史上有趣的穿插表演,而东非则是主要表演的举办场地,他对此感到愤怒。“这既不应该是我们阅读人类族谱的方式,也不会是进化发生的方式,抑不可能是古人类扩张的目标,”他说道。
 
  Bernard Wood是华盛顿大学的古人类学者,他指出无论如何,关于人类起源地的争论都会变得非常激烈。
 
  “古人类进化中的重大事件都发生于我们有幸找到化石的地方,这是一个错误的假设,我们一定要确保不掉入这样的陷阱。用一个被误导的假设推翻一个同样错误的假设毫无意义。我们应该放松,深吸一口气,同时庆幸,实际上找到的是一份有趣的证据。”Wood说道。
 
  看起来,在未来几年里,“明日之星”还将会提供更多的证据。Hawks估计,到目前为止Dinaledi洞穴挖掘的还不足5%,而Lesedi洞穴中可能也含有其它遗骸。研究团队还忙着勘探附近的其它洞穴系统,希望能够寻找到人类近亲的其它证据。
 
  “我们还应该鼓励大家不要放弃探索的希望。探索永无止境。”Elliott说道。
 
(译者:流浪狗)
 
本文内容为国家地理中文网原创或者授权编译,未经正式书面授权不得以任何形式转载或使用。
  • 微博评论
  • 网站评论
发表您的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