圣经博物馆的死海古卷里可能藏有赝品

圣经博物馆的死海古卷里可能藏有赝品
2017年11月14日,在圣经博物馆的媒体预览会上,人们正在参观“《圣经》的历史”展览。这座新落成的博物馆位于华盛顿特区,展示有《圣经》的历史、故事和影响。
摄影:SAUL LOEB, AFP, GETTY IMAGES
 
撰文:Michael Greshko
 
  圣经博物馆于11月17日对公众开放,造价5亿美元,围绕的是全世界上最著名的一本书:《圣经》。最能体现《圣经》之永恒的莫过于死海古卷(Dead Sea Scrolls),这也是最古老的《圣经》文本。正因为如此,有传言说,博物馆的创立者们花了数百万美元购买13个卷轴片段作为藏品。
 
  然而,研究显示,公众在博物馆内看到的卷轴片段中,可能混有当代赝品。
 
  现在,所有的目光都聚焦在圣经博物馆上。创始人Steve Green也是霍比罗比工艺品公司的负责人,由于公司在文物收购方面的问题,他曾遇到过严格的公众监督。该公司曾经购入5500块古老的泥板,美国当局声称,这属于非法走私行为。今年7月,霍比罗比工艺品公司与司法部达成和解协议,把文物运回了伊拉克。
 
  尽管一些学者抨击博物馆的大肆收购行为,但Green和博物馆行政人员强调,在收藏早期,他们没有得到什么好建议,而圣经博物馆则遵循了学术上的最优方法。
 
  广受尊敬的《圣经》学者David Trobisch现在正在指导收藏工作,而且圣经博物馆对死海古卷的各项工作都予以支持,目前已经发现了伪造的迹象。
 
  纽约大学的《圣经》学者Lawrence Schiffman就死海古卷展出的问题,咨询了博物馆。他说:“有人认为,大型博物馆里不会存在(在真伪方面有争议的)东西,这就像认为水里不会有变形虫一样。博物馆已经尽力了。”
 
古卷真伪
 
  贝都因牧羊人在昆兰地区的山洞里的发现了死海古卷。古卷中包含了《希伯来圣经》中的片段,可以追溯到1800年至2000多年前。这也是迄今为止发现的最古老的《圣经》文本。
 
  从1947年至1953年,当地商人Khalil Iskander Shahin(即Kando)从贝都因人手中购买了多个卷轴,再把它们转手卖给收藏者和学术机构。但1970年,《联合国教科文组织文化遗产公约》颁布后,非法挖掘和出售新发现的卷轴就属于违法行为。
 
  今天,死海古卷(共计约10万个片段)有不少存放在耶路撒冷以色列博物馆的“圣书之龛”。私人市场则在争夺那些不受现行法律约束的片段,其中大部分在1970年之前已成为私人藏品。
 
  21世纪初,约有75个不受现行法律约束的片段(大多数还没有大的硬币那么大)被拿出来售卖,卖方多是Kando的亲戚。从2009年至2014年,Green家族至少购入了其中的13个片段。在所有这些片段(2002年之后的片段)里,很多都不具备学术性:上面的文字只是重复早期发现的死海古卷。然而,博物馆和私人收藏家却抓住这个机会,宣称自己拥有最早的《圣经》文本的实物所有权。
 
  在CNN的Daniel Burke的采访中,博物馆的主管Trobisch说:“任何一座声誉斐然的圣经博物馆里,几乎都会藏有死海古卷。”
 
  在购买的时候,2002年之后的片段大部分被认为是真品。但2016年初,这一共识开始出现了裂痕。卢汶大学的研究人员Eibert Tigchelaar对挪威收藏者Martin Schøyen所持有的一些片段的真实性提出了质疑,很快,事情发展成了滚雪球的态势。
 
  西三一大学的死海古卷专家Kipp Davis曾仔细研究过2002年之后的片段,他表示:“我花了很长时间才得出这个结论,我确信……其中一些很有可能是假的,至少有一些是这样。”
 
  Schiffmanh和Davis指出,虽然目前这一领域对赝品很警觉,但一些德高望重的学者认为,新的片段是真的。Schiffman说,2002年之后的片段中至少有一些肯定是真的,因为它们就像拼图碎片一样,贴合真正的死海古卷。
 
  在CNN的采访中,死海古卷的权威学者Emanuel Tov说,他不认为片段是假的。“我不会说圣经博物馆没有假的片段,我要说的是我没有看见证据。”
 
  然而,其他学者则在伪造问题上非常谨慎。阿格德尔大学的研究者Årstein Justnes说:“我认为,2002年之后的片段里,很可能超过90%都是现代仿品。”Justnes是 Lying Pen of Scribes 项目的负责人,该项目专门监控2002年之后的片段的情况。
 
圣经博物馆的死海古卷里可能藏有赝品
这份死海古卷片段是圣经博物馆收藏的13个片段之一,其中包含《创世纪》的一部分。目前,它尚未涉嫌伪造。和真正的死海古卷一样,这上面的文字在很大程度上是平行的,出自一个熟练的抄写员之手。
摄影:BRUCE AND KENNETH ZUCKERMAN AND MARILYN LUNDBERG, WEST SEMITIC RESEARCH, COURTESY MUSEUM OF THE BIBLE
 
识物寻踪
 
  如果圣经博物馆收藏的死海古卷片段中,有一些确系伪造,那是怎么造成的呢?
 
  首先,据报道,在另一份藏品中,根据放射性碳定年法(Davis认为结果存疑),至少有一个2002年之后的羊皮纸片段,在书写方面存在微小的错误,这意味着那些文字可能是现代人写上去的。(最近,考古学家在发现死海古卷的洞穴里,找到了空白的羊皮纸。)
 
  Davis检查了挪威藏家Schøyen的藏品,发现有时候,墨水在古老的羊皮纸氧化表层之上,或是流到了破损的边缘,好像千百年之后沾上去似的。有一份手稿上甚至还出现了现代食盐,伪造者显然是想以此模仿真正的死海古卷上的盐壳。
 
  对圣经博物馆的片段的研究仍在继续,去年,学者们首次作出了尝试,Tov和Davis合作编辑了一本236页的著作。现在,包括Davis在内的研究者得到了博物馆的支持,正在仔细检查片段中可能存在的伪造迹象,其中包括目前正在展出的一个片段。
 
  那个片段上,有一段来自《约拿书》的文字,其中一个希伯莱字母被挤在角落里,如果羊皮纸是完整的,是不会出现这种情况的。还有几行文字似乎写到了片段的撕边。Davis说:“这些(文字)可能不是真的,看起来很像写在已被磨损的地方。”
 
  在另一个目前没有展出的片段中,希伯莱文本(《尼希米记》中的一段)似乎被希腊字母α打断了。在1937年出版的《希伯莱圣经》中,这个希腊字母出现在同样的段落里,表示有脚注。
 
  科学研究在继续,博物馆据此在每个展出的片段下都放了标牌,上面写道:
 
  “2002年,文物商人中开始出现大量所谓的‘死海古卷’片段。大学、博物馆和私人收藏家都得到了一些‘新’片段。随着研究工作的开始,学者们发现了一些令人困惑的现象,并认为那些片段是伪造的。
 
  “2016年,(圣经博物馆)发布了关于死海古卷片段的初步研究成果,但在片段的真伪方面,学术界却多有分歧。目前,对这些片段所用的墨水和字迹的科学分析仍在继续。”
 
  标牌上的文字出自Schiffman之手,他认为,博物馆已经尽力让游客知悉真实情况。现在的问题是,揭开碎片的真正来源。
 
  Schiffman笑言:“我们需要一个侦探。”
 
(译者:Sky4)
本文内容为国家地理中文网原创或者授权编译,未经正式书面授权不得以任何形式转载或使用。
收藏
  • 微博评论
  • 网站评论
发表您的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