像鸭子的恐龙?迄今为止最奇怪的化石

像鸭子的恐龙?迄今为止最奇怪的化石
这块精美的化石曾被走私到欧洲,它属于一种生活在水中的恐龙,而目前已知的生活在水中的恐龙寥寥无几。
 
撰文:Michael Greshko
 
  7000多万年前,在古老的沼泽地,生活着一种外形和狩猎方式都很像鸭子的生物,不过,它其实是一种恐龙,是伶盗龙的亲戚。
 
  这块化石的骨骼嵌在岩石中,近乎保存完整,根据这些信息,古生物学家推断,埃氏哈兹卡盗龙(Halszkaraptor escuilliei)是一种特殊的两栖兽脚亚目食肉恐龙,它们生活在白垩纪晚期,活动范围在今天的蒙古国。那时,这片区域与今天的埃及尼罗河大致相似,在干旱的沙质地貌中,流淌着营养物质丰富的河流。
 
  这种恐龙与现代水生捕食者类似,面部触觉非常细腻,擅长在泥泞的水中寻找猎物。小小的牙齿能帮助它们捉住小鱼,柔软的脊柱和鳍足一样的前肢则说明,它们可以轻松在水中穿行。
 
  在已知的恐龙中,很少有与埃氏哈兹卡盗龙同样表现出水陆两栖特性的。棘龙(Spinosaurus)吃鱼,是一种巨型兽脚亚目食肉恐龙,2014年,它被认为是已知的第一种会游泳的恐龙,且大部分时间都待在水里。与之相反,埃氏哈兹卡盗龙强有力的后肢表明,它可以毫无压力地在陆地上行走相当长的时间。
 
  博洛尼亚大学的古生物学家、研究合著者Andrea Cau说:“乍一看到化石,我很震惊”。研究结果发表在上周的《自然》上。
 
  “化石非常完整,保存得很好,同时,它显得神秘又诡异,各种奇怪特性组合在一起,完全出乎我们的意料。对于古生物学家来说,这是最激动人心的挑战!”
 
无价之宝的坎坷路
 
  这只火鸡大小的神奇动物能到科学家手中,也经历了一番曲折。化石在岩石中沉睡了几百万年,直到最近被偷盗者挖了出来,位置很有可能在蒙古国南部的牙道黑达组。这些偷盗者走私化石,也许经过了中国,最后化石流入欧洲市场。
 
  所有已知的恐龙标本中,超过5%都来自蒙古国,该国一直判定化石出口为非法行为。但这项法律很难执行,其中一个原因是蒙古国幅员辽阔,挖掘地点偏远。过去几十年里,偷盗者不仅助长了高价收藏者市场,还经常给考古学家的工作造成不便。
 
  研究合著者、阿尔伯塔大学的考古学家Philip Currie表示:“我们看到的标本,基本上都被那些对科学价值毫无感情的人破坏了,更别说展示价值或者吸引旅游业。”
 
  “他们不想收集全部的化石,而是东一榔头西一棒,全都破环了,然后才发现有的是颅骨,有的是前后肢。”
 
  一些谨慎的化石商人,比如François Escuillié则在反击这种现象。几个月前,他把其他一些化石交还给蒙古国,接着他在市场上发现了一块来自蒙古国的新化石,化石的脑袋像鸟,脖子长长的,像鹅。
 
  Escuillié获得了这块化石,并寄给了比利时皇家自然科学馆的考古学家Pascal Godefroit。Godefroit随即提醒了Cau。目前,化石被安放在比利时;待考古学家完成研究后,化石将被交还给蒙古国。为了纪念Escuillié的帮助,这一物种起名为埃氏哈兹卡盗龙 。
 
  鉴于化石形状奇怪,历史复杂,研究人员最初担心化石是伪造的。这种事情曾发生过:1999年,《国家地理》杂志曾揭露过一种名为古盗鸟(Archaeoraptor)的鸟类恐龙化石,它其实是两种毫无关联的化石,只是被放在了一起而已。
 
  Cau的研究团队不敢冒险,他们把这块化石送到了位于法国的欧洲同步辐射加速器实验室,那里可以进行全世界最好的X光扫描。
 
鼻内通道
 
  仔细分析了约6TB的数据后,研究人员确认这块化石是真的,但非常奇怪。
 
  首先,这只恐龙的鼻子有通道,将神经和血管运送到面部的压力感觉器官。在鳄鱼和水生鸟类身上,同样的器官可以加强触感,帮助它们发现水中的猎物。
 
  研究合著者、同步辐射加速器实验室的Paul Tafforeau说:“即使把标本取出来,我们可能也无法认出这些结构。这块化石太奇怪了。”
 
  除此之外,灵活的长脖子也可以帮助它袭击毫无防备的猎物,就像今天的苍鹭一样。最外面的指头尤其长(在长着鳍状肢或蹼足的动物身上可以看到这种变化),这意味着它们能在水中发力。
 
像鸭子的恐龙?迄今为止最奇怪的化石
这是埃氏哈兹卡盗龙的重建模型,这种两栖恐龙像鸟一样。化石得名于波兰古生物学家Halszka Osmólska,他发现了这种恐龙一位近亲。供图:LUKAS PANZARIN
 
  加州大学的生物学家Duncan Leitch负责研究鳄鱼的触觉,他表示:“这种恐龙看上去已经全副武装,可以捕捉水中的猎物了,不管是水面上还是水体中,它都畅行无阻。”
 
  皇家蒂勒尔博物馆的古生物学家Don Henderson也同意这一点,但他还补充说,埃氏哈兹卡盗龙很需要能在陆地上行走的下肢。目前的证据显示,和鸟类、鳄鱼一样,恐龙也需要离开水产卵。
 
  “没有恐龙会放弃下肢,因为这样的话,它们就失去了繁殖能力。”
 
  在Currie看来,埃氏哈兹卡盗龙最有意思的地方在于,经过了几十年的研究后,它的化石仍会带给我们惊喜。
 
  “即使是在很熟悉的地方,我们仍能找到新的动物,而且它们拥有令人难以致信的多样性。我怀疑,对于地球上的生物,我们所知道的只有0.01%。”

(译者:Sky4)
本文内容为国家地理中文网原创或者授权编译,未经正式书面授权不得以任何形式转载或使用。
收藏
  • 微博评论
  • 网站评论
发表您的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