论坛已注册用户可直接登录

headlog
2016国家地理新晋探索者:高煜芳
  • 内容来源:本站原创
  • 网站编辑:kate
  • 发布时间:2016.06.12
生态保护者
 
2016国家地理新晋探索者:高煜芳
上图为高煜芳
摄影:Sarah Gordon/Yale University
 
上榜理由:一直致力于保护野生动物,比如大象、雪豹
 
  自打意识到自己不想成为一个成天闷在实验室的书呆子,高煜芳就立即行动了起来。上大学时,他曾经在国际野生生物保护学会中国分部做实习生,在此期间,他用了一年时间从事动物保护工作,从老虎到鳄鱼都是他的工作内容。毕业之后,高煜芳去了青藏高原,致力于拯救那里的濒危物种。
 
  随后,高煜芳赴耶鲁大学继续攻读,并成功获得了环境科学硕士学位。他的研究课题是中国在偷猎大象、为非法象牙贸易供货中扮演了怎样的角色。随后,他又返回西藏,在过去两年里,一直担任珠峰雪豹保护中心的执行主任。下面,他将与我们分享他的各项工作。——Christina Nunez
 

你为什么对动物保护感兴趣?
 
  我大学时的专业是生物学,但到北京大学之后,我发现大多数生物学家都是在实验室里忙忙碌碌,而这并不是我想要的。我喜欢旅行,喜欢去不同的地方感受各种各样的文化,见识不同的东西。这才是我想要的生活。
 
  大学第二年,我读到一本关于大熊猫的书:乔治•夏勒的《最后的熊猫》(The Last Panda)。这本书改变了我的生活。我记得当时我在图书馆里偶然发现了这本书,然后用了一下午的时间读完了。
 
  2008年,我获得了国际动植物保护先锋项目的一个奖项,可以休学一年,为野生生物保护学会(WCS)工作。
 
  但当我告诉辅导员、导师和父母,我打算休学一年时,他们并不理解。他们觉得我上的是中国最好的大学,因此我应该待在学校里,取得学位,再找一份好工作。对于我的职业生涯,他们就是这样想的,然而,我决心已定。
 
  WCS的中国负责人很信任我。她让我负责了很多事务,尽管那时候我才20岁。因此,我才有机会和那些非常优秀的研究者一起工作,并从他们身上学到了很多。那一年对我来说非常重要,可以算是我生命中的里程碑。
 
  离开WCS后,我决定从事动物保护方面的工作。在工作中,我觉得很快乐,同时也觉得可以通过这样的工作谋生,这是我感兴趣且擅长的领域。
 
你最后怎么会关注象牙贸易?
 
  2012年,我开始在耶鲁大学森林和环境研究学院攻读硕士学位。那时,很多保护机构,尤其是美国的保护机构开始大量谈论关于象牙贸易的事情。大量媒体开始关注偷猎大象的违法行为。作为一个在美国读硕士的中国人,我遇到了两种不同的观点:中文新闻和英文新闻中,存在巨大的分歧。
 
  我在国内国外看到了不同的东西,很好奇究竟是怎么回事儿。这就是我为什么决定以象牙贸易为主题,展开硕士论文研究。而我也得以去一个全新的世界:非洲,开拓了新的视野。
 
从象牙贸易到西藏雪豹,这种关注点的转变对你来说困难吗?
 
  并不困难,它们之间的差别没有那么大。在我看来,都涉及到如何分析问题,并有效解决问题。
 
  我并没有放弃大象,事实上,我仍在关注象牙贸易问题。我现在还在做犀牛猎杀贸易的相关工作,做研究、试着帮助国际团体了解中国的犀角消费、象牙消费和野生动物非法交易等问题。我想在各种不同的视角之间搭建一个桥梁,促成更有效的合作。
 
  我在象牙贸易政策制定过程方面做了大量研究,因此在政策方面有不少想法,但也只是想法而已。我觉得在我这个年龄,应该做点什么。我需要积累更多的实地经验,尝试做点什么,而不只是空想。
 
谈谈你在西藏雪豹上遇到的问题,以及你打算如何解决。
 
  其实我们对于珠峰国家级自然保护区里的雪豹知之甚少。过去20年里,几乎没有人在这里开展研究。我们做了实地考察,来确定雪豹的分布和数量,还进行了社会科学研究,了解人类与雪豹的互动情况。我们在尝试收集数据,可以说是从零开始。
 
  我觉得最大的问题是,由于基础设施建设和经济发展项目,雪豹的栖息地遭到了破坏。气候变化也是一个因素。但我们真的不了解栖息地是如何丧失的,而基础设施建设和经济发展项目又是如何影响到了栖息地。我们还需要更多的研究,才能了解这一过程。
 
我很好奇你的父母现在怎么说?
 
  (笑)其实我父母仍然不了解我在做什么。他们是非常传统的中国人,所以希望我赶紧结婚,找份能赚大钱的好工作,然后买车买房,在大城市安家立业。这是他们的想法。
 
而你现在却在西藏。
 
  是的,所以很难在中国开展保护事业。但好的方面是,我有一个弟弟,因此压力略小一点。(大笑)
 
是什么激励着你一直前进?你对未来有什么看法?
 
  在职业生涯中,我还很年轻,还需要学习很多东西,但在过去几年里,我看到中国在动物保护方面参与得越来越多。人们会讨论这方面的问题,并试着为野生生物和物种多样性尽绵薄之力。我们走在正确的道路上。
 
  同时,人们也会有刻板印象,比如,一些人说中国政府官员对动物保护不感兴趣。但当我和官员、公司、当地社区,以及不同利益群体建立私人联系之后,当我真正去了解他们之后,我发现其实他们是在意这一点的。如果能建立良好的信任关系,他们会和你同心协力。
 
我觉得在我这个年龄,应该做点什么。我需要积累更多的实地经验,尝试做点什么,而不只是空想。——高煜芳
本文内容为国家地理中文网原创或者授权编译,未经正式书面授权不得以任何形式转载或使用。
  • 微博评论
  • 网站评论
发表您的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