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eadlog
分隔美墨的边境围墙
  • 内容来源:本站原创
  • 网站编辑:blackie
  • 发布时间:2017.09.11
导语:在那条分隔了政治、文化与自然的争议国境线上,摄影师拍下了沿途的景色。
 
分隔美墨的边境围墙
一面钢墙分割了得克萨斯州布朗斯维尔与墨西哥接壤的农田。围墙末端结束的很突兀,人们步行就可以轻易绕过去。
 
撰文、摄影:Richard Misrach
 
  我在美国西南部工作了将近40年。2004年时我无意中发现一样之前从未见过的东西:一个蓝色的水桶,旁边插了一杆简单的蓝色旗子,桶上写着“agua”字样,桶里还盛着几加仑的水。我将它拍下来是因为它太出人意料了,简直迷住了我。
 
分隔美墨的边境围墙
是人道主义组织“水站”将这桶水放置在此的,这只是他们在加利福尼亚和墨西哥边境的整个荒漠区中放置的160桶水之一,而这里的温度可以达到48.9摄氏度甚至更高。所有党派的志愿者们从春天到秋天每两周都要去监视这些放置水桶的地点,侦查异动并为水桶再次蓄满水。
 
  2009年,我发觉沿美国与墨西哥长达3145千米的国境线建造的墙壁和监视塔还有其他政府活动都在增多,于是我正式开始拍摄它们。我发现这些水桶本是人道主义组织放置的水站,是为了减少移民在跨越国境线时出现的脱水和死亡现象。
 
  我通常的拍摄风格都是聚焦在风景上。我的照片中很少有人物出现,但我仍能感知到他们的存在。一种不存在的存在感。
 
分隔美墨的边境围墙
在得克萨斯州Los Indios,这段围墙在我拍照时还未修完。但两年之后还是这副模样。现在它更像是一座雕塑,而非一处屏障。
 
分隔美墨的边境围墙
亚利桑那州加兹登一处操场的看管人说,外面那道邻墙简直毁掉了日落的美景。
 
分隔美墨的边境围墙
19世纪时,方尖碑还叫作界碑,就像图中的位于亚利桑那州巴塔哥尼亚的这块碑石一样,是用来分界的。
 
   进行这样的拍摄项目我通常会飞到一座城市然后租一辆四驱车,这样我就能去探索国境线上更为偏远的地区。有时候我会带上一个地面传感器,我一出发就会有美国边境巡逻员出动。有些巡逻员真的非常好,甚至有一个还保护了我的安全,因为她担心附近有贩毒活动,但有些巡逻员就很有敌意。
 
分隔美墨的边境围墙
不住在国境线附近的人可能不了解,国境线上已经有很多面墙了,大概有1127公里长。这是非常费钱费力的工程。从设计、制造、还要向土地所有者支付征用费用,最后才是实施。无论在何处建造1.6公里长的围墙,都需要一大笔开销,花费从400万到1200万美金不等。
 
  在偏远地区,就像图上在加利福尼亚州奥柯提罗附近的这处延伸地区,行车路障是用铁路轨枕做的。这通常被称为诺曼底路障,因为看起来很像二战期间用过的封锁线。国境墙的用意在于阻止行人进入,但各个国境墙的设计都不太一样——有的坚固,有的稀疏;高度从3.7米到4.9米不等。
 
  但是这样的墙又有什么用呢?人们既能翻过去,也能钻过去,而且到了墙体突然结束的末端,直接走过去不就行了。
 
  从功能上说,国境墙应该起到两种作用。一个是阻止移民,人们来到这个国家是为了更多的工作机会。但只有我们停止雇佣非法移民,他们才会停止入境。

分隔美墨的边境围墙
我在沿着德克萨斯州博卡奇卡大道向墨西哥湾行驶时发现了这个靶场,美国边境巡逻员在这里练习射击。我必须迅速拍下这些照片,所以我主要是用我的苹果手机拍的。但这张照片是我用中幅相机拍的。
 
分隔美墨的边境围墙
就像这张图中的监视塔一样,它就矗立在加利福尼亚州阿尔戈多纳斯沙丘附近的天空之下。监视塔会被战略性地安置在美国与墨西哥边界沿途,监控来往的人流、协助其他的移民侦测手段,比如地面传感器和轮胎拖拽。
 
分隔美墨的边境围墙
像图中加利福尼亚州加利西哥附近的这种轮胎一样,边境巡逻员会把它们挂在卡车后面拖拽,以此让地面平滑。这种处理方式源于印第安人的一种追捕技巧,叫做痕迹切削,用来显示脚印和其它人类通过的证据。
 
分隔美墨的边境围墙
2009年,我发现有十几个稻草人立在加利福尼亚州的小河中,这神秘的人形物是用移民者丢弃的衣服做的,绑在龙舌兰的藤蔓上。现在还搞不清楚制作这种稻草人是为了艺术,还是为了警告移民者,或是一种反对边境巡逻的象征。
 
  国境墙的另一个作用是阻止毒品流入,但其实美国人民才是有这方面需求的一方。在我们成功解决自己的问题之前,毒贩都会寻找各种方法通过边境。仅靠一面墙是无法根治毒贩的。
 
  人们一直争论,关于国家主权——也就是国家应该拥有不可渗透的国境线的理念,从互联网、全球资本主义再到病毒,这种理念越来越淡化了。从存在层面上来看,国境线正在分崩瓦解。对于我来说,建造国境墙比其它东西来得更有象征性,它代表一种绝望的姿态。
 
  正因为有了这种分离了政治、文化、自然的地方,才有了这组照片。尽管对于这些复杂的问题我没有答案,但我希望这组照片能引起人们的沉思。
 
分隔美墨的边境围墙
在加利福尼亚州圣地亚哥的提华纳河口南边,一面国境墙就这么突兀地立在太平洋中。这样的墙对于一艘小船或是一艘摩托艇,甚至是一位技术不错的游泳者来说都能轻易地绕过去。
 
分隔美墨的边境围墙
年头久一些的墙都比较粗糙,是用有刺铁丝网或是钢护板搭建的。但也有一些几十年前的围墙有着不一般的审美构思。图中这面位于亚利桑那州诺加利斯东部的国境墙,可能会被误认为里查•塞拉的雕塑或是珍妮•克劳德和克里斯托的作品《奔跑的栅栏》。
 
  (译者:追歆)
本文内容为国家地理中文网原创或者授权编译,未经正式书面授权不得以任何形式转载或使用。
  • 微博评论
  • 网站评论
发表您的评论